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61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柱预测今期马报图纸马会四肖免费资料行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康皓迟疑了一下,说的有些尴尬:“六叔的人,我们就查不着了。之后发生了什么,往哪个方向走了,收费口里目击的那些人,都集体的封了口,一句话也问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裴峻食指和拇指按了按鼻翼两侧的内眼角,吐出一口气:“六叔亲自出马了,不奇怪。再继续去查秦楚的去向,六叔应该不会对秦楚下死手,你去查!不管查多久,不管多小的消息,我都要收到!”累

    “是!”康皓应道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裴峻在房间内来回的踱步,整张脸都紧绷着,双目一直瞪着,一眨都不眨,双眼通红的充了血,活像一尊杀神,可以就不眨眼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他没把秦楚保护好,是他把秦楚给弄丢了!

    秦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T市,秦楚在街上走着。

    六叔把她送到这里,让她想想今后的去向。

    如果不想被裴峻找到,她就得接受六叔的帮助,六叔把她的行踪严密的隐藏了起来,不止裴峻,就连连家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闷

    抬头,看到一家理发店,“潇洒”,这店名不知不觉的就吸引了她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您好!”理发师助理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想……”秦楚看看自己的一头长发,咬咬唇,说,“我想剪发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这边请。”助理引着秦楚来到洗发区。

    洗完了发,助理问:“不知道您有没有指定的理发师?”

    秦楚摇摇头:“随便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助理把她引到位子上,没多久,便来了一个戴着眼镜,斯斯文文的理发师,听口音是南方人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想剪一个什么样的发型?”理发师帮她吹着头发问。

    “给我剪短发吧,看起来利落一点的。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理发师惊讶的看了她一眼,挑起她的长发,遗憾地说:“小姐,你不再考虑考虑吗?你的头发真的很好,而且留长发也特别好看,剪了未免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秦楚摇摇头:“就要短发!”

    看她说的坚决,理发师也只能给她剪。

    随着“咔嚓”一声,一缕发丝就在她眼前飘落,很长很长的一截,就像是要剪短了她的过去一样,带着裴峻的回忆,一起落了地。

    看着在地上躺着的,了无生气的断发,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剪,就好像是要将她和裴峻的关系都剪断了似的,再也回不去从前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秦楚低着头,忍不住哭出了声,肩膀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姐……”理发师愣住了,都已经剪了一半,秦楚却突然哭了出来,他拿着剪刀的手怔怔的停在半空,剪也不是,不剪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继续……不用……不用管我……”秦楚打着嗝,抽抽搭搭的说。

    虽然听她这么说,可理发师剪得时候,还是心里发虚,每剪一剪子,耳边听着秦楚的哭声,他都觉得剪不下手了。

    随着落到地面的头发越来越多,秦楚感觉到脖子凉嗖嗖的,空空的少了习惯的长发的包裹,想着再也没有裴峻的长指把玩着她的发了。

    “裴峻……裴峻……呜呜呜呜……裴峻……”怎么办,这只是在T市,还没有走远,她就已经想他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裴少,查出秦楚在T市出现了!”康皓一查到秦楚的行踪,马上跑来跟裴峻报告。

    “T市!”裴峻蹭的站起来,“走!”

    裴峻匆匆的出了公司,上了车便问:“T市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差不多了,正准备最近找个日子,让裴少过去看看。”康皓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了。”裴峻说道。

    T市,机场。

    秦楚排着队等待行李托运,换登机牌时,下意识的想要拢拢头发,却发现脖子后面空荡荡的,手指摸到的只有滑腻的肌肤。

    她一怔,竟忘了自己已经剪短了头发,只是这头发剪得,非但没有让自己显得更干练些,反倒是显得更小了。

    那理发师看着镜子,还很骄傲地说,这短发剪得真好看,把她的瓜子小脸衬得更小了。

    前面刘海微微的弯着,到她耳根稍稍往上的地方,两边的头发能够遮住耳朵,她却习惯将头发抿到耳后。脑后的发鼓出一个圆圆的弧,显得她整个人更俏皮了。

    底下露出大片白嫩的后颈,黑色的发衬着肌肤更加的白,晶莹剔透的白,让人看到她滑腻的肌肤,就更加挪不开眼了。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转而将滑落耳朵的头发重新拨到耳后。

    六叔给她找了日本的短期大学去读金融,本来她是可以作为B大的交换生过去的,可是一旦申请,必定会引起裴峻的注意,所以便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幸亏她现在只是办理了休学,所以对于去日本上学,影响并不太大。

    换了登机牌,便去找登机口。

    此时,裴峻来到机场大厅,白天正是机场人流量最多的时候,他带着大墨镜,将大半个脸都遮住了,行李由康皓拖着,他走在前面,在人群中,也依然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这副架势,比明星还要有气场,让经过的人都不禁多看了他两眼。

    “啊!”秦楚倒抽一口气,一双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怎么都不敢相信,她竟然还能在这里遇到裴峻!

    尽管他留给她的就只有背影,可那背影宽厚结实,让她真想放弃一切,什么都不顾的,就冲上去,抱住他,说裴峻你保护我吧!我不走了!

    &nbsp

    |||

    ;她在人群中,看着他的背影,离她越来越远,远的她再也抓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她那么爱,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慢慢的远离她!

    真不知道这次的相遇,是老天给她的眷顾还是惩罚,替他惩罚她的不辞而别,所以才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出现,却不能上前,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她开始想念他的味道了,想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清清洌洌的香气,包裹着她,想念他略显得粗糙的手指,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画着。

    “裴峻……”她捂着嘴,生怕自己忍不住,就这么尖叫出来,从此以后再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似有所感似的,裴峻突然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,看向她的方向,可看到的只有匆忙的人群,和一瞥而逝的背影。

    裴峻皱着眉,没有看到熟悉的长发飘动,只看到一个假小子似的背影,却与他的楚楚那么像!

    可是在仔细寻找时,就连那相像的背影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秦楚躲在柱子后面,倚着柱子,捂着嘴无声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使劲的握着拳,不停地掐自己的大腿,难受的胸口憋得都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裴峻,你等我,等等我,好不好?

    裴峻……

    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,

    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。

    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,

    偶尔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,

    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。

    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锋利,

    难的来看我却又离开我,

    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,

    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。

    谁都看出我在等你,

    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,

    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。

    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,

    谁都知道我在想你。

    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,

    难道早就预言了要分离。

    裴峻怔怔的站着,看着那根柱子,总觉得有什么让他移不开脚步。

    “裴少。”康皓疑惑的叫了声。

    裴峻猛的回过神来,甩甩头,沉声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个月后,T市出现了一个据说背景十分雄厚的夜店——“情惑”!

    老板从未露过面,可是谁也不敢招惹“情惑”,一开始的时候,有同行去试过水,不管用什么方法,全都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告到了警局,说他们进行非法交易,可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,人家一点事都没有,反倒是那些告密的,一个个都完蛋了。

    五个月的时间,裴峻几乎将T市整个的翻了个遍,却依然没有秦楚的踪影。

    纵使他再强大,再厉害,却仍然有个极限,毕竟,人力是有限的,他不可能将整个中国都翻遍了,不可能将世界每个角落都掀开看看,秦楚是不是藏在某一处。

    也同样是五个月后,裴峻开始长期驻扎在T市,他相信,秦楚曾经在这里出现,总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他开始在T市办公,处理一切事物,然后定期返回到B市,但是大部分的时间,还是在T市。

    也依然是五个月后,秦楚挺着大肚子,在日本租住的小公寓里,为了节省花销,她连空调也不舍得开,吹着风扇,跟肚子里的宝宝聊天。

    “阳阳,你爹地去了T市呢!阳阳,你看,这就是你爹地啊!”秦楚举着杂志上的照片,杂志上的男人站在演讲台上,带着能够控制一切的霸气,目光透着照片,投注到她身上,两人仿佛隔绝了空间,真正的交汇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阳阳,爹地帅吧!你以后也会像爹地那么帅的!你知道吗?爹地可能干了,他是最能干的,没有人能比得上他!”秦楚噙着笑,她就这么每天,每天,收集着裴峻的消息,然后都告诉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阳阳,到时见了,跟妈咪去教俊介哥哥吧!”秦楚慢慢的起身,为了给肚子里的宝宝最好的营养,最好的成长,即使是怀孕,她也接了一份家教的工作,教那个还在上小学三年级的男孩英文和中文。

    出了公寓,就看到沈浩坐在白色的丰田车中:“秦楚,走吧!”

    秦楚朝他笑笑,点点头,便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,谢谢你给我找的这份家教的工作。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。”沈浩笑道,“反正你教孩子我也放心,山吹先生和太太对你都赞不绝口,身为介绍人,我都觉得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秦楚笑笑,抚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:“或许是因为有了阳阳的关系,看着小孩格外的喜欢,耐心也更大了,总想要将最好的都交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沈浩看了看秦楚的肚子,他是秦楚所读的那所大学的教授,认识秦楚的时候,她已经怀孕三个月,肚子也稍稍的凸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他才渐渐的知道,秦楚是只身来到的日本,没有人在身边陪着,也从来不提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开始心疼这个女人,在陌生的国家,陌生的土地,一切都要从头摸索,还要带着有身孕的身体打工,却又总是带着笑,对这一切没有任何的抱怨。

    对于腹中的孩子,似乎没有一点的怨恨,还很期待他的到来,没有觉得他拖累了她。

    她才多大啊,二十岁的年纪,那么年轻,却过早的承受着一切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课程就快要读完了,你有什么打算?”沈浩说道。

    秦楚轻抚着肚子:“生下了阳阳,读完课程,我想回国。”

    |||

    “回国?!”沈浩一怔,突然想起她常常对着杂志发呆,便问,“那里……有人在等你吗?”

    秦楚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,可是我想回去看看。毕竟那里才是我的家,才是我该呆的地方,我也想让孩子从小在自己的国家长大。”

    日本,她并无归属感。

    沈浩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年后,T市,“情惑”。

    裴峻把玩着桌上的酒杯,透过里面琥珀色的液体,他还能看到对面自己手指上的指纹。

    “当初是她自己选择离开的,那就不用找了。”裴峻说道,可是脸色却僵硬的可怕,手指不自觉地用力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酒杯竟然就这么被他捏碎了,里面的液体四溅,玻璃扎破了他的手,也浑然未觉似的。

    康皓皱皱眉:“听佑欢小姐说,当初秦楚是怀了孕的。”

    裴峻眸中光芒一闪,却又被冰冷取代:“不管她是把孩子打掉也好,留下也好,都不关我的事了!她自己选择要走,那就是要跟我一刀两断了!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他曾经就警告过秦楚,如果她再走,就别再指望他找她了!

    可他依旧像无头苍蝇似的找了她两年,到最后却得知,她是自愿要走的,没有人逼迫!

    一种被背叛的痛,蚀骨的疼痛侵蚀着他,浑身上下,每一根骨头都在疼!

    同样的时间,T市,机场。

    秦楚依然是俏丽的短发,年轻的让人看不出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,身上还带着年轻的学生气质。

    她怀里抱着阳阳,小小的娃儿又肉又软,肉肉的小手揪着妈咪的衣领,一双大眼珠贼溜溜的乱转,一直盯着妈咪的胸部不放。

    他,饿了!

    这样一个俏丽的美女,纵使是带着孩子,也无法阻止男人们的兴趣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,明显是一家三口,让原本对她有兴趣的人,也只有扼腕的停住脚步,眼睁睁的看着美女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------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