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豪门爱情小说 » 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 »  【只为卿欢】 069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空彩票最快报码233066绝对四码图纸

小说:小妈咪: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:恍若晨曦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只是小感冒而已,妈咪没事。”秦楚笑道,“快去刷牙洗脸,吃晚饭妈咪送你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阳阳点头,立即去洗手间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阳阳在洗漱的时候,裴峻也跑了过来,一见到秦楚脖子上系着丝巾,便笑了起来,目光那么暧.昧,活像是吃饱喝足,饱餐一顿的老猫。累

    秦楚气的,一拳头就捶上了他的胸口:“你还笑!都是你!”

    “乖楚楚,你把头发留起来吧!我爱看你长发的样子。”裴峻好声好气的哄着她,一点都没有因为她这点小性子生气。

    秦楚眼一横:“那我短发的样子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裴峻看着她这小模样,真想就地这么压倒算了!

    这女人现在练就的怎么就这么媚.惑人,眼神儿一勾,就让他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短发也好看,可我更喜欢你长发披散在我身上的那种像羽毛轻拂的感觉,可舒服了。”裴峻说道,“尤其是你在我身.下颤动,你的长发也跟着颤的样子,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!”秦楚脸涨得通红,气的鼓着一张小脸,“你怎么说的这么黄啊!”

    “哎呀!也不知怎么的,现在一看到你,我就忍不住。”裴峻露着她的腰说道。闷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秦楚刚要说他,就听到阳阳在身后叫,“妈咪——!”

    回头一看,阳阳已经梳洗好了,正等着吃早餐呢!

    结果一看,妈咪竟然被裴峻给搂在怀里,阳阳登时就鼓起了小脸,那模样竟和秦楚似嗔似怨时的样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嘛啊!”阳阳说道,看着裴峻的眼神,活像他能把秦楚给吃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跟你妈咪交流感情。”裴峻厚着脸皮说,脸不红眼不眨的。

    阳阳闻言,立刻挤进了秦楚和裴峻之间:“那你们也带着我一起交流啊!”

    裴峻好笑的看着这小子,想要破坏老子的好事儿,可不是这么容易的呀!

    “好啊!”裴峻痛痛快快的答应,立刻把阳阳给包了起来,夹在他和秦楚的胸膛之间,让他的脚离着地面老高,自己双手用力抱住秦楚,顺便把阳阳给紧紧地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仨一起交流感情啊!”裴峻说道,直接把儿子当成了饼干夹心那么夹着。

    “啊!要掉了!要掉了!”阳阳喊道,下意识的就紧紧地搂住了裴峻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可是背对着秦楚,想要反手搂着秦楚都不可能,完全的中了裴峻的计了。

    被裴峻这么一闹,一直到裴峻送他去上学,在车上,一张小脸都还红扑扑的,时不时的看看裴峻,那小眼神羞怯的,让裴峻立即就想停下车好好地揉揉他的脸。

    裴峻心里不禁感叹,这母子俩,都是勾.人的主儿啊!

    看着阳阳进了学校,裴峻就把秦楚给拽到了副驾驶的位置,非让她陪着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,康皓来了电话:“裴少,快看电视!本市的频道,随便哪个台!”

    鲜少听到康皓这么失态,打开车载电视,果然如康皓所说的,不管是哪个台,都在播同一个节目。

    裴峻盯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记者招待会,双眼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竟然是那个被他打废了的陈队长,竟然又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看到电视里,陈队长拄着拐杖,有椅子不坐,却在那站着慷慨激昂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做我该做的!收到有人在做违法交易,去抓捕罪犯而已,我有什么错!他裴峻,凭什么把我打成这样!我是警察啊!我是人民警察!我在做着属于我职责范围的事情!他裴峻,凭什么对我开枪!他竟然对着警察开枪!”

    陈队长胳膊窝架着拐杖,双手将自己的腿给搬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就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他的腿重重的落在桌上,可陈队长却一生都不吭。

    他掀开裤腿,就看到整个膝盖以下,全都是假肢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年年都是警队的竞赛冠军!射击,短跑,长跑,我都是冠军!各位可以去问问我那些同事,我执行公务尽职尽责,拼了这条命也会完成上级交给我的任务!”陈队长说道,可随即,他又轻嘲,“不过你们问他们,他们恐怕也是不敢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自问无愧于心!每次执行任务,我都是冲在最前面的!如果是因为任务,我伤得再重,哪怕是丢了我这一条命,我都会一声不吭!可是我不甘心啊!为什么我要以这种方式结束我警察的生涯!”陈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时隔了这么多年,现在才说呢?”有记者立即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怕啊!我要保命啊!”陈队长说道,“当初我被伤的就只生下了半口气,可也许是老天也看不过眼,觉得我命不该绝,那些个横行霸道的人就该遭到报应,没让我就这么死了。我在病床上足足躺了四年!四年啊!”

    陈队长说道:“四年的时间,我虽然保住了性命,可是我的腿完了,我的手废了!我又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来适应我的假肢,来适应我作为废人的生活!”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能够想象吗?过去,你什么都能干,可是现在,哪怕是开个瓶盖子,都使不上一点力气!这种无力的感觉,作为废人,什么都做不了,什么都需要别人帮助,走在路上,要接受别人异样目光的感觉,你们能想象得到吗?!”陈队长红着眼,想着自己这些年的生活,就一肚子的怨气。

    他怎能不怨,裴峻将他的一生都毁了!

    “你说我为什么现在才说?就是因为这个!因为这之前,我根本就动不了!我一直在病床.上做一个活死人!”陈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:“我也知道,今天说出来,我恐怕是会有生命危险的,可我也一直相信,这社会上总有公义存在!他裴峻就是再霸道,只手遮天,难道还真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哪怕今天我走不出去这栋大楼,我也认了!我就是豁出去了,我要把他的罪行给公布出来!我不能让我的这些罪白受,却让凶手在外头逍遥法外!”陈队长指着镜头,就如他穿过了镜头,指着裴峻的鼻子一样!

    台下都哗然了,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陈队长要对付的竟是裴峻!

    那可是裴峻啊!

    那是裴家的少主,未来裴家的家主,都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!

    裴家,那就是一块铁板,你踢踢不得,你掀也掀不开!

    在各大家族明争暗斗你死我亡的时候,裴家却一直很团结,就连家主之位,都没有人跟裴峻争!

    就连除了裴峻之外,一致被外界看好的裴佑安,也都公开表示过,自己不如裴峻

    |||

    ,不会跟裴峻争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他们要的是裴家更好更强,而非是个人的家主之位!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家族,整个家族抱成了一团,谁敢惹?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陈队长,他怎么就敢站出来指责裴峻?!

    就算所有人都知道,陈队长这话说的不假,就算他们当初没在场,可也信了陈队长的话,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,站在陈队长这一边,说什么伸张正义!

    他们所能做的,就是提出一个又一个的疑问,而这些疑问,毫无疑问都是倒向在裴峻这一边的!

    裴峻冷笑着关掉了车载电视,他没把陈队长放在眼里,可是秦楚却怕了。

    “裴峻!”秦楚担忧的叫道,转过脸来,一张小脸已经煞白煞白的了。

    裴峻不在意的笑笑:“傻丫头,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担心?他把事情全给抖了出来,还是在电视上,那么多人看着,那么多记者,现在大家都知道了!”秦楚说道。

    裴峻掐掐秦楚的脸蛋:“楚楚,相信你的男人,你男人可没有这么容易,就被这种人给阴了。”

    想阴他的人是不少,可是成功的至今都还没有生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多想了,我跟你保证,我什么事都不会有,嗯?”裴峻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得了裴峻的保证,知道这男人既然保证了,那就一定会没事,可毕竟这是事关裴峻,没到最后的结果,秦楚总是不能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,被裴峻送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裴峻的性子,秦楚这工作,他早就不想让她干了,可是是因为那是冷少辰的地头,他才没太坚持。

    毕竟是在自己兄弟眼皮子底下,他放心。

    正好这段时间是非常时期,他嘴里虽然说得轻巧,可是要解决这件事也是要费不少的劲儿,让冷少辰帮他看着秦楚也好。

    把秦楚送到了“龙腾”楼下,裴峻说道:“楚楚,这些天我得先搬回原来的地方住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!”秦楚嘴上没多问,可是表情上的失望总也掩不住。

    他终归是要回去的,她家里那个小地方,他还是住不惯吧!

    住几天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,他就嫌弃了,腻味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过的实在是太好,也习惯了他早晚都去她家里报道,两个人住的那么近,就像是又重新住在了同一屋檐下似的,让她有了一种幸福的错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错觉终究是要被打散,看清现实的。

    裴峻一看她的表情,就知道这丫头胡思乱想的本领又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瞎想什么呢!”裴峻捏着她的鼻头,直到捏的她都喘不过气来了,张开嘴巴呼吸,他才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闹出来,那些记者肯定会各处的堵我,很快你家那里也不会是秘密。如果我还住在那里,他们一定会发现你和阳阳,然后难为你们的。我不想让你和阳阳卷入这些是非圈中,搅乱了你们的生活。”裴峻宠溺的摸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阵子,我得回去住一段时间,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光明正大了。”裴峻说道,随即目光陡然的转冷,“不过我一定会尽快解决这件事的!我不会让这件事耽搁我太久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楚点点头,“可是你也要小心些,随时跟我说说事情的进展,别让我像没头苍蝇似的,瞎撞瞎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老婆大人!”裴峻笑道,正正规规的给她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秦楚脸涨得通红:“谁是你老婆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慌乱的打开车门,一路的小跑,就跑进了“龙腾”的大楼。

    裴峻一直冲着秦楚的背影笑,可当她的背影消失之后,裴峻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公寓,果然,门口已经堵了一大批记者。

    他刚刚下车,就有记者堵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裴少,对于陈先生召开的记者招待会,在会上提到的事情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裴少,按照他所说的时间,正好跟辰少消失的那段时间吻合,这件事是否跟辰少有关?”

    “裴少!”

    “裴少!”

    一大批的记者,你一言我一语的,几乎都要把裴峻给包起来了。

    裴峻目光冷冷的扫过,一言不发,却逼着这些记者忍不住倒退了一小步。

    裴疯子,能把人家打得一辈子都当个废人,谁敢招惹!

    裴峻就当这些记者不存在似的,旁若无人的往公寓里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看到一辆警车,看到裴峻走过来,从警车上下来了两个警察。

    “裴少,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其中一名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裴峻点点头,面色冷峻,却也十分配合的上了警车,从头到尾就没有一点的心虚,好像早就料到了他们会在这里等着他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记者却都激动了,警察都来抓人了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这说明裴峻也危险了!

    就算他属于裴家人又怎么样?

    说不定这一次,连裴家都保不住他!

    这绝对是猛料!是头条啊!

    可是跌破众人眼镜的,当天下午,裴峻就离开了警察局,还是被局长亲自的给恭送出来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,秦楚在床.上辗转反侧,明明一早就睡下了,可沾了床,她就睡不着了,闭上眼,满脑子都是裴峻被带进警局的新闻。

    想给他打个电话,可又怕他现在心情不好,打扰到了他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!”秦楚长

    |||

    长地叹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愁什么呢?害的我家楚楚这么难受?”裴峻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”秦楚猛地睁开眼,就看到裴峻站在床边,他身后的月光透进窗子,照在他身上,看着那么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进来的!”秦楚坐起身来,她可没给这男人钥匙啊!难不成他还自个儿偷偷地配了一把?

    谁知裴峻指指身后的窗子:“爬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可是五楼啊!”秦楚说道,就因为住的高,所以没有安防盗窗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家这窗户旁边都没有管道,根本就没有适合小偷落脚的地方,他居然就这么爬上来了!

    “你真是!这么高你怎么就爬上来了!多危险啊!你给我打个电话,让我给你开门不行吗?非要学什么蜘蛛侠!”秦楚气的,真想狠狠的揍这男人一顿,万一有个好歹,摔下去了可怎么办!

    裴峻一愣,她这最后一句,还真是神来一笔,怎么就扯到了蜘蛛侠上面去!

    他呵呵笑着,爬上.床,把秦楚搂进怀里:“这大半夜的,我怕你睡着了,不想吵醒你。本来就是想你,想过来看看你。现在晚上啊,怀里没有你我都睡不着觉了!”

    “跟你的安全比,吵醒我算什么啊!”秦楚气道,把他挣开,就下了床。

    裴峻以为她生气了,结果就见到秦楚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样东西,放到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他摊开手一看,竟是一把钥匙!

    ------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