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27 (6000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香港挂牌正版图今晚2018会开什么生肖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这一回交警没有再追,若无其事的骑上摩托离开。

    裴佑安焦急的等着电梯,看着电梯顶上的楼层数一点点的往上增加,等到了第十九层,那里面的人出去了,这才又开始一点点的回落。

    累

    裴佑安已经急出了一身的汗,眼看着电梯上面的数字变得那么慢,左手的食指徒劳的按着电梯往上上的按键,却一点帮助都没有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“当”的一声,电梯来到了一楼,电梯的门还没有完全打开,裴佑安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秦楚正想要去倒一杯热水暖暖胃,忽然听到急促的敲门声:“秦楚,秦楚!”

    一听到裴佑安的声音,秦楚脸上一亮,好像是救星终于到了一样,强忍着疼,扶着墙走到了门口,替裴佑安打开门。

    “裴学长!”秦楚倚着门边,手还揉着胃说道。

    裴佑安一见秦楚脸煞白煞白的模样,心都纠结在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裴佑安说道,便上前去准备要抱起秦楚。

    秦楚现在疼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就算是想要矜持矜持,自己走下楼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便任由裴佑安将她打横抱起。闷

    裴佑安抱着秦楚,这才发现她竟然这么轻,轻的就像是营养不良,娇小的身子在他的怀里疼的瑟缩,就像是树枝上被风吹得不停的颤抖的树叶。

    裴佑安带着秦楚去了军区医院,因为裴峻这所公寓的位置是在B市最昂贵的地段,很多政商显耀也都住在这里,以军区医院的地位,同时也为了方便军政干部们,自然也要建在这最繁华的路段,说起来离裴峻这儿的住处,还正好是最近的。

    因为裴家的地位,医院里从医生到护士,没有不认识裴佑安的。

    当裴佑安抱着秦楚冲进医院时,正好外科主任经过,一看到裴佑安,立即就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佑安,你这是怎么了?”看到裴佑安满头大汗的冲进来,黄主任还从来没见他这么紧张过,裴家的孩子都有一份泰然自若的镇定,嫌少看到他们失态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胃疼的厉害,我带她过来看看。”裴佑安说道。

    黄主任低头看向裴佑安怀里的秦楚,心中不禁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,可是表面上却不敢迟疑,忙说:“那赶紧去肠胃科,陈主任刚刚准备下班,还没走呢,我把他叫过去!”

    “麻烦您了!”裴佑安客气的说道,知道人家这是给家里边面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,赶紧过去吧!这姑娘看着可挺难受的!”黄主任说道。

    裴佑安点点头,便不再多说,抱着秦楚就去了肠胃科。

    那边护士早就被黄主任嘱咐过了,单独清理出一张床来让秦楚躺着,又给她接了杯热水,喝点暖暖胃。

    秦楚才刚喝了几口水,陈主任便匆匆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裴佑安颇不好意思地说:“陈主任,麻烦您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,甭跟我客气!”陈主任笑笑,看到裴佑安那紧张样,就没跟他多说,立即给秦楚看起了病。

    陈主任看病的空当,裴佑安出去了一趟,隔了十五分钟便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陈主任压了压秦楚的胃部和腹部,又问了秦楚一些问题,诸如“今天都吃了些什么”,“最近压力是不是比较大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当裴佑安听到秦楚说今天中午吃了一碗泡面之后,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的时候,马上就沉下了脸。

    “秦楚,你怎么回事?你根本不是不会照顾自己的人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裴佑安忍不住问道,一想到她这么苛待自己,心里就生气。

    那阵子秦楚住在裴佑欢家里的时候,也不全是裴佑安下厨,秦楚也会隔三差五的露两手,裴佑安知道秦楚的手艺,绝对不至于不会做饭而饿着自己。

    秦楚垂下眼皮,长长的睫毛遮挡住自己的目光:“突然……就是想吃了。”

    陈主任笑笑:“没事,就是吃的不好,引发急性胃炎了。先去打个吊瓶吧!把炎症消下去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陈主任开了几个单子,然后冲秦楚说:“可你以后绝对不能这样了,方便面这种东西没有营养,而且也不顶饥,饿了又不吃饭,胃里没有东西消化,就那么空着磨,就会把胃给磨坏了。”

    陈主任将单子交给护士:“你去配一下这个吊瓶,另外再给她单开一间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陈主任,她还要住院吗?”裴佑安皱眉问,没想到秦楚会病得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。”陈主任笑笑,“她不用住院,只是单开出一个病房来,让她打吊瓶的时候也舒服点,我给她开了三个吊瓶,一天来打一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军区医院里总是会留些个病房给这些军政干部们,不管病房有多紧张,这些头等病房永远不会紧张。

    这,便是特权!

    躺在病床.上,手上还挂着针头,有可能是吊瓶起了效果,胃不如之前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裴佑安把她送来病房之后,边说让她等一下,自己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,裴佑安端着一个保温桶上来,打开以后,便散发出一股自然地米香味,保温桶还冒着热腾腾的白烟。

    看到秦楚吃惊的表情,裴佑安笑笑:“刚才陈主任给你看病的时候,我不是出去了吗?去借了一下医院的食堂,煮了碗粥,刚刚正好差不多到火候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裴佑安就将粥倒了出来:“你现在胃不好,要吃流质的食物,白粥最保险了,你别嫌难吃,这对你的胃好。”

    裴佑安将支在床.上的桌子往秦楚身前挪了挪,保证她能吃的舒舒服服的。

    “趁这粥还热乎,赶紧喝点暖暖胃。”裴佑安说道,舀起一勺粥,微微的吹了吹,才举到秦楚的嘴边。

    秦楚看着嘴边的粥,虽然还冒着热腾腾的气,看着就暖和,可是温度实际上已经被裴佑安吹温了,根本就烫不着她。

    “裴学长,谢谢……”秦楚红着眼眶,每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,出现来帮助她的,总是裴佑安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能来,不然今晚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找谁才好。”秦楚哽咽道。

    因为忙着打工,她下了课就匆匆的离开,甚至没有时间交一个知心的朋友,认识的人只有寥寥几个,真到需要帮助的时候才发现,她竟然一个都没法找!

    “傻丫头,说什么呢!”裴佑安笑笑,佯怒的皱眉,“都到现在了,你居然还跟我这么客气!我以为你就算不把我当自己人,至少也把我当朋友来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裴佑安双手捧心,做了一个伤心欲绝的表情:“谁知道连朋友都不是,秦楚,你这样可太伤我心了!

    |||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秦楚忍不住笑了出来,竟然扫去了大半的阴霾。

    裴佑安在学校里,那可是王子型的人物,谁见过他耍宝啊!现在做出这么鬼马的动作来,对比也太强烈了!

    “喏,你笑过就好了,别再难受了啊!你看你不是还有我在这儿陪着你吗?”裴佑安笑笑。

    秦楚瘪瘪嘴,重重地点头,心里暖烘烘的,因为有裴佑安陪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快喝粥吧!待会儿该凉了!”裴佑安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就要接过他手里的碗,却被裴佑安躲开:“你手上还挂着针呢!我喂你!”

    秦楚撅撅嘴,说:“这样感觉我像个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觉得自己大啊?”裴佑安笑笑,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,态度自然而亲昵。

    不等秦楚害臊,裴佑安已经将一勺粥送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这么一勺一勺的喂着,不时有些汤水沾上了双唇,秦楚自然而然的伸出舌尖舔一下。

    这种不经意的动作,简直就要折磨死裴佑安了。

    可裴佑安却一点都不敢异动,生怕吓着了秦楚,让两人刚刚建立好的自然关系被破坏了,只能强忍着。

    可是每次看到秦楚舔唇,他都忍不住狠狠地吞咽一下,原本幸福的喂粥享受,不知不觉间,对他已经成了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看着小舌尖舔过的潋滟红唇,上面染着晶亮的水光,裴佑安就忍不住下腹发紧。

    在裴佑安看的目光发直的时候,不知不觉的,一碗粥已经喝完了。

    秦楚因为胃不好,也不能多吃,裴佑安便将碗给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秦楚,到底怎么回事?你今天怎么了?”裴佑安终是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秦楚张张嘴,可最终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不说,我也不勉强。”裴佑安说,心知这件事肯定是跟裴峻有关的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秦楚为了裴峻伤神,他心里就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峻离开连家之后,便驱车回去公寓。

    他开着车,嘴角却一直挂着冷笑,刚才任由连雅挽着胳膊从公寓里出来,走到车旁的时候,连雅竟然出其不意的踮起脚尖,在他的面颊上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吻过之后,连雅便羞涩的低下头,银白的月光照在她脸上,照出了她脸上的羞红,看这格外的娇.艳。

    可是裴峻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她这一刻的美丽,甚至还厌恶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刚才在屋里,他已经说得很明白,外面有记者在等着!

    连雅坚持送他出来,无非就是想让记者拍到他来连家,并且和她一同出来的亲昵画面,纵使不愿,他也已经由着她了。

    可是连雅竟然还敢得寸进尺的在这种时候吻他,即使只是亲了一下脸颊,也足够那些记者添油加醋,写的暧.昧了,更何况那些记者还都是连家找来的!

    连雅这份心机,耍得未免也太过明显了!

    就连她那羞涩的表情,裴峻甚至都在怀疑,是不是也是装出来的!

    而且那个角度摆的那么好,正好对上了树丛中不小心反了一下光的镜头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裴峻还是很生气,一张脸愈发的阴沉。

    “康皓,去查查今晚去连家的那些记者,都是属于哪家媒体的!”裴峻耳上戴着蓝牙耳机,说道。

    “裴少,要拦住他们的稿子吗?”康皓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既然这是连家想要登的,那就让她登,顺便堵住连家的嘴,连家想要的,我给她们!”裴峻说道,“但是今晚来过的这些媒体,全部给我封杀,以后不管有什么新闻,都不要发给他们,明天凡是登过新闻的媒体,都给我打压打压,不用打死,可是必须打得他们只剩下半口气,离死不远!我要让这些媒体知道知道厉害,以后没人再敢跟连家背着我搞一些小动作!”裴峻沉声道,杀鸡儆猴!

    裴峻一些暗地里的手腕不少,可他也同样最痛恨别人把这种手段用在他身上!

    他得告诉连家,他可以给连家面子,却绝不容许他们蹬鼻子上脸,骑到他的头上!

    就算是连家,面对他也得分清楚了谁是主谁是次!

    “是!”康皓在那头应下,立刻着手去办。

    裴峻将车停到车库中,走出来抬头看时,家里还亮着灯。

    他的唇角不禁勾起来,那个女人现在还在替他等门吗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之前因为连家而郁闷的心情竟然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等他走到门口,打开门走进去,却发现家里太静了,静的连一点人气都没有,裴峻皱眉往客厅走去,屋里只有客厅的灯是亮着的,可是却没有秦楚的影子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一点愉悦的好心情顿时消失,裴峻走到卧室,打开门里面黑乎乎的,打开门边的灯,床铺整整齐齐的,没有人躺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女人去哪了?难不成还因为早晨的事情发脾气了?晚上给他打电话,没找到他,就自己跑了?

    裴峻明知道自己这想法很傻,可还是忍不住拉开衣橱,当他看到衣橱内满满的衣服,一点都没少的时候,竟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去哪疯了!”裴峻不悦地说道,他早已习惯了一进家门就看到秦楚,就看到那娇小的身子朝自己奔过来,眨着水亮的大眼迎接他的归来。

    像个小妻子似的接住他的包,脱下他的外套,然后告诉他洗澡水已经放好了,等他洗完澡就可以吃饭,然后一边拾掇一边自语着今晚吃什么,说出一道菜,就要问问他是不是爱吃。

    然后他也没有一点的不耐烦,简短却肯定的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每次听到他说“喜欢”,秦楚总会大大的舒一口气,笑的比之前还要高兴,一双眼都能笑眯起来。

    裴峻郁闷的走回客厅,坐到沙发上,头一回觉得家里静的让他厌烦,头一回回来没有了

    |||

    秦楚的身影与声音,实在是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那丫头已经渗入了他的生活,像吃饭和呼吸一样,逐渐的成为他的习惯。

    裴峻坐在沙发上,很是焦躁。

    看看表,都已经十点半了,这么晚,她一个女人往外边跑什么,自己一个人在外边也不怕遇到了危险!

    可他始终没有想要给她打个电话,这样就显得他要找她,非她不可似的。

    他裴峻才不做那个第一个低头的人!她是他的情.妇,就该恪守情.妇的本分,不该大晚上的往外跑还要让他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?他.妈.的还真是担心!

    裴峻烦躁的爬爬头发,他竟然是真的在担心秦楚!

    他就那么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,脑中转过了千百个念头,家里静的吓人,只剩下墙上挂表里,秒针“哒哒哒哒”的声音,一成不变的甚至让人觉得厌烦。

    当表针指到十一点的时候,裴峻的脸已经黑的像是外边的天空,都十一点了,她居然还不回来!

    “妈.的秦楚,把你抓回来我绝对要好好收拾你!”裴峻啐了一声,很不甘心的拿起手机,甚至不用调出她的号码,早已将号码烂熟于心的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今天更新1w,这张6000,还有一更4000的章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