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23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本期东方心径马报彩图下载w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他找了一夜,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,可是都没有秦楚的消息,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华国宏和华薇薇父女俩回到家中,他们吵了一路,回到家还继续吵。

    一个指责自己的女儿为了自己连父亲都不管,简直没有人性!累

    一个指责他这个当父亲的为了自己连女儿都要牺牲,要不是他被鬼迷了心窍,把秦楚骗去“王朝”,要送给陈总,她也不会差一点就被人灌下春.药,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华国宏自己造成的,她一点责任都没有!

    两人这么旁若无人的大吵,也不管沈淑萍就在家里,声音大的都要把房顶给掀翻了。

    华凯出去以后就没回来,也不知道在哪里鬼混。

    一直担心秦楚的沈淑萍也是一夜没睡,听到了华国宏和华薇薇的吵架内容,这才知道秦楚昨晚是被带去了“王朝”,便立即给裴佑安打电话。

    不管秦楚有没有离开,这至少是一条线索。

    裴佑安在接到沈淑萍的电话后,立刻赶去“王朝”,本来不指望能在“王朝”看到秦楚,结果不只看到了,而且竟然是被裴峻抱着出来的!

    裴佑安挂上电话,双手紧紧地握着,忍不住的沉下表情。闷

    他想要控制自己的表情,不想在裴峻面前失控,可他就是做不到!

    裴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便与他错身而过,来到车前。

    康皓早就等在了车门前,将车门打开,裴峻将秦楚抱上了车,这才关上车门,又走回裴佑安面前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裴峻淡淡的说了声。

    “秦楚怎么回事?”裴佑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华国宏设计了,差一点遇到危险,不过现在没事了。”裴峻说道。

    “华国宏!”裴佑安握紧了拳头,“他来接走秦楚,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!”

    裴峻看他一脸的疲惫,下巴上还生出了胡渣,就连外套都还带着夜晚没有消散的凉意,便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找了秦楚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想到他的所有物竟然还有人如此的记挂着,并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堂弟,心里就特别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行了,她没事,有我看着,你该干嘛干嘛去吧!”裴峻也没什么好心情地说。

    说完,他便不再管裴佑安,径自上了车。

    裴峻先回了趟公寓,因为要把秦楚送回去,他现在的独占欲连自己都觉得吓人。

    本来这件事是完全可以叫给康皓去做的,而且康皓一向忠心,也不会生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,可他就是不想让康皓抱着秦楚。

    就这么着,裴峻又把秦楚送回家,把尹若君叫来照顾她,这才回到公司,一来二去的,又用掉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个早晨,还有一个人也同样的忙碌,并且心情十分沉重,这就是陈年余,陈总!

    他一早就来到了公司,从昨晚裴峻把他放回去,他就忐忑的一晚上没睡,实在是想不出,裴峻到底打算对他怎么样!

    裴峻这人出了名的睚眦必报,他敢把主意打到秦楚身上,裴峻要是不有所表示,那就不是裴狐狸!

    陈总就这么忐忑了一上午,坐立不安,把公司上下的人都骂了一通,可就这么过了一整天,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直到第五天的下午,有一个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陈年余的公司是做塑化生意的,在市郊有一个厂房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现在,厂子那边传来了消息,工厂被人告了,因为污染泄露的问题。

    附近村民村子附近的河里出现了异味,里面甚至还有几条鱼翻出了白肚皮,便顺着源头找,发现了工厂后面的那条河的源头被工厂排出的污水给污染了。

    这些村民都是果农,平日里都是用河里的水浇灌的,这下子河水被污染,就无法用来浇灌果树,必须取自家的自来水和井水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极大程度的提高了这些果农的成本,这时候正好有一家的儿子从外地的大学回来,又偏偏很巧的,这个儿子是学法律的,便提出要把这件事告到有关部门去。

    平日里,上面为这些小老百姓办事,哪里会有什么效率,都是一拖再拖,拖到这些老实人终于意识到,需要上去找人打点打点,这才会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办事效率,可是也依旧要好几个月甚至是一年半载的时间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们的胳膊拧不过有钱人的大腿,陈总上去打点一下,出手自然比他们阔绰,人脉也要大得多,这件事多半的结果便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回,就连那些村民都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,原本只是想要试试运气,死马当活马医的一件事情,却没想到第二天,部门里就派下了专家过来检查水质,并且在当天下午就出了检查报告。

    水质污染严重,并且追溯到源头,确实是陈年余的工厂所为!

    立刻,就有相关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工厂,扣了工厂的所有许可证件,让他们立刻关厂整顿!

    并且,这段时间由于河水污染而对村民造成的损失,公司要全部按照要求赔付给村民!

    这些,可是一笔不小的钱,那个学法律的儿子甚至请教了他们学校的教授,京里著名的律师。

    教授给他列了一份单子,将果树的成本,造成损失的差价,有污染的水对于果树的影响,所有的细节全都算了出来,然后提出了一个赔付的价钱。

    每人十万块!

    别说村民们的数量不少,每人十万下来,几百万是跑不掉的。哪怕是没有那么多人,陈年余作为一个商人,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,也绝不会赔这笔钱。

    陈年余坐在办公室里,听着厂长的汇报,整个人气的直哆嗦。

    他哪里会不知道,这些很可能就是裴峻的手段!

    裴峻不会亲自动手去做什么违法的事情,让人抓到把柄,反而会利用手中的权利,利用正当的渠道来对他进行彻底的打压!

    “陈总,村民那边说,如果我们不同意和解的金额,就要起诉我们,告到法院去!”厂长提醒道,“而且工厂这些天被迫关门,根本就不能正常的生产,接的那些订单如果不能及时的完成,可又是一大笔的赔款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!”陈年余焦躁的挥挥手,把厂长打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年余深吸

    |||

    一口气,听到厂长的汇报之后,整个人就像是刚刚节食减肥,身体虚的直哆嗦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王局,我是陈年余啊!你好你好!哈哈,有日子可没去看你了,我手头刚刚来了一瓶92年的拉菲,今晚尝尝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一直以来,还多亏了王局的照顾!”陈总跟电话那头客套了半天,这才进入正题,“王局,你也知道,我最近工厂那边出了点小事情,你看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总,这件事不是我不想帮,实在是无能为力啊!”王局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总,您看您这话说的,您要是都无能为力了,那还有谁有能力?”陈总皱起了眉,可是嘴上还是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知道,我虽然是个局长,可也是要听命于人的,尤其是在这皇城根里,更是要小心谨慎,走错一步,可就彻底完了。之前有什么事,你看我也从来没难为过你,本来这点小事,遮掩一下也就过去了。可是这一次,可是上面的人亲自发下了话,一定要按章办事,公正的处置,我就是想偏帮你都不行,我身边,可是时刻有双眼睛盯着呢!”王总这话说的很明白了,在没事儿的时候,我怎么帮你都成,可一旦事关自己的乌纱帽,那就绝对要先保住自己!

    “王局,这事儿就真的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?”陈总还是不死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老陈啊!我看如果能破财消灾,你还是给那些村民赔偿点款子吧!再把排污设备彻底的好好弄一下,一切符合了标准,工厂依旧能照常工作嘛!”王局说道。

    陈年余又跟他客套了几句,表示晚上就让人把那瓶拉菲送过去,才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挂上电话,陈年余就气的把电话给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电话线吊着电话,把电话吊在半空中,话筒也摔倒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王局,摆明了就是要置身事外!说的好听,什么破财消灾,一切符合了标准,就能照常工作!如果是裴峻故意要弄我,我就算是怎么弄,都肯定要被找出麻烦来!如果这是一点钱能够摆平的事,我还找你干什么!”陈总气的,脸都涨红了,脖子胀的又粗又红。

    厂房那边停止了运作,订单交不出来,陈总唯有委托别的厂子来做。哪怕是吃点亏,做生意可不能亏了信誉!

    可是当他让人去找人洽谈的时候,却没有一个厂子肯接这个订单!

    他的公司接的订单不少,塑化产品的种类很多,所以订单一直不断,这要是放出去,绝对是一笔大买卖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那些厂家还要把人民币往外推!

    更加雪上加霜的是,原本正在洽谈的一些订单合同,客户却突然说不做了,都签了别的公司!

    照这么下去,哪怕是他的工厂恢复运作了,没有订单,也一样是白搭!

    而且那些村民还不依不饶的,好像有所依仗似的,见陈年余迟迟不赔款,竟真的告上了法院。

    而跟陈年余交好的法官,也开始不买他的账,口口声声说要“公事公办”。

    去他.娘.的公事公办!

    败诉要赔款不说,还要付上一笔不小的律师费。

    但是陈年余的厄运还没有过去,噩耗一个接一个的传来。

    这边刚刚赔了款,他买的几只股又开始下跌,他可是投入了大笔的资金,这么一来,就生生的给套进去了!

    原本,陈年余是打算就这么着了,不想冒险产生更大的损失,可是偏偏还有内幕消息说这几只股票下滑只是公司内部的策略,短期内还会再涨上去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买的时候,也是看好这几只股是强势股,才决定买的,结果这时候又来了内部消息,陈年余咬咬牙,便下狠心去补仓,可是补来补去就像是在补一个无底洞,到头来竟然把家底儿都给赔进去了,而那几只股就像是死了似的,一点反弹的意思都没有!

    公司又陷入周转不灵,陈年余负债累累,整个人一天一圈的那么往下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国宏随意的翻看报纸,当翻到B市市内新闻的版块时,陡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庆喜”总裁家中服药自杀!

    紧接着,下面就把陈年余自杀的可能原因分析了一下,大体就是陈年余受不了这一波又一波的打击,不堪重负便选择了以死来解脱。

    华国宏顿时觉得浑身虚脱,整个人靠在沙发上,面色苍白的不带一点血色,双眼发直,瞳孔不断地缩着,就连呼吸都忘了,整个人死一般的沉静。

    陈年余死了,他当然猜得到是谁逼得!

    秦楚的事情才刚发生过不久,陈年余就出了事,傻子都知道是裴峻出手了!

    “国宏,吃早饭了!国宏?国宏!”沈淑萍在一旁叫着,可是华国宏始终一点反应都没有,就像死了似的。

    沈淑萍担心的看着他,终于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肩膀:“国宏,你怎么了?吃饭了啊!”

    华国宏猛的一个激灵,回过神来,看着沈淑萍,突然暴躁的大喊:“吃吃吃!就知道吃!这时候还吃什么饭!”

    沈淑萍被吓了一跳,整个人忍不住的发抖,惊惧的看着华国宏。

    华国宏现在憋气极了,他不就是动了一个秦楚吗?裴峻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如果能,他都能把华薇薇送到裴峻的床.上去!

    可他偏偏为了一个秦楚,这么大动干戈的,竟然官商联合起来,就为了逼死一个陈年余!

    那个秦楚到底有什么好,有什么吸引力,弄得裴家的男人一个又一个的站出来护着她!

    一想到现在的危机都是秦楚造成的,华国宏对沈淑萍更加没了好脾气,瞬间的就迁怒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!傍上了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!”华国宏怒道。

    “国宏,小楚她……又怎么了?”沈淑萍被他骂的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那晚上华国宏和华薇薇的争吵,沈淑萍也听出了一些门道来,华国宏是想把秦楚送给陈年余!

    这一点,沈淑萍怎么可能没有怨愤?可是她却仍然不敢发作,只是安慰自己秦楚后来不是也没事了吗?没事就好,她何必又把旧账拿出来翻?

    可是这不代表华国宏就能一味的责怪秦楚啊!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?现在裴峻能为了她把陈年余弄死,难保就不会把我也弄死,到时候公司完了,家完了,你也别指望有好日子过!”华国宏怒道,“哦,对了,你还有个好女儿,她可以养着你!可真好啊!”沈淑萍不做声,秦楚并没有犯什么错,若不是华国宏先出来挑事,哪里会遇到这么大的危机!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要不我去跟秦楚说说,让她求求裴峻,别为难你?”沈淑萍试探的说道,“如果真像你说的,裴峻那么在乎她,小楚的话他肯定会听的!”

    华国宏一听,双眼马上亮了起来!

    “对!你去跟秦楚说说!她也不想让你过苦日子吧!而且我养她这么大,她得回报我呀!”华国宏说道,那张圆脸立刻显得脸皮厚极了。

    “那先吃饭吧,吃晚饭我就去找她。”沈淑萍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吃什么饭!你现在就去找她!”华国宏说道,一秒钟也不想等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沈淑萍也有些不快了,她现在是为了他厚着脸皮去求女儿,毕竟这件事根本就不怪秦楚,她已经欠这个女儿太多了,又有什么脸皮去求她!

    可现在华国宏竟然厚脸皮的,为了自己连早饭都不让她吃了!

    ------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