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60[VIP]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凤凰3d心水高手论坛红五3d西赵口晚报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他的唇轻啜着她的双唇,啜到她的唇角,慢慢的吻到她的耳边,含住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秦楚猛的抖了一下,身子就像是窜了电,颤的厉害。

    裴峻垂眼,就看到她早已红透的耳垂,还散发着热意,在他的眼前,晶莹剔透。累

    他舌尖来回的弹弄,秦楚就颤的好像树叶那么脆弱。

    “楚楚……”裴峻叹道,闻着她的馨香,都能将他一路的疲惫给消散了。

    秦楚环着他的脖子,突然侧过头,找到他的唇,主动地就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可把裴峻给激动坏了,秦楚什么时候这么主动过啊!

    明明都跟他不知道欢.爱过多少次了,可是这丫头遇到这档子事,还是偏保守的,只有在最后被他弄得没了思考能力的时候,才会完全地将自己给释放出来,更别说主动地去吻他了!

    这下子,裴峻都有些受宠若惊了!

    他索性不动,任秦楚吻着,可是到后来才发现,他调.教了这么久,竟然连个吻都没有教会她!

    她的唇就一直呆在他的唇上轻轻地蠕动,虽说是香软无比的,可是那就像是隔靴搔痒,一点都不过瘾啊!闷

    就在他快要没有耐心的时候,秦楚终于把舌头给伸了出来,可也没有探入他的口中,还那么慢慢悠悠的舔着他的唇,就像是在给他擦唇膏似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,那可是她软软的小舌头啊!在他的唇上慢慢的舔.舐着,刺激着他,真想就这么张开嘴,直接含进去!

    这么想着,裴峻也不跟她客气了,真要等这丫头把舌探进去,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!

    嘴巴一张,舌便伸了出来,勾住她的舌,与她勾缠着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秦楚闷哼一声,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与他纠缠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小小的进步,可是她能尝试主动,已经让他高兴坏了,大手再也控制不住,将她的身子给剥的溜光。

    秦楚还迷迷糊糊着,不知道怎么回事呢,身上就已经光溜溜的。

    再看看裴峻,他身上穿的可严实着呢!

    因为现在晚上寒气也重了,裴峻在短袖的T恤外面又套了一件休闲外套,秦楚身上不着寸缕,贴在他的衣服上,立刻就感觉到了他衣服上的凉意。

    秦楚这下可不乐意了,被裴峻吻着,小手也没闲着,他的外套没系扣,开着襟,秦楚就揪着他外套的前襟往下拽,一直拽落了他的肩膀,变成了香肩半露的摸样,又把小手探进他的衣摆往上撩。

    这丫头今晚太主动了,主动地裴峻觉得有点不太对头,可是这想法只是一闪而逝,紧接着就被她那双软软的小手给驱走了。

    秦楚一双小手探进他的衣摆,在他麦色的肌肤上游移着,那掌心又暖又软,摸在他身上,别提有多舒服了!

    可是秦楚忙活了半天,忙的自己出了一身的汗,也没把他的衣服给扒了,心理上极度的不平衡,撅着嘴就不让他亲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你的衣服脱了!只有我光溜溜的,不公平!”她撅着小嘴,粉粉的唇瓣都嘟成了一小团,像颗小樱桃似的。

    随着她扭腰耍赖,胸前的丰.盈也跟着微微的颤动,那画面都迷乱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今晚的秦楚,太不一样了!

    她不遮遮掩掩的,极尽的释放着自己的情绪,甚至还想要主动地脱他的衣服!

    裴峻又惊又喜,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衣服给除的一干二净,把秦楚搂在怀里,她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他,把她的两团绵软都挤成了两个球,压在他的身上,上面两颗已经硬实了的红莓顶着他的胸膛,随着她的动作摩挲着他,痒痒麻麻的。

    秦楚的小手推推他,撅着嘴说:“躺下,你躺下,这么高,我吻你还要仰着头,太累了!”

    这么点小性子十分的可爱,裴峻也乐得配合她,没想到大半夜的赶回来,却能拥有这样的惊喜!

    便老老实实的平躺了下来,紧接着,秦楚便压到了他的身上,把他的身子当床那么趴着,迟迟的笑着,露出一排小白牙来,又可爱又妖气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没有吻到他的唇,反而是先学着他,含住了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她的舌似乎都要比他的软,耳垂被她含在那张温暖的小嘴里,让裴峻受不住的猛的一个激灵,倒抽一口气,抽气声都那么大。

    秦楚甚至都能听到裴峻吞咽口水的声音,随着喉咙滑动,“咕噜”一声,声音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她松开他的耳垂,低头看着他还在不断滑动的喉咙,身子往下挪动了一下,直视着他的喉结。

    男人的喉结,好大!

    就像是里边含了一块糖块,她低下头,便把他喉结突起的部分给含进了嘴里,还不断地吸着,舌尖轻轻地在里面搔着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裴峻痒的忍不住闷哼一声,还是忍着没有肆意的笑出来,生怕破坏了形象。

    幸亏秦楚很快就对他的喉结不感兴趣了,沿着他的喉结吻到了锁骨,又慢慢地向下,一路游移着,她的身子也跟着慢慢地弓起,屁股敲得高高的,让裴峻即便是躺着,都能看到她的臀.瓣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滑上她光滑的背,沿着她背部凹处的漂亮线条,一点点的向着她的小屁.股进攻,到最后,牢牢地握住她的臀.瓣揉捏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秦楚敏.感的呻.吟一声,屁.股下意识的摆了几下,俯着身的动作,让她的两团绵软就像是倒挂的水滴,随着她摆动的动作晃荡着。

    那乳白软.肉上的小红尖轻轻地刷过他的胸膛,让他的胸口猛的一缩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紧绷的胸膛,似乎来了兴趣,很好玩似的,食指在他胸膛上戳了一下,硬邦邦的,又弹了一下胸膛上的那颗小红豆,也硬硬的,像石子。

    “楚楚……”裴峻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玩了起来,便说,“含住它,就像我吃你一样的吃它。”

    秦楚红着脸,可他的命令就像是带着蛊惑一样,低下头,张开唇,舌尖轻轻地在他的小红豆上轻.舔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裴峻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呻.吟,让她舔的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“含住它,楚楚,含住它!”裴峻说道,声音都急切了。

    秦楚吞咽了一下,也想尝尝这颗小红豆的味道,好奇为什么每次裴峻吃她的都吃的那么香。

    那双软软的唇立刻含住了他的红豆,学着他吮.吸.舔转,牙齿轻咬着他的红豆,使劲的往嘴里吸,往上抬着,吸出了一个小尖。

    她的舌不断地在他的红

    |||

    豆上绕圈打转,一开始还有皮肤上的咸咸滋味,可是吃得久了,似乎还有些甜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裴峻粗喘着,就连出口的呻.吟都是低低沉沉的,暧.昧之余却也很好听。

    秦楚玩的够了,就松开了口,顺着往下吻,一路的吻让他的肌肤也被她的小舌头给舔的湿漉漉的,留着一圈又一圈的水印。

    秦楚一路吻到他的小腹,黑色的毛发搔的她的鼻子痒痒的,可爱的皱了起来,很是嫌弃的看着他高高挺起的欲.望。

    “好丑!”秦楚最终下了这么个结论。

    虽说不是第一次看,可是每次看都觉得很丑,好像不该长在裴峻身上似的。

    这男人长的这么好看,怎么就能把这玩意给生的这么丑呢?

    这话要是让裴峻听到,准会哭笑不得,异常的冤枉,貌似每个男人都长得差不多,就是尺寸有所差别而已。

    裴峻因为她这句结论,硬生生的给郁闷到了,哑着声音为自己的兄弟喊冤:“可就是它让你舒服的!”

    “唔!”秦楚皱起眉头,依然很嫌弃,手指轻戳了一下,“还是好丑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真能打击我!”裴峻气结,翻身将她压到了身.下。

    原本还指望着她这张小嘴去吃吃,那可是极大地一项享受,可是现在看这丫头的表情,十有**是没可能了。

    为了要给自己的兄弟伸冤,裴峻压着她,直挺挺的冲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……”秦楚惊叫一声,怎么都联想不到,就是长得那么难看的长条,却硬邦邦的,还那么热,在她的体内肆无忌惮的冲刺。

    男人是被她彻底的给刺激到了,他的兄弟是多大的功臣啊,居然被她嫌弃!

    “裴……裴峻……”秦楚给吓到了,这男人发了疯似的,那么卖力,这是跟谁比赛来着?

    裴峻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臀.瓣:“楚楚,你忘了我与你是怎么契合的?你居然嫌弃它丑!”

    裴峻说着,便将她的臀瓣高高的托起:“楚楚,抬头看着!”

    他将她的臀瓣托起,让她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是怎么在她的身子里进出的,她的小嘴儿,正紧紧的包裹着被她嫌弃的分身,柔软的花壁勾勒着他的形状,还能看到不断吞吐出的蜜液均匀的覆盖在那上面,晶亮晶亮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嗯……哈啊……啊……啊嗯……啊……”秦楚被他撞得浑身直颤,小手胡乱挥舞着求饶,“我看到了……看到了啊……啊嗯……啊……哈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丑吗?”男人介意着呢!

    这男人自恋到,你光说他脸蛋长得好看,身材完美不行,就连他的分身,你也得夸他威武雄壮。

    这时候谁还跟他逞强啊,知道适时低头的人才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秦楚忙不迭的摇头:“不丑了……不丑了……漂亮着呢……啊……哈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!”裴峻被她这话给逗笑了,还会举一反三了啊!

    他真是爱极了她这副可爱的小模样,尤其是爱看她被他猛的冲撞时,那副吃惊的表情,小脸红扑扑的,小嘴也微微的张着,一副吓傻了的模样,有趣极了。

    裴峻上了瘾似的,一下又一下的深入,感觉就像是上了开关,看着她吃惊的模样,就像是充足了电,精力格外的旺盛。

    他翻了个身,让秦楚像最开始那样,趴在他的身上,脸蛋懒懒的贴在他的胸口,一下又一下的顶着她。

    秦楚被他撞得都要喘不过气了,小手使劲的抓着他的胸口,像猫儿似的,在上面留下一排爪印。

    等裴峻释放出来,也不知道秦楚挠了他多少下了,懒懒的趴在他的身上,睫毛轻轻地刷着他的胸口,带着略微的瘙痒。

    “裴峻,你喜欢孩子吗?”秦楚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裴峻一怔,眼中闪过一抹光,似乎抓住了些什么,能和她今晚的反常联系到一起的。

    他大手抚着她的发,淡淡的说:“不讨厌,怎么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唔,没什么。”秦楚摇摇头,“裴峻,你说……我有没有可能怀孕?好多次你都没带套的,虽然我都有吃药,可是万一有个意外什么的,现在套和药,也都不是百分之百的保险的啊!”

    裴峻低头看着她,她只露给他一颗黑乎乎的脑袋瓜。

    他大手在她的背上无意识的游移着:“还没有查证的事情,想来做什么?楚楚,还是你怀孕了?”

    这男人多聪明啊,秦楚思前想后,斟酌了好久,组织了好久的语言,才问出口的问题,竟然一下就被他给说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秦楚赶紧摇头:“没有!我就是突然想到了,你刚才可就没带套。”

    这次秦楚的反应奇快,因为她这句话,裴峻的疑惑稍稍的打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下巴垫在他的胸口上,看着他的脸说:“裴峻,我问你,我只是说如果……如果……我怀孕了,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丫头有事瞒着他!甚至还极有可能是跟孩子有关的!

    裴峻立即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他藏住眼中的光芒,高深的说:“真到你怀孕了的时候再说,现在瞎想,做些无谓的假设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怀孕了,他会留住那个孩子吧!

    突然觉得,如果由秦楚为他生孩子,这也不坏。

    他竟然不排斥她,甚至有些期待,她为他生出的孩子,会长什么样?

    像她多些还是像他多些,跟她一样迷糊,还是跟自己一样精明?

    如果生出了孩子,他可得好好地教了,免得孩子像母亲那么迷糊,糊里糊涂的就得被人给拐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裴峻的脑袋已经开始走神,越想越远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就回过神来,琢磨着得加紧行动了,不然真到了那一天,他却没有实力保住自己的孩子,一切都是白搭。

    裴峻忙着想哪极有可能已经存在在她肚子里的宝宝,忙着谋划要怎么保护她们母子,忙着琢磨着得改变一下原有的计划,却忽略了秦楚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重新把脸埋进了他的胸口,掩藏住自己失落的表情。

    到时候再说,也就是说,他对这个孩子没有期待啊!

    |||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自己怀孕了,十有**得让她打掉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楚坐在客厅里,摸摸自己的小腹,她知道自己该离开的,可是始终舍不得。

    就算那个男人不想要她的孩子,可她还是舍不得离开他!

    叹口气,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还看不出形状来的毛衣上。

    她想,自己终归是要离开的,不为她自己,只为了肚子里的宝宝,也总是要离开的。

    她想在自己离开之前,给裴峻留下点东西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总是他在照顾她,她吃他的,用他的,花他的,仔细数来,却真的没有认认真真的为裴峻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她现在提前织好了毛衣,这样冬天他就可以穿了。

    她望了望窗外仍然翠绿的草地,想着到了冬天,她肯定早就不在他身边了,只希望他不会怪她,还能穿上她给他织的毛衣,穿着毛衣的时候,还能想想她。

    她不能想象他将自己完全忘记的可能,不能想象她成为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恐怕到最后连痕迹都不留的结果。

    ------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