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29 (6000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今晚六会彩开奖记录691234神奇4749999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裴佑安!注意你的用词!”裴峻怒道,之前那些都是误会,秦楚现在病着,他怎么可能去为难秦楚?

    可裴佑安一句一句的,说的他没人性似的,专门抓着他之前的弱点不放。

    裴佑安就是看准了他绝不可能松口道歉!累

    裴峻不禁深深地看了一眼裴佑安,这个弟弟,似乎真的是长大了!

    这份心机,已经越来越深沉了!

    “秦楚,要跟他走吗?你要跟他走,我二话不说就放了你!”裴峻不理裴佑安,转而对秦楚说。

    秦楚很明白裴峻这话的意思,她要是走,就是在告诉他她喜欢裴佑安,以后就都不用回来了!

    秦楚咬住下唇,她真恨自己没用,偏偏就喜欢了裴峻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才说:“裴学长,我没事,陪了我一夜,你也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秦楚!”裴佑安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秦楚看着他受伤的表情,心中不忍:“我真的没事,放心吧!下午你再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不等裴佑安答应,裴峻就说:“不用,下午我送你过去!”

    笑话!他就在这儿呢!那轮得到裴佑安过来接!闷

    “佑安,别让我把你的保镖叫来!”裴峻说道。

    那些保镖,说好听的是保护裴佑安,实际上还是拿来监视他的行动的!

    “峻哥,你是说在楼下等着的那些人?”裴佑安忽而笑了,那笑那么自信,让裴峻都不由得一怔,不禁重新的仔细观察自己这个堂弟了。

    裴佑安笑着拨了一通电话:“石康,你上来一下!”

    紧接着也不过是一分钟的时间,一个穿着工整的深灰色西装的男人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步一步走的极稳,每一步都踩踏着同样的节奏,皮鞋底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踩踏出“啪啪”的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一举一动都极沉稳,一看便是沉默寡言的人,不知为何,脸上的表情感觉就像是他脚下的节奏一样,一成不变。

    “安少!”他先叫了一声裴佑安,这才转而面对裴峻,“裴少!”

    这声“裴少”,显然没有叫裴佑安时那么的恭敬,只是尽了他该有的礼仪,对这位裴家未来家主的尊敬罢了。

    裴峻一言不发的看着他,这个石康,在用实际行动标明对于裴佑安的效忠!

    裴家虽然重伦理地位,可是那些属下则更尊卑,他们一旦决定效忠于一个主子,那么便只会对那个主子表现出真正的恭敬。

    就像康皓对于裴峻,他没想到,裴佑安这么早,就有了这样一个部下!

    而且这部下还是当初老爷子拨给裴佑安的,说起来并不是裴佑安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种关系,却能让石康效忠于他,却真真正正的提醒了裴峻,裴佑安作为裴家的男人,是绝对不能小觑的!

    他有能力,只是没有展露。他能飞,只是将翅膀掩藏住了!

    裴峻勾起右边的唇角:“佑安,你藏得可够深的啊!”

    “这还得多亏了堂哥和元明翰几个,给我上的课啊!”裴佑安说道。

    正是他们一次次的打击,才让他很早的就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,否则他将会一辈子屈居人下,连想要的女人都得不到!

    说着,裴佑安看向石康:“石康,向我堂哥报告一下我今天的行程吧!”

    “安少今天在学校上了两堂课之后,就和卓少他们一起去了西山滑草场,下午五点左右回到市里,然后去了‘井上’日料用餐。”石康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眨眨眼,这才早晨啊,他就把一天的时间给安排好了,这摆明了就是说谎啊!

    裴峻微微的勾起唇角:“佑安,你还真是长大了!”

    “堂哥教得好!”裴佑安这话,听着却是嘲讽大于真心。

    裴峻讽刺的扯唇,还是太嫩了,以为收服了一个石康就算好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老爷子调过来的,老爷子难道不会安.插一个自己的亲信吗?

    一方面,可以掌握小辈们的行踪。另一方面,也可以看看小辈们是不是有能力收服一个两个人成为自己的亲信,借此来验证一下小辈的能力。

    裴佑安能把极有能力的石康划为自己的亲信,其能力可见一斑,定然会引起老爷子的注意,让老爷子格外的上心。

    他的行程,又岂是几句谎言就能瞒过去的!

    老爷子不说,却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裴佑安看向秦楚:“秦楚,你真的不跟我走吗?”

    今天,裴佑安提前暴露了自己一部分的实力,一来是想告诉裴峻,他并非那么不堪一击,别总这么瞧不起他!

    二来,就是为了让秦楚知道,他也绝对有能力保护的了她!

    秦楚摇摇头:“裴学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不能走!走了,就是在告诉裴峻她喜欢裴佑安,可这根本就不是事实。

    裴峻这是已经将她逼得无路可选了!

    裴佑安有些失望,双肩微微的耷拉了下来,可是马上,他又挺起胸膛。

    他是个男人,是要保护自己喜欢的女人的男人,绝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难过,尤其是不能在裴峻面前难过!

    “好,那我走了。有事马上找我!”裴佑安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点点头,这一次,裴佑安的背影依旧挺拔,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颓丧,就像是战胜的将军,有着无尽的自信与骄傲。

    “昨晚为什么不找尹若君?”关上门,裴峻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不想麻烦尹姐。”秦楚淡淡的说道,“平时她照顾我,已经够麻烦她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麻烦佑安?”裴峻忍不住提高了声音,“你要是去找尹若君,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的误会!她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我!”

    这样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乌龙,白

    |||

    白被裴佑安给说了一顿!

    秦楚不想再应付他这种无聊的怒气,转身回到卧室,虽然在医院里有头等病房住着,床也很软很舒服,裴佑安在旁边陪着,照顾的又无比的周到,可总不比家里自在。

    裴佑安照顾的越是周到,她就越是过意不去,就是休息也不踏实,如坐针毡的,好像越欠他越多似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认床,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已经习惯了这张大床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她竟然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!

    或许是之前的日子过得太过安逸,让她忘了自己的处境了,她怎么可以把这里当家?

    这个地方,是随时都能把她扫地出门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里的门锁就会换掉,她就再也没有踏进这里的资格!

    可秦楚的沉默就像是无视,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的往卧室走,这种反应更是激怒了裴峻。

    裴峻跟在后面,大步的进入卧室:“秦楚,你现在是在干什么?无声的抗议我?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?!”

    秦楚人已经进了卧室,浑身疲累的只想要睡觉,可听到裴峻的话,还是停下来,缓缓地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找的是尹姐,她就能找到你吗?难道尹姐有三头六臂吗?裴峻,你别忘了,昨晚我给你打过电话!我最先找的不是裴学长,我先想到的是你!就算是尹姐找你,你就能离开连家去医院看我?”秦楚笑笑,嘴角的自嘲那么大,“恐怕不行吧?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,那么我找谁又有什么分别?如果不是你偏要把我想得那么不堪,就根本不会存在任何的误会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!”秦楚笑着,嘴角的弧度却那么忧伤,她笑的瞳孔都在晃动,上面蒙着一层水雾,就像是沉在湖底。“没有这件事,我甚至还不知道,你心里就是这么看我的!因为我主动的找上了你,你就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,是不是?你是不是觉得,谁能帮助我,我就回去找谁,把我这卑.贱的身子给他?你是不是觉得,我就是这么下.贱?!”

    “裴峻!我是没有你那么厉害,也没有连雅那么高贵!我没有那么厚实的背景,可我至少身家清白!我也懂得自爱,若不是被逼得急了,谁会那么作.践自己!裴峻,我知道我配不起你,恐怕你觉得我就是留在你身边当个情.妇都是高攀了,可我也有自己的尊严,自己的骄傲,我不是随随便便就出来卖的女人,不是看到男人就贴上去的女人!”不知不觉的,眼中的水雾越来越多,她的声音都哽咽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说话太大声,生怕提高声音,一激动,就暴露了自己的情绪,忍不住就那么大哭起来,平白的让裴峻笑话。

    她在他眼中已经如此不堪了,她不要再做出让他耻笑的事情!

    秦楚举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没有一点依靠,单薄的身子就那么孤零零的站着,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她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胳膊,不断地摩挲着,想要汲取一点温暖,可发现根本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仍然浑身发冷的颤抖,那是心冷啊!

    身体冷了可以捂热,心冷了拿什么来捂!

    她觉得难受极了,那么孤单,那么冷,一直盈在眼眶中打转的雾气终究还是滴落了下来,越滴越多,越低越凶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一声呜咽溢了出来,忙仓皇的用双手捂住唇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如果当初……如果当初不是你……如果当初不是你……我可能也不会做出这种决定……到头来还是让你瞧不起……”她将整张脸都埋在了手中,呜咽声卡在嗓子眼儿里,声音很小很小。

    可她越是这么压抑,那小小的呜咽声听起来就越是悲伤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不是你……我可能也不会做出这种决定……

    当听到这句话时,裴峻的心被狠狠地砸了一下,在身体内剧烈的震荡。

    当初,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救下她,她潜意识里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好人,一个可以依靠的人。

    看着他高大的身影,她就倍感安心,直觉自己可以相信他。

    当时那么冲动的跑向他,也是因为心底的那份相信与期待。

    她是无助,可是却也不会那么随便的就去选择一个人。而裴峻,是她想也不用想就能做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可是这决定,或许真的错了,错了。

    秦楚无力的蹲下.身子,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,背倚着床,将脸全部埋在掌心中,双手背抵着膝盖,无声的哭着,双肩还一颤一颤的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子看上去那么脆弱,无助。

    裴峻感觉喉咙中卡了什么东西似的,又酸又疼,看着秦楚这样,心狠狠地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朝着秦楚向前迈出一步,蹲下.身,左腿的膝盖微微曲起,半跪在地上,将秦楚圈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走!你走!别碰我!”秦楚双手推着他,真的不是耍花腔似的随便推推,而是用足了力气,若不是她现在病着,又没吃什么东西,力气还会更大。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!我那么下.贱,免得脏了你的身子!”秦楚用力的把他往外推,可是平时就不是裴峻的对手,更何况还生着病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这点力气,虽说用尽了全力,可在裴峻眼里,还是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之前裴峻也就是让她扑腾扑腾,发泄一下,毕竟道歉的话他说不出,那便用行动来表示吧!

    等裴峻觉得差不多了,就把她紧紧地圈进怀里,女人可不能太宠,否则还不得嚣张到天上去!

    “楚楚!别哭了!乖!”裴峻轻声细语的说,大手一下一下的,慢慢抚着她的发。

    他这么软下声音,弄得秦楚的心也跟着软了。

    她暗恨自己没用,每次他根本就连对不起都不用说,只要放软了声音哄哄,她就能怪怪的原谅。

    她也想硬气一次,可她知道自己没资格,而且每次裴峻这么哄着她,她就硬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慢慢的,呜咽声变成了抽泣,身子一颤一颤的,却也比刚才平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早晨吃饭了吗?”看她脸色苍白,才一晚上,脸颊就瘦了下去,裴峻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秦楚吸吸鼻子,撅起嘴巴不回答。

    看她跟自己闹脾气的小样,裴峻竟然生不起气来了。

    秦楚推推他,还是不甘心的说:“你每次都这样!冤枉了人连声对不起都不说,哄两声就算完了,我是小狗吗?动不动就乖啊乖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小狗,是小猫!”裴峻笑道,看她还撅着嘴巴,便在唇上狠狠地啾了一下,“这次是我不对,冤枉了你。看你一晚上也没好好休息,赶紧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把秦楚抱到了床.上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|||

    p;

    “哼!”这么轻巧的就带过去,秦楚哼哼两声,翻了个身,就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裴峻失笑的摇头,转身跑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,秦楚简直气晕了!

    不道歉,还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,这男人还能再过分点吗?!

    秦楚生着闷气闭上了眼,眼皮沉重的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可是睡的迷迷糊糊的,却被人摇醒了。

    “楚楚,起来了!楚楚!”那声音很轻,还带着磁性,低低沉沉的好好听,让秦楚觉得像是在做梦,压根就不愿意醒,想要再多听听。

    “楚楚,醒醒!中午了,起来吃饭,嗯?”那声音还在说着。

    “唔!”秦楚嘤咛一声,翻个身,砸吧砸吧嘴,睡的可香了。

    “唔嗯……”睡的正香,鼻子突然被人捏住,没法呼吸,便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巴,让空气窜进来,这才舒服了些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秒,就连嘴巴都被人堵上,又热又滑得舌窜了进来,翻搅着她的舌,味道那么熟悉,扰的她再也睡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秦楚总算是睁开了眼睛,眨眨眼,便看到裴峻放大的俊脸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醒了?”裴峻脸颊被她睫毛煽动的有些痒,这才知道她已经睁开了眼睛,便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昨天肚子痛,没来得及写完今天的更新,今天依然疼,但是没昨天那么厉害,只能忍着慢慢磨了~还有一更4000的更下午四点左右到~

    求鲜花啊~~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