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25 (6000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2017天天好彩文字资料大全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在他对我做那些事情之后,我早就不欠他的了!至于高中的学费、生活费,我会还给他的!一定会还给他的!我绝不能忍受每一次他来害我的时候,嘴里都口口声声的说我欠他!”秦楚怒道。

    沈淑萍红着眼眶,看到秦楚那绝对没有商量余地的表情,无措的摇头: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!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说?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说啊!小楚!”累

    “跟你说有用吗?”秦楚笑笑,失望地摇头,“即使跟你说了,你还是会站在华凯和华薇薇的那边,只是为了要讨好他们,让你能在华家过的更舒心!即使跟你说了,你还是会一声不吭,甚至会跟我说好好读书,好好做人!你说,我跟你说有用吗?妈,你认认真真的问问你自己,可曾有一次,是为我想过的?”

    尹若君在一旁听着,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不知道秦楚竟然是受了那么多的苦!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秦楚和一般的学生没两样,只是为了躲避华国宏而找上了裴峻,看中了他的权势而已。唯一不同的是她善良,而自己也不讨厌她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尹若君终于知道秦楚的心里藏了多少的无奈,她对未来的规划,向往,全都被打破了,可以说她完全没有机会了!闷

    裴峻对于秦楚的喜欢,尹若君都看在眼里,正如秦楚所说的,裴峻不会娶她,可是只要裴峻还喜欢她,就不会放了她,哪怕是让她一直当一个见不得人的情.妇!

    只要她还呆在裴峻的身边,她的那些愿望就都不可能去达成!

    裴峻不会让秦楚出去玩什么自食其力,他的身份摆在那里,有多少双眼睛盯着,秦楚的身份也绝不是完全保密的,她的一举一动自然也会落在那些有心人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环境,就由不得秦楚去过她想要的生活!

    尹若君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,秦楚才大一,十九岁而已,在很多人眼中,也只不过是个半大孩子,却要去承受那么多!

    “对不起!对不起!小楚,对不起!”沈淑萍终于控制不住的哭了,双肩颤抖着,低着头就像是忏悔一样,脸埋在一双手心中,眼泪顺着指缝一滴滴的滴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妈对不起你!是妈自私,一心只想要过自己的生活,却苦了你!对不起!妈对不起你!”沈淑萍哭道,“我没资格做你的母亲,对不起!我没资格啊!”

    突然,沈淑萍抬起头来,一向懦弱地脸上突然出现了难见的坚定。

    “小楚,对不起!我不会逼你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的!”沈淑萍说道,“国宏那边,我会去应付,不会再让他来烦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!你要干什么?你别吓我啊!”秦楚被沈淑萍这样子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不帮华国宏,却不想逼的母亲去做傻事啊!

    沈淑萍笑笑,摸摸她的脸:“傻孩子,我能做什么傻事?你别想歪了,反正我会拖着他的。而且他背后肯定还有人,再不行就让他去求背后那人呗!”

    沈淑萍这话,让秦楚和尹若君同时一震。

    背后那人,也就是说,是有人专门针对她!

    秦楚不解的皱眉,她不明白自己得罪了谁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了!吃饭,我既然出来了,咱们就好好聊聊,把这饭吃了。我啊!还没吃过‘王朝’的饭呢,这次可算是跟你沾光了!”沈淑萍叹口气,“别让之前的事影响了胃口,咱们谈点别的吧!”

    秦楚点点头,一旦不说关于华家的事情,席间的气氛马上就好了起来,好像又回到了父亲没死,母亲没改嫁时候的样子,母女之间没有一点隔阂。

    吃晚饭,秦楚用裴峻的卡结了帐,三人便出了房间,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正准备出门,“王朝”的大门却被突然打开,从外面进来一男一女,让秦楚彻底愣住。

    裴峻!

    他不是去S市了吗?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   他回来了,她却不知道!

    就在昨晚,两人还通过电话,可是裴峻却一点都没有透露要回来的事情,现在陡一见到裴峻,秦楚竟有种被他故意欺瞒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是不想让她知道他回来了?

    秦楚并不想这么想,可是偏偏,他的身边还跟着连雅!

    连雅一脸的甜笑,手挽着裴峻的胳膊,这大早晨的,两人就这么亲密的走了进来!

    昨晚裴峻确实是在S市没有错的,可是为什么一大早却能和连雅在一起!

    难道是一回来就去见连雅了?

    秦楚突然自嘲的扯扯唇,不愧是未婚妻,地位自然是不一样的啊!

    看到连雅挽着裴峻的胳膊,巧笑嫣兮,裴峻也露着从未看过的和煦笑容,两人旁若无人的走进来,秦楚这才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只是个情.妇,是裴峻包.养的女人,是被排拒在他与未婚妻之外的,见不得人地存在。

    她甚至就连生气,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裴峻和连雅走进来,便不可避免的要看到秦楚,他们彼此面对着面,就是想要装看不到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连雅见到秦楚明显一愣,可随即便优雅的笑开,展露出她自幼生在大家族中而被教导出的优雅,那是无可企及的高贵。

    那是不在那个环境中便熏陶不出的气质,即使是想要模仿,最终也只能沦为一个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连雅冲秦楚优雅的笑,看似友好,可是秦楚却看出了里面的得意,那是一抹胜利的笑容!

    有裴峻在身旁,连雅很知趣的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走吧,你不是一直嚷着肚子饿吗?”裴峻笑道,带着连雅径自的往前走,整个过程中,竟然连看秦楚都没有看一眼!

    听到裴峻的话,连雅展颜,甜甜地笑道:“是啊!我这不都是为了等你嘛!知道你下飞机就要过来看我,你又不爱吃飞机餐,我就等着你,咱们一块吃嘛!”

    秦楚没有转身看着他们的背影,她知道那一定会让她伤心地不顾场合的大哭。

    果然,他一下飞机就去了连家!

    连雅她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吧!

    这次突然的相遇,他表现得就像是个陌生人,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到,以后还会有无数个这样的场景!

    “对了,裴大哥,我就要生日了,你要送我什么礼物?”连雅说道,单听声音,就像是一个单纯活泼的小丫头,引人疼爱。

    “你呀!这种事哪有提前问的?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裴峻说道,言语间颇为宠溺。

    &nbsp

    |||

    ;

    “咱们可说好了,我的生日Party,你可一定要来,可不能答应我了,到时候又说有事来不了!”连雅说道,一点都不怕他似的,彼此间的言谈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答应过的事情,什么时候食言了!”裴峻笑道。

    “裴大哥你最好了!”连雅笑着说。

    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,逐渐的听不清楚了,秦楚还一直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似的,只有身子在发冷,浑身冷得就像是贴满了冰块,就连皮肤都冷得疼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被冰块贴了很长时间,突然撕下来,将一层皮都撕下来那么疼!

    尹若君和沈淑萍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她的身边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秦楚身子猛地一颤,这才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尹姐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的唇还抖得厉害,双手紧紧的握着。

    尹若君看看裴峻和连雅消失的方向,沉默地点头,这时候,说什么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出了“王朝”,沈淑萍本来还想和秦楚去逛逛街,或者找间咖啡厅坐着,难得能见一面,而且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气氛那么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秦楚的状况,实在是不适合了。

    看到刚才那一幕,沈淑萍才真的知道,或许裴峻和秦楚之间,真的不如她和华国宏他们想的那般好,否则裴峻怎么可能带着别的女人,甚至连看都不看秦楚一眼?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细想过,现在的秦楚过的到底是什么生活。

    她只看到了秦楚光鲜的外表,以及裴峻为她报仇所采取的那些行动。

    可这些,都只是漂亮的表面,你不剖开来看,永远不知道里面藏着的是幸福还是无奈。

    秦楚自嘲的笑笑,对沈淑萍说:“妈,你现在相信,我在他眼里,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吧!”

    “小楚……”沈淑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秦楚的眼眶通红,就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妈,本来想和你多呆些时间的,可是现在……我想回去静一静。”秦楚常吐出一口气,心又酸又痛,现在浑身上下,没有一点力量能够支撑。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,对裴峻付出了不该有的感情,如今受伤的却只能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淑萍点点头,“那……我先回去,你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沈淑萍犹豫了半天,才又说:“小楚,有些事别多想,你想多了最后难为的还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秦楚默不作声的点头,最后又转头看了“王朝”一眼,华丽的朱红大门成了对她最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的时候,康皓一个电话,把尹若君叫走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秦楚让尹若君不用担心她,忙自己的事情就好,她自己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尹若君点点头,想跟她说什么,可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没有将话说出来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偌大的公寓,却空荡荡的没有人气,秦楚就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    饿了就泡一碗方便面吃,其他的时候,就继续窝在沙发的角落里,从角落的位置看房间,尤其显得空,好像她不属于这间屋子似的,好像她正在逐渐的远离裴峻的世界,与他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结果她这么一坐,就坐到了天黑,中午只吃了一碗方便面,本来就不怎么顶用的东西,很快就会被消化,可秦楚竟然一直没有感觉到饿。

    看看表,竟然都已经九点了,可裴峻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今晚他不会回来了吧!

    秦楚看着漆黑的窗外,他现在在哪?连家?

    一想到他可能和连雅在一起,胃就禁不住的抽.搐了起来,疼得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没有吃晚饭的结果终于显现了出来,方便面本就不是什么有营养的东西,秦楚又很少吃,今天心情不好,再加上吃的也不好,胃就止不住的疼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她连晚饭都没吃,浑身虚脱的没了力气,胃疼得就好像要绞碎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秦楚揉着胃,疼得倒在了沙发上,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,缩在沙发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裴峻订的真皮沙发本来就是特大的那种,都可以当床使了,秦楚缩在沙发上,缩成了那么小的一团,就显得更加的小,尤其是和偌大的屋子一对比,那小小的身子显得那么孤单无助。

    她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,不停地喘着粗气,疼得受不了了,偏偏家里一点药都没有,甚至连感冒咳嗽的药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往旁边爬了一下,手伸向沙发前的茶几,疼得浑身无力,就连手都在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抓住手机,甚至都没有看手机的按键,随便按下一个键,长按一下,便等着接听。

    她的手机只设了四个快捷键,裴峻,裴佑安,尹若君和沈淑萍的。

    秦楚现在根本无法集中精神,便想着随便按一个,谁接都行,只要能帮到她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铃声响了很久很久,秦楚疼得都快要昏死过去了,正想挂断电话,再按一个别的键,可这时候,电话却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。”电话那头响起清脆的女声。

    秦楚微微一怔,因为是电话里的声音,些许失真,让她听不出是谁。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你是……”秦楚疼得咬着牙,断断续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连雅,你是秦楚吧!要找裴大哥吗?”连雅在那头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一怔,把手机拿开了一些,看到屏幕上的名字,才发现她竟打到了裴峻那里。

    裴峻是她现在最不想要找的人啊!

    她哪怕是疼死,也不想让裴峻知道!

    “喂?秦楚?秦楚你找裴大哥有事吗?他现在正在洗澡。”连雅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似乎还真的听见浴室里“哗啦啦”的水声了,胃在疼着,眼睛也不知不觉的湿润了,可这却决不是因为胃疼。

    秦楚粗喘了一口气,咬着牙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料想到今晚裴峻不会回来,可是当她真的听到这个消息,听到连雅接起他的电话时,心却

    |||

    疼得像是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好像连雅就站在她面前,嘲笑她的不自量力!

    就像今早在“王朝”碰到连雅时,她脸上的表情一样!

    “秦楚?你还在吗?秦楚!”连雅在电话那头叫道。

    秦楚深吸一口气,声音因为虚弱而极其的轻:“没事,抱歉,我只是……打错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因虚弱而显得苍白无力的声音在连雅听来,却好像是受了打击而伤心难过一样。

    打错电话?谁信!恐怕是特意打过来找裴峻的吧!

    可她还真想错了,秦楚真就是打错了电话,压根就没有想要找裴峻。

    说她懦弱也好,不想面对现实也好,她知道这时候的裴峻是找不得的,否则她一定会伤心,就像是现在这样!

    连雅冷冷一笑,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,完全没有在裴峻面前时的那种天真活泼。

    “秦楚,你就别跟我装了,什么打错电话,你就是特意找过来的吧!秦楚,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,你现在还能留在裴峻身边,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。我可是裴家老爷子钦点的未婚妻,不管你耍什么手段,都是比不过我的!我的背景比你硬实,我的地位比你高,我早晚都是裴峻明媒正娶的妻子!你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,就趁现在无声无息的离开他,免得大家将来撕破了脸皮,我是没什么损失,可是对你可不好!”连雅说道。

    ------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