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31 (6000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3377慈善网必中生肖香港六合宝典资料图库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他要真这么说,这女人以后还不真得上天了!

    女人可不能惯着,就算是惯,你也得悄悄地,不能明着来,让她知道你在惯着她!

    秦楚“哦”了一声,便乖乖的不再说话了,可是边喝粥,一双眼还是不老实的偷偷地看这男人,瞧着他的脸都红到了耳朵根了,便觉得这男人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啊!累

    喝完粥,秦楚要去洗碗,裴峻让她放着,叫来了钟点工收拾,然后便带着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因为军区医院那边给秦楚留了底儿,裴峻就没带秦楚去别的医院,没必要再多出些不必要的麻烦,重新检查什么的。

    裴峻带着秦楚去,待遇和裴佑安又不一样了,足以看出他的地位,恐怕除了裴家的老几位,便是最高的了。

    知道裴峻过来了,院长都亲自到了肠胃科,还是裴峻说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过来继续打吊瓶的,院长这才没有亲自再给秦楚看一遍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打个吊瓶院长还把护士长给叫来了。

    这回裴峻没拦着,护士长扎针的技术毕竟比那些小护士高明多了,想想那针往秦楚细嫩的肉里扎,他就觉得心疼,自然不放心那些小护士的技术。闷

    瞧人家护士长动作麻溜的,秦楚连眼皮都没眨一下,针就扎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护士长笑问,摆明了是故意说给裴峻听的。

    秦楚倒是没往这方面想,只是老老实实的摇头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护士长瞥了一眼裴峻,看到他的表情明显放松下来,这才站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院长又跟裴峻客套了两句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昨天给秦楚看病的陈主任也在,看着裴峻,心里就开始不停的转悠。

    这个秦楚,昨天是裴佑安陪着来的,而且那紧张的样子就像是老婆要生了。

    今天,这转眼就变成了裴峻,裴峻这人虽然喜怒不形于色,可是却因为她而稍微露出了点紧张,就连护士长都看出来了!

    陈主任和裴家的一些人,也是有些交情的,眼看着裴家的这两个年轻人,却全都跟同一个女人扯上了关系,不禁心里也要叹一句:裴家,怕要是变天了!

    外人都离开了,在这陌生的地方只剩下她和裴峻,秦楚倒是有些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在家里的时候,她还可以做做家务什么的,可是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,跟裴峻大眼瞪小眼的,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幸亏这时候裴峻的手机响了起来,见是康皓的电话,马上离开病房去接听。

    裴峻离开病房,房间里立刻就显得空落落的,秦楚无聊的四处看着,看到门边书架上摆着的一排排报纸和杂志,她便拜托经过的护士拿给她一份报纸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当翻到本市新闻的“八卦传闻”版时,秦楚原本还捏着报纸一角的手突然无力地松开。

    几乎占了四分之一版面的照片看起来并不算清晰,明显是晚上照的,闪光灯打的人都有些发虚了。

    照片上,裴峻露了足有三分之二的大半脸庞,那镜头几乎就等于是正对着他了,连雅垫着脚尖,在他脸颊上离嘴角极近的地方轻轻地吻一下。

    裴峻微微显得有些错愕,连雅则闭着眼,看上去有些羞怯,又有些享受的模样。

    题目上写着,裴家大少夜访连家,与连氏千金月下谈情,是否婚期将至?

    秦楚的胃狠狠地一揪,那画面看起来那么刺眼,化作一根针扎着她的双眼,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走廊上由远及近传来的脚步声,秦楚忙往后翻了几页报纸。

    刚刚把这一版给翻过去,就见裴峻走了进来,看到她在看报纸,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,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些是事实,谁也解释不了,掩饰不过去。

    昨晚的那通电话,秦楚便明白了,又何必再多此一举的问他。

    问了他,裴峻的答案只会更残忍。

    这件事裴峻没有主动提,秦楚也没有主动问。秦楚心里面藏着了事情,倒也不会在意尴尬的气氛了。

    门口,裴佑安看了看房间内的两人,终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他去裴峻的公寓,就算知道裴峻不会放任他带着秦楚来医院,可他还是去了,因为他答应过秦楚会去接她,只是那里留给他的只是一直叫不开的门。

    打公寓里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,他就猜或许裴峻已经带着她来了医院,他就立即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的就是裴峻在病房里默默地守着秦楚的画面。

    裴佑安自嘲的笑笑,裴峻一向很忙,周末都鲜少能够休息,更何况是这工作日的时间,可他就是破天荒的丢下了工作在这里陪秦楚。

    堂哥,你既然给不了她未来,又何必总做些让她离不开你的事情!

    裴佑安心中默默地想着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正准备过来看看秦楚的陈主任看到裴佑安,张嘴想要叫住他,可是看到他的背影,给人一种很寞落的感觉,最终还是闭上了嘴,没有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雅得意的翻着报纸,今天B市的各大报纸,甚至是一些八卦小报,全都登载了昨晚她和裴峻在花园里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让那些人知道,裴峻是她连雅的未婚夫,有这样一个未婚夫,你们是拍马都赶不上的!

    同时,通过这些媒体,也算是给裴峻盖了章了,谁还想打裴峻的主意都得好好想想,是不是能得罪了连家!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虽然挂着裴峻未婚妻的头衔,可却没有正式的举行过订婚仪式,一切都只是裴家的老太爷口头的允诺,外面那些人,还有平时那些世家小姐,都认为这事儿变数太大,做不得数。

    再加上裴峻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的,平时没少受到那些人的嘲讽。

    最近又突然闹出了秦楚的事情,那些人就怕她不够乱似的,成天给她添堵。

    说什么她和那秦楚一样大,怎么裴峻就选了秦楚没选她呢?

    那些世家小姐们,可都摩拳擦掌,等着看她出丑!

    &nbsp

    |||

    ;经过今天这报纸一登,她倒要看看,谁还敢说她一句闲话!

    看到江书茵拿着果盘走过来,连雅将报纸递给了母亲:“妈,经过昨晚这么一闹,我可是彻底的压过了秦楚一头。我得让她认清了自己的身份,别想着跟我争!”

    江书茵都是没有表现的多高兴,反而说:“一次小小的胜利就能让你高兴成这样?小雅,你也不小了,该定定自己的性子,别这么快得意。让秦楚认清自己的身份,那根本不算什么,她无权无势的,一介草民,就算是蹦跶,又能蹦跶到哪去?关键是,你得让裴峻认清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看连雅一副认真听的样子,江书茵这才满意的露出了点笑容,继续说:“就算是除掉了一个秦楚,还会来第二个,第三个,只要你抓不住裴峻,裴峻身边就会一直有不同的女人出现!我们得让他知道他是什么身份,不是那些身份低.贱的女人能够配的起的!他在玩女人的时候,也得想想咱们连家,是不是也能丢得起这个人!”

    “昨天的事情,算是咱们给他的一个警告,表明了咱们连家的立场与态度!同时也让那个秦楚知道,这个男人喜欢她也只能是暂时的,他最终,还是得回来你身边的!”江书茵笃定的说。

    江书茵的话,连雅越听越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小雅,你现在也别藏着掖着,别顾着自己的身份了!男人啊,就得你主动地出手去抓!他们骨子里都有野性,你不看好了,他就得跟着外面的野鸡走!”江书茵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我也知道,可是裴峻他就是不给我机会。”连雅苦恼的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机会?你不是就要生日了吗?生日Party上,那就多的是机会!”江书茵说道,“正好也让你平时周围那几家的小姐们看看,你是裴峻真真正正的未婚妻,不是她们能够取笑的!不然,就让她们有本事,也找一个裴峻这样的来!”

    连雅一听,脸色立即亮了起来:“妈,我有个主意,不如,我把那个秦楚也找来?”

    “成啊!你要是有办法让她也过来,那自然是好,到时候有她的好果子吃!”江书茵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,一位姓华的先生打电话找您。”袁嫂拿着电话的分机走过来。

    江书茵冷冷的一笑:“没把事办好,还好意思来找我?”

    江书茵接过电话:“喂。”

    华国宏在电话那头,将江书茵一点都没有掩饰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他能有什么办法!

    裴峻现在已经开始对付他了!

    而且还不是像对付陈年余那样,一次又一次的严重打击,就像狂风扫落叶一样的席卷过来,让陈年余连翻身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对于“宏凯”,裴峻也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的风,竟然是一点点的磨着他,拖着他,让他起不来,可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。

    总是给他一点希望,可当每次觉得就要抓到那个希望的时候,那希望就在他眼前瞬间破灭,让他从天堂瞬间的跌落到谷底,一次又一次的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这么一直下去,不光“宏凯”的一点底子要被裴峻拖没了,就是他精神上也耗不起,每次被裴峻这么忽悠,早晚都得忽悠出精神病来!

    不得已的,华国宏这才打电话给江书茵。

    可听江书茵的语气,裴峻似乎还没有将他出卖连家的事情告诉江书茵,否则他现在早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连夫人,我是华国宏。”华国宏强压下心中的怨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有事吗?”江书茵淡淡的说,好像完全不认识他似的。

    华国宏心里那个憋气啊!要不是江书茵说什么连家会支持他,他也不至于脑子被纸糊了去对付秦楚,结果反倒被裴峻把“宏凯”当玩具这么玩。

    不然以“宏凯”原来的形势,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惨淡。

    “连夫人,我希望你能兑现之前的承诺,帮‘宏凯’一把。”华国宏说道。

    “帮‘宏凯’?”江书茵冷笑,“华国宏,你脑子没问题吧!咱们原先说的是,你把秦楚给我从裴峻身边弄走,那么到时候,要我怎么帮你都行!哪怕是帮你把‘宏凯’做大,做强,那都没有问题!可是现在呢?秦楚还在裴峻身边呆的好好地,我的要求你根本就没完成,你凭什么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“连夫人,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!总不能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了去吧!我出了力,不管事情怎么样,你总该给我点甜头尝尝,也好让我以后尽心的给你办事!”华国宏强忍着怒气说道。“毕竟要从裴峻身边把人弄走,你觉得这是凭我的实力能办好的事情吗?之前说的好好的,你连家会做我的后盾!可是后盾呢?我出手的时候,你们连家在哪?现在‘宏凯’被裴峻盯上了,只要裴峻一句话,随时都能完蛋!到时候别说给你连家出力,我自身都难保!你连家就是这么对待给你们办事的人?如果这就是连夫人你的处理方式,那可真叫人心寒了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你连家无非是不想要露面,可至少,你得给我点支持!就凭着我一个人去做,这绝对是不可能的!连夫人,你最好想想,大不了我拼了个鱼死网破!‘宏凯’是我大半辈子的心血,它要是没了,那么我怎么着都得拉上垫背的!我知道你连家势大,我不可能拖得死,但是破坏一桩婚事,我自问还是有那个能力的!”华国宏说道,江书茵为了裴峻和连雅的婚事能够不择手段,可见她有多么在乎了!

    江书茵瞬间变了脸色,双唇紧紧的抿着,双眼瞪得老大,面目狰狞的都变了形。

    可是嘴上说出的话,却还是笑呵呵的,甚至让电话那头,看不到她表情的人会误以为这是和颜悦色的,会以为她已经低头了!

    “呵呵!华总,您这话说得可就严重了。”江书茵说道,“只是这事儿,你得容我考虑考虑,毕竟生意上的事,我做不得主,原本我答应你的也是去请我的丈夫帮忙。所以这一次,我也得先跟我丈夫商量商量,才能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等着连夫人的好消息了!”华国宏说道。

    江书茵挂上电话,讲电话冷冷的往茶几上一扔,发出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,那华国宏找你是要干什么?”连雅禁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江书茵冷冷一笑:“无非就是想让我帮帮他的公司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连雅,不在意的说:“这事儿你就甭管了,我来处理,你就专心去把裴峻抓牢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雅和秦楚并不在同一所大学,连雅读的是金融,所以选择了在金融方面更出色一些的A大。

    可就在秦楚下了课,刚刚出教学楼的时候,就看到连雅站在教学楼的门口。

    秦楚微微的怔了一下,说实话除了两次的偶遇和之前的一通电话,秦楚还没有和连雅这么正面的接触过。

    秦楚微微的皱了皱眉,这连雅应该不是来专门等她的吧!

    她想,她也没这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|||

    p;

    秦楚就想装作没看见的离开,反正跟连雅她也没什么话好说,那一通电话彻底让她对连雅没有了一点的好感。

    可是连雅却瞧见她了,嘴角扬着笑,朝着她走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连雅不愧是大家族里出来的,只是扎着普通的马尾,穿着设计简单的连衣裙,可是那气质就是显得很不一般,就像个公主似的,哪怕是她走路时迈开的步子,好像都有精确的计算,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的刚刚好,节奏也是如此,看上去完美得让人挑不出一点错来。

    她的气质,哪怕就是自诩为呆在上流圈子里的纪依雯,都比不上,站在连雅身边,甚至整个人都黯淡了,立时从一个出色的美女变成了在人海里都抓不出来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秦楚!”连雅笑着叫道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昨天晚上爬起来看到亲们的留言,真的很感动,555~谢谢大家的理解~~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