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59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双色球135开奖正版白姐四不像图13O555。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可一开门,外面却站着一个陌生的老人家,老人家身后站了两个保镖似的人物。

    秦楚一怔,便问道:“老伯,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家笑笑,看上去也没有恶意:“我是裴峻爷爷家的管家,他们都叫我六叔。”累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好!”秦楚立马叫道,看着眼前的老人,却不会傻得相信这个老人家就只是管家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不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六叔和蔼的笑笑,眼睛笑看着秦楚的身后。

    秦楚这才发现,让人站在门口,实在是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“对、对不起,请进!”秦楚忙让开位置,让六叔进来。

    六叔回头,对身后的两个保镖说:“你们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保镖恭敬地点头,转过身去面朝着院子,就像是两尊门神。

    六叔走进屋子,四下的打量了一下,喃喃地说:“没想到那小子在这里还有一个窝呢!人都说狡兔三窟,这只小狐狸,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窟。”

    秦楚紧张的看着他:“六叔,您喝茶吗?”

    六叔笑笑,坐到沙发上,手在空中上下的比划了比划:“不忙,秦楚,你也坐吧!不用那么紧张。”闷

    秦楚在六叔的对面坐下,不安的看着他,这个老人,是看准了尹若君不在才来的吧!

    “呵呵!没想到裴峻跟老首长玩起了文字游戏。”六叔呵呵的笑道。

    虽然从头到尾,六叔都是笑脸盈盈的,就像是一个和蔼的老人,可秦楚却不会相信他真像表面上那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这老人总给她一种开了锋,却又敛尽锋芒的长刀的感觉,表面看已经散尽戾气化为腐朽,可你招惹了他,一样会寒芒尽显,杀人于无影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秦楚问道,明知得到的答案肯定是不好的,可她就是想要弄清楚。

    最近裴峻真的很怪,很少露面,而且一露面都是一脸的疲惫。

    “呵呵!秦楚,我能找到这里来,你就该知道,你的事情不可能瞒的过裴峻的爷爷。”六叔笑道,“你俩的事情闹得这么大,再加上连家一系列的行动,老爷子也不能就这么继续放任你和裴峻在一起。不然,你觉得裴峻为什么会突然把你带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秦楚心中一动,缓缓的开口:“六叔,您……能全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今天来,就是想都告诉你的。”六叔笑道,“老爷子给了裴峻三天的时间把你送走,从此你们俩再也没有任何关系,可是裴峻却拖了六天,老爷子本来正打算让我找上你的,却突然传来裴峻真的把你送走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爷子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,果然,裴峻是把你送走了,只不过是把你送到这里藏了起来,却没有真正的断了关系。”六叔说道,“你也知道,连雅是老爷子指定的孙媳妇,因为连雅的爷爷曾经是老爷子的战友,那时候可是救过老爷子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欠连雅爷爷的一条命,便要还给他孙女一个幸福。就算连雅做的再过分,只要不超了老爷子的底线,老爷子都不会去管她。”六叔说道,“也正因为这样,老爷子更不会允许有别的女人横插.在裴峻与连雅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按照老爷子的脾气,恐怕为了永绝后患,是会和连家做出同样的选择,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。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,脸色也变了,戒备的看着六叔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真的要对你不利,我就不会坐下来跟你说这么多了,你的这条命早就不在了。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您跟我说这些……”秦楚一眨不眨的看着六叔。

    “裴峻那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可以说对他的感情,比老爷子对他还要深,因为裴家不止他一个孙子,对于老爷子来说,都是差不多的,唯一的差别就是裴峻多了个家主继承人的头衔。”刘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一样,当初还在做老爷子警卫员的时候,老爷子不能常和裴峻的父亲在一起,所以大部分时间,都是我陪着立远。等到立远长大了,结婚生子,裴峻又是裴家的长孙,我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最长。佑安我虽然也看过,可他生的晚,等他出生的时候,时代都变了,他大部分还是在自己家长大。所以这么多孩子,我对裴峻是最亲的,也最不愿意看到他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六叔……”秦楚这时候,语气也变了,如果原来只是对一个充满气势的老人的敬畏,那么现在,就是敬重了!

    “秦楚,你现在还太弱,处处都要受到裴峻的保护,处处成为他的掣肘,你有没有想过,要先把自身给变强?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好像这次爆发的事情一样,你的事情被人告到学校去,你却只能被动地去承受,什么都没法为裴峻做。”六叔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裴峻动作快,做的也彻底,所以事情被很好的解决了。可你有没有想过,万一遇到了裴峻也无法控制的事态,你非但帮不了他,还会拖累了他,甚至会让他多年来苦心经营的成果都毁于一旦!”

    “所以老爷子才会不允许你的存在,他不会希望看到精心培养的继承人毁在一个女人的手上。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老爷子对你动手,是早晚的事情。”六叔的目光放在秦楚的小腹上,“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你已经有了裴峻的孩子?”

    秦楚下意识的将手放在小腹上,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她想说他们都有做防护措施,裴峻每次都有带.套的,可是她说不出口,因为她也不敢肯定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那次连雅的生日会,裴峻被下了药,那次的突发状况,裴峻就没有带!

    她也是隔天才想起来,应该吃药预防一下,可毕竟是晚了,她也不敢肯定,会不会就此种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猜你也不能肯定了是吧?”六叔一见秦楚的表情,便知道自己猜对了,“秦楚,万一你真有了裴峻的孩子,到时候别说连家第一个不会放过你,就连老爷子也不会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怕就是不在乎自己的命,也该为孩子想想。”六叔说道,“我知道,你刚失去了母亲,可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,你若真有了孩子,这孩子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一定的……”秦楚摇摇头,“我不一定……就真的怀了孕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也说不好的事情,一半一半的可能,你不能因为这一半的可能,就这么放任不管,到时候如果真出了事,你后悔都来不及。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退一万步说,就算没有孩子,你一直留在裴峻身边,就不怕这次的事情再次上演,拖累了裴峻?下一次,裴峻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,将事情解决的这么彻底了!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能够把一件事做的滴水不漏,更何况裴峻现在正处在上升期,不能犯一点错,家里的老人可都在看着他,那些叔伯辈的,哪个家里没有个儿子,孙子,都等着把裴峻拉下马,然后把自己人给扶正!”

    “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,连雅生日那一次,裴峻的做法已经让家里不满了,这一次又出了你这件事,第三次,恐怕裴家就不会再给他机会了!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|||

    “说了这么多,您是想让我主动离开他吧!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帮裴峻,也是在帮你。”六叔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双手按着自己的小腹,她的例假一直都会往后拖,每次往后拖个三四天也是正常,所以她一直没太在意,可是经过六叔这么一提醒,她心里却没有底了。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我都听明白了,容我……考虑考虑吧!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六叔点点头,没有催她,也没有给她规定一个期限,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尹若君回来的时候,六叔早就走了,看到秦楚坐在沙发上发愣,便问道:“秦楚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楚猛的回神,一看尹若君,便强扯起一抹笑:“我没事,尹姐,我有点不舒服,先回房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尹若君点点头,看着秦楚回房的背影,淡淡的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秦楚回到房间,拿起话筒,握了半天,才终于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你好,找哪位?”电话那头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欢姐,我是秦楚。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楚?你这几天去哪了?佑安找你都找疯了!”裴佑欢一听是秦楚,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欢姐,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。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帮你做什么,说吧!”裴佑欢痛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欢姐,我现在不在裴峻的那间公寓里住了。”秦楚说道,将现在的地址告诉了裴佑欢,“我现在出不去,也不能到处乱走,你能不能帮我带一个东西过来?”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裴佑欢问道。

    秦楚咬着唇,半天都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秦楚?”裴佑欢在电话那头叫了声。

    “欢姐,你能不能……帮我带验孕棒来?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秦楚,你……”裴佑欢声音猛地拔高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欢姐,现在还不能确定,你别告诉裴学长,我怕他……”秦楚没说完,可是裴佑欢知道,这件事要是让裴佑安知道了,他肯定是要吵着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给你带过去。”裴佑欢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便跟裴佑欢约定好了,等尹若君出门的时候,便给她打电话,她悄悄地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T市,“王朝”的VIP房间内,裴峻和冷少辰身后各站着康皓与阿泰,两人一样的沉稳内敛,除了长得不一样,气质比亲兄弟还像。

    裴峻看着眼前一脸邪气的男人,那双琥珀色的眼在灯光之下闪烁着,让人看着更加的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冷少辰会这么痛快的就跟他合作,他以为面前这男人不管怎么说都会狮子大开口,趁机狠宰他一顿。

    裴峻没把这问题藏着,而是大大方方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冷少辰笑笑,无所谓地说:“据我所知你在裴家也不是如鱼得水的,和我倒是有那么点像。我最讨厌做什么事都得跟别人交代,那群老东西动不动就指手画脚,像毒蛇一样的时刻盯着你,做的一不好,就扑上去狠狠地咬一口,把你要到半残了,再扶植自己的人上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借此摆脱那些人,我倒是很愿意帮忙。”冷少辰笑道,眼中闪过看好戏的光,“我很期待看那些人后悔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裴峻眼中笑意闪过,举起酒杯:“那么合作愉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。”冷少辰笑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,裴家,裴老爷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六叔,他这才发现,眼前口中的“六子”也老了。

    六叔十四岁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做警卫员了,随着他一路从团长,旅长往上升,始终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六叔就算年纪再大,在他眼里,也依旧是个小子。

    “六子,这次你逾越了。”裴老爷子看着六叔,沉声道。

    六叔一句话都没说,像当年一样,站在他面前,准备接受他的训斥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样,裴老爷子无奈的叹气:“六子,我知道家里这么多孩子,你对裴峻的感情最深,想要帮他。”

    “首长,你真的觉得连雅适合裴峻?”六叔突然开口。“连家日趋没落暂且不说,只要后人争气就行,可是连雅那姑娘心胸狭窄,没有容人之量,而且满腹的诡计,没有一样是用在了正途上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,连胜武是救了您一命,可是您不能拿裴峻的幸福来偿还!”六叔说道,“就算您说,以裴峻的身份,婚事已经由不得他做主,不能要秦楚这么个普通的女人,可是却也不能要了连雅啊!难道您真的觉得,连雅能对裴峻有帮助?”

    六叔冷冷一笑:“依我看,连雅甚至还比不上秦楚。秦楚现在是弱,帮不上裴峻,可至少她不会自以为聪明的打一些小算盘,反而给裴峻拖了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这次的事情,连雅只想要把秦楚毁了,为了自己自私的目的,甚至把裴峻也牵连了进来,丝毫不在意裴峻的前途与声誉。她看似聪明实则鲁莽的举动,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!首长,您再这么纵容连家,让他们有恃无恐,恐怕连家就要捅破天了!”六叔说道,他说的直接,可是每句话,都是以为着裴峻好为出发点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个秦楚……”裴老爷子皱起眉来,“她现在还不行,差的太远!看看吧,看看这次她会如何选择。如果选择留下,那就是有勇无谋,总指望着裴峻护着她可不行,既然没脑子,那么除掉她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要是真的选择走呢?”六叔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那就更好了,她离开了,裴峻的选择何其多?恐怕等她发展了起来,裴峻也早已忘了她,找到更合适的女人了!”裴老爷子笑道,反正怎么都不亏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拭目以待吧!”六叔笑道。

    裴老爷子看着六叔,笑说:“你似乎对她很有信心啊!”

    六叔抬头望着窗外的天空:“首长,这个女孩子,是能留得住男人的心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|||

    这天下午,尹若君接到裴峻公司那边的电话,便赶去了公司,秦楚马上给裴佑欢打了电话,没过多久,裴佑欢就将验孕棒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楚拿着验孕棒就进了浴室,留下裴佑欢紧张的等在外面,在浴室门口来回的踱步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浴室的门终于被打开,秦楚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矛盾。

    脸蛋微红,显得有些激动,可是却又紧咬着唇,拿着验孕棒的手都还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”秦楚手握着验孕棒,看着裴佑欢,无助的说道。

    或许是在第一次遇到困难时,住的就是裴佑欢的家,一直受她照顾着,秦楚本能的向裴佑欢求助。

    “秦楚,你……”裴佑欢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验孕棒,“你有了?”

    秦楚点点头:“真的……真的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纵使是裴佑欢,也一时之间没了主意,双眼不自觉地看向秦楚的小腹。

    这里面,正孕育着裴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裴佑欢竟然生出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裴佑欢问道。

    秦楚慢慢的走到沙发前坐下,手下意识的抚着小腹。

    这孩子来得太突然,根本就还没有在她的接受范围内,恐怕就是裴峻,也从来没想过要要这么一个孩子吧!

    可是就算她还没有准备好,一个生命,尤其是这个生命还是裴峻赋予的,她就不忍心去结束了他。

    “秦楚,裴峻他……会留下他吗?”裴佑欢忍不住问道,纵使她也知道,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秦楚无神的摇头:“不知道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裴佑欢,苍白的脸表情却是坚定的:“欢姐,我想生下他!”

    “裴峻不同意怎么办?”裴佑欢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同意,那我就走。一个连他降生都不允许的父亲,不要也罢!”秦楚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说道。

    裴佑欢心里一惊,忙说:“秦楚,你先好好考虑考虑,别这么着急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秦楚点点头:“欢姐,这件事别告诉裴学长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会跟他说的。”裴佑欢说道,“现在都已经够乱了,没必要让他再掺和进来。”

    裴佑欢看秦楚也没什么精神,便没再多做逗留,陪了她一会儿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晚上,秦楚躺在床.上,双手始终没有离开小腹,怕里面的宝宝会冷似的,手掌一直覆在上面,掌心的温暖慢慢的围绕在小腹之上,睡梦中,脸上的表情愈发的恬静。

    睡梦间,软软的唇瓣吻上她的眉心,秦楚皱了皱眉,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抬眼,衬着月光,便看到裴峻还存着疲惫的脸。

    “裴峻!”秦楚怔了怔,随即双臂便环上了他的脖子,“你不是去T市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今晚的飞机,刚刚回来。”裴峻笑道,他的衣服上还沾染着外面的凉意。

    秦楚身子轻微的一震,她要求的不多,只要他偶尔表现出的淡淡的温柔与在意,就能让她感动满满。

    就像是现在,刚下了飞机,拖着一身的疲累,却第一个来看她,便能让她知足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双好看的唇上带着淡淡的笑弧,鼻下和下巴还生出了淡淡的青色胡渣,她突然抛却了所有的理智与羞怯,趁着心中的一团火,便冲动的吻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她的吻也是柔柔的,不想裴峻那么激情,只是唇与唇相印,甚至连舌尖都没有露出分毫。

    裴峻还没来得及享受呢,那双香甜的唇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换衣服,我去给你放洗澡水,放松一下再睡。”秦楚说道,便要起身下.床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身子才刚刚一动,就被裴峻给抱住:“难得你这么热情,不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……唔……”刚刚开口,就又被男人吻住,那双刚刚还带着凉意的手现在已经热烫的穿透了她的睡衣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裴峻……嗯……”秦楚双手抵着他的胸口,任他吻着,这么长时间不见,她确实想他了。

    不像以前那么被动,这次她试着主动地环着他的脖子,主动地回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裴峻简直惊喜极了,难得这丫头能够抛下羞怯,主动地回应她,不由得吻得更深,更重。

    最近他这么来回的奔波,除了要摆脱裴家的束缚,又何尝不是为了这丫头呢?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他已经默默地为秦楚做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秦楚的小舌怯怯的探出双唇,学着他的动作,探入他的口中,和他纠缠着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有淡淡的咖啡香,在她的小舌刚刚侵入的时候,他明显的愣住,随即惊喜的缠绕住她,双手将她搂的更紧。

    怀中抱着她娇软的身子,裴峻突然觉得,他奔波的这么累,却一切都值了!

    “楚楚……”他欣喜的轻叹,一手在她的后背来回的游移,一手移到她的胸前,覆在她的绵.软之上。

    她没穿内衣,藏在睡衣之下,明显看着那么单薄,可是大手覆在绵软之上时,却饱满的侵占了他的整个掌心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秦楚敏.感的轻叹,身子随着他的动作而不自觉的颤动,在他的掌心下,愈发的脆弱。

    他的唇轻啜着她的双唇,啜到她的唇角,慢慢的吻到她的耳边,含住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下章必看~~

    我累得都吐舌头了,神呐~~~亲们赏点鲜花什么的给~~新文~~吧,咱这么努力卖力,哦呵呵呵,在新文那边赏点吧~~~我滚了~~~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