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36 (6000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管管家婆高手论坛香港最快开码现场结果记录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哼!”裴佑安不情不愿的松开手,跟连雅一起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各位!各位!”江书茵提高了声音,慢慢的将这些喧闹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安静,听听连夫人怎么说吧!”那些在外吵闹的人群中,突然有个人说道。累

    有这人带头,其他人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书茵笑一笑,不着痕迹的对那个人使了个眼色,那人也冲她点点头,趁人不注意,悄悄地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抱歉,这次给大家带来的不便,真的很抱歉,作为这次宴会的主人,却出现这种情况,实在是我们的疏失。”江书茵说道,说的一脸的诚恳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人给各位准备了度假村的客房,各位要方便的话,可以回到客房中,也可以稍作休息!”江书茵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其实这次也不是连夫人的错,谁也没想到会有人霸着洗手间。”刚才那人又说道,率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我带您回客房。”服务生说道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站了出来,其他人也都纷纷的点头同意,随着服务生去了客房。

    客人都散了去,连雅才走上前来:“妈!”闷

    江书茵看看跟上来的裴佑安,便拍拍连雅的手:“没事,我来处理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裴峻和……”连雅脸色苍白的问。

    江书茵的脸也好不到哪去,里面的声音都能传出来,秦楚那一声声的求饶声虽然听得并不真切,可是裴峻偶尔还会出声哄哄她,一声声的“楚楚”那么叫着,任谁都知道里面是谁了!

    裴峻和秦楚,在她连家小公主的生日宴上,公然的打了连家的脸,这口气,是无论如何也眼不下去的!

    江书茵阴沉着脸,点了点头:“这事儿妈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连雅咬着唇,感觉受到了巨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想着借此机会和裴峻成就好事的,谁承想却偏偏便宜了秦楚!

    到头来,反倒是给他人做了嫁衣!

    这让她如何能好受了,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去!

    一旁的裴佑安虽然不清楚事情的始末,可也知道里面正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里面裴峻的诱.哄声,一拳一拳的全砸到了他的身上,让他疼得都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秦楚的声音并不大,而且还在极力的隐忍着,就怕外面的人听到,可还是有时候会忍不住的流溢出来,那求饶的娇.吟声对于裴佑安来说,简直就是利剑穿心!

    “裴峻!你开开门!裴峻!”江书茵在门外叫道,“今晚可是小雅的生日,难道你非要让小雅这么难过吗?你到底把小雅放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江书茵给连雅使了个眼色,连雅立刻会意,也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“裴大哥!”连雅出声的时候,已经带上了哭腔,就连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“裴大哥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!我知道你和秦楚的事情,你谁也不瞒着。这件事让那么多人都在背地里笑话我,我都忍了,因为我知道,要成为你的妻子,就得学会忍。”连雅哭着说,“可是裴大哥,今晚是我的生日啊!我不求你对我有多么好,可也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就和秦楚在里面做这种事情,这么当众的打我的脸,让我沦为众人的笑柄。”

    “裴大哥,我求求你,开开门吧!求求你!我爱你,一直那么爱你,所以才坚持到了今天,可是你能不能别再这么践踏我对你的心意了!我也是人啊!我的心也是肉长的,我也会受伤的!我爱你,就做不到看着你和别的女人欢.爱而无动于衷,更何况你们还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!”如果说一开始,连雅的哭只是做戏,那么现在,她就是真的动了真情了。

    在门那边的裴峻,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连雅动.情的话一般,又或者,压根就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,全心全意的在秦楚身上冲刺着。

    裴峻现在被下了药,脸还染着不自然的红,秦楚也不想让他受伤,就算再累,也依然配合着他。

    可是外面就站着连雅和江书茵,她和裴峻现在做的事情,外面的人都一清二楚,秦楚一想到他们的声音都被听了去,便觉得简直没脸见人了,拼命地咬着唇,忍着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哼嗯……裴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秦楚死咬着唇,可还是止不住从鼻子中发出闷哼。

    她累得身子都发颤了,肌肉酸痛僵硬的一直抖个不停,感觉皮肤上有无数个小豆子在跳动。

    看她眼角还泛着泪光,拼命的隐忍着不叫出声来,明明累得不行,这一次却一声都没有吭,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么耍赖,裴峻心里就泛起了心疼。

    这丫头分明就是在为了他忍着啊!

    “楚楚,再坚持一会儿,马上就好了!”裴峻说道,声音紧绷着,说明他也在隐忍。

    正因为身.下是秦楚,他不想伤了她,否则早就像脱缰的野马,比现在还要狂猛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没……没关系……啊……哈啊……”秦楚说话时的腔调都变了,声音都在颤着。

    可是门口,江书茵和连雅的声音还在不断地传来。

    “裴峻!那么多客人都在看着呢!你真要我们连家的脸都丢尽了吗?”江书茵怒道,声音都因为气极而颤抖。

    江书茵干脆用力的拍起了门:“裴峻!这件事我们连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!你马上出来!我连家是比不上裴家,可是连家的尊严,也不容你就这么践踏!”

    “裴大哥!你快出来吧!求求你,出来吧!裴大哥啊!”连雅也在门外哭求着,“我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裴峻阴沉着脸,她们还有脸说!

    秦楚听了门外江书茵的话,身子突然打了一个激灵,感觉刺骨的凉。

    她双手用力的勾住裴峻的脖子:“裴峻……”

    裴峻将她整个人抱起,护在怀里,有力的双臂圈着她,一手托着她的臀.瓣,一手环着她的背,最后用力一顶。

    那股暖流要窜遍她的全身似的,那花.核不住的收缩,再收缩,要将他的白.灼尽数都留在自己的体内,身.下因为那突如其来的高.潮而痉.挛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最后那极致的颤栗愉悦,让她终是忍不住的放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裴峻终于从她体内撤出去,秦楚登时就像是断了电的娃娃,无力的靠在裴峻的怀里,累的只想睡觉。

    裴峻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,盖在她的身上,她的小礼服除了有些皱之外,依然完好的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小礼服到底是有点露,

    |||

    至少裴峻看着有点露,早就想要把她给盖住了。

    裴峻扫了一眼地上的隐形BRA和底.裤,将它们捡起来塞进了西装的口袋。

    这些虽然肯定是不能再用了,可他也不想秦楚贴身的东西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把脸贴着我,别抬头。”裴峻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楚实在是没力气了,就是让她抬头她也懒得抬,便小猫一样的嘤咛了一声。

    外面都还有人,这时候不用裴峻说,她也宁愿做一只鸵鸟。

    把脸埋在裴峻的胸口,身子被他的西装给严实的盖住,只露出双腿膝盖以下的部分。

    门外,江书茵和连雅仍然在连番上阵,这时,突然多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裴峻!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们两个长辈!赶紧给我出来!”连启泰严厉的声音响起,他比任何人都要在乎连家的面子,听说这件事后,立刻扔下工作就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裴峻冷冷的撇了撇唇,这才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拍了许久的门终于打开,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他,还有他怀里的秦楚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别人,对于他怀中女人的身份,连家再清楚不过,就算是秦楚遮着脸也没用。

    这时候秦楚紧张的,更是把一张小脸紧紧地埋在裴峻的怀里,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江书茵和连雅都愣住了,明明已经到了嘴边儿的话,竟然给忘了,脑袋一片空白,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便体现出了连启泰作为一家之主的气势来了。

    连启泰上前一步,将江书茵和连雅护在身后,和裴峻对峙着。

    “裴峻!今天这事,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个交代!当着我们连家人的面,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,你竟然还带着不三不四的女人在洗手间鬼混!你眼里还有没有你爷爷定下的亲事,有没有我们连家?年纪轻轻的,别无法无天了!”连启泰怒的,都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裴峻一点都无惧于连启泰的气势,连启泰多年的积累,在裴峻面前,竟然一点优势都不显现!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连启泰心中都暗暗地惊讶,没想到裴峻一个年轻人,却有着丝毫不亚于他的气魄!

    裴峻冷冷的撇唇,那双本该多情的桃花眼,在此刻却无情的让人发寒。

    那双眼冷冷的扫了一眼在连启泰身后的江书茵和连雅,冷声说:“有句话叫自作孽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们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说着,裴峻就抱着秦楚往前走,经过裴佑安时,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无视于那张如死灰般得脸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裴峻!你给我站住!今天这事儿,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个交代!你平时那些事情,毕竟没有真的被我们撞见,我们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也就罢了!可是今天,你就在我连家的眼皮子底下玩女人,这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轻易地过去!”连启泰在身后怒道。

    裴峻身子一顿,头也不回的说:“交代?明天我自会到府上讨要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他冷嗤一声:“至于今天,我看还是免了吧!连家既然这么在乎面子,今天这么多宾客在,恐怕不适合吧!”

    连启泰正要发作,却因为裴峻这句话,生生的止住了动作,眼睁睁的看着裴峻抱着秦楚离开。

    连启泰心里憋气的,一口火堵在胸口,却又发作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?

    别说跟他同辈的人,都不敢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,更遑论一个都可以做他儿子的小辈儿了!

    可偏偏,现在确实不是追究的时候!

    虽然客人都被送到了房间里去,可是人多嘴杂,总免不了有人偷偷地出来看热闹!

   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裴峻离开,连启泰心里那个气啊!就好像哑巴吃黄连一般的难受!

    “妈!你看到了!你看到了!他在被下了药的情况下,也宁愿去找秦楚,也不找我!我才是他的未婚妻啊!我才是啊!”连雅哭的歇斯底里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连雅!闭嘴!有些话不能说!什么下药!谁给他下药了?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情!”江书茵立即变了脸色,“连雅,我告诉你,这件事你不知道,你一点儿也不知道,什么下药,下的什么药?我们全家人谁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隔墙有耳,连雅刚才的话说出去,难免就要被有心人利用了!

    裴峻心知肚明,是一回事,可她们死不承认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尽管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可是表面上依然得做的漂漂亮亮的!

    江书茵左右看看,才说:“走!先回家再说!”

    等上了连启泰的专车,江书茵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司机是连启泰的心腹,这车里面的,就都是自己人了,江书茵也不怕有人泄露,才说:“小雅,你刚才太冲动了,那种话怎么能就这么脱口而出?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刚才也是气坏了。”连雅吸吸鼻子,委屈的说,“可是妈,裴峻他确实是太过分了,在这种时候,那么多人都看着呢!他怎么就能去找秦楚也不找我!”

    “哎!原本商量着给他下了药,就是因为在这种场合下,就算是秦楚在,他也要避讳,不能去找秦楚,或者是别的任何一个女人,唯一的办法只有找你,所以我才决定冒这个险的,却没想到,他的行动完全就不在我们的计划之内!”江书茵疲惫的揉按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为了连雅的事情,她这几天可没睡过几个好觉,一直在想着该怎么套牢了裴峻,可没想到还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人,怎么就这么难以掌握!

    连雅抽抽搭搭的说:“妈,裴峻临走的那番话,明显就是明天要找咱们来兴师问罪。药都下了,药效也出来了,他来找咱们,我该怎么解释?原本想着下了药,等生米煮成熟饭,他占了便宜也就不好说什么了,可是现在,变了!全变了啊!怎么办啊!妈,他会不会……会不会一气之下就悔婚?不能!绝对不能让他悔婚啊妈!到时候,我成了一个裴峻不要的女人,我可怎么见人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先别急!”江书茵说道,“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在发现他和秦楚在洗手间里的时候,我就让人去发动宾客了,想要把他逼出来,可没想到,到底还是拦不住他!”江书茵说道,“这事儿,咱们绝对不能往自己身上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&nbsp

    |||

    ;裴峻抱着秦楚,始终让她窝在自己的怀里,全程一句话不说,眉头紧皱着,就连身体都愈发的紧绷。

    秦楚虽然累,可还没到要昏睡的程度,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,自己也不由得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后,裴峻便把她抱到了床.上,自己却进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听着“哗哗”的水声,里面时不时的还响起裴峻的粗.喘,混合着水声,隐隐约约的,并不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秦楚慢慢的撑起身子,坐了起来,听着他的声音似乎还有些痛苦,变为难的咬住唇。

    浴室里裴峻的声音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痛苦,好像憋得难受似的。

    秦楚终于忍不住走到浴室门口,隔着门问:“裴峻,你……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没……没事……”裴峻说道,可那声音明显是在极力的隐忍。

    “裴峻,你到底怎么了?”裴峻的声音愈发的痛苦,秦楚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今儿是星星的生日,祝星星生日快乐~

    另,明天早晨7:45的飞机去北京参加红袖的周年庆,早晨五点就要出发去机场了,20号晚上9:45的飞机,要12点才能到家,所以18-20号三天,没办法正常更新,为了那三天里不断更,我一直在存稿,可是只存出了9000字,默(新文和旧文都要存,所以有些伤不起,请亲们理解,哭)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18-20号每天用预发更3000,21号恢复正常更新,期间的预发我会设在早晨4点的时候更,但是预发一向不准,很可能时间大量延后(有时候抽风甚至会发不出来,阿门),总之,如无意外亲们还是能够正常看到的,这三天的少更,还请亲们见谅(星星眼中)。

    下章必看~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