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30名额,柿子挑软的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9期开奖号码四不像图片专业打码平台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作为一个不管事的人,当然是九皇叔和王锦凌说什么,凤轻尘就是什么了,再说九皇叔和王锦凌也没有和凤轻尘商量的意思,他们是告知凤轻尘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九皇叔又和王锦凌商讨了一些细节,凤轻尘乖乖地在一边听,到时候按九皇叔和王锦凌所说的去做就行了。

    开颅术不比别的,云潇也不是普通人,凤轻尘更没有百分百的把握,王锦凌和九皇叔谨慎一些,也是能够理解的,要不是这样,凤轻尘也不会上门找九皇叔求助了。

    事情商定,也到了饭点,凤轻尘留两人用饭,同时把云潇叫了过来,将有大夫观摩一事告诉了云潇,并且说了云家也有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云潇对那些大夫如此关心他的病,倒不惊奇,云家是做药材生意的,在杏林界知晓他病情的人很多,稍微有点儿名气的大夫,都给他看过,一个个束手无策,让他回家等死。

    现在,凤轻尘这个年轻的女大夫说有办法医好他的病,那些大夫要是不关注,那才叫奇怪了。

    云潇完全同意凤轻尘的医疗方案,也同意按九皇叔、王锦凌所说的去办,唯有一点:“轻尘,有大夫来看我不介意,可只允许云家一个大夫进去是不是太少了,我可是带了两个大夫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潇带来的两个大夫,是云家一流的大夫,他们明面上是来照顾云潇,实则也是对凤轻尘的医治手法感兴趣,这伙听说只有一个人能进去看,到时候这两人肯定要吵架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敢把责任推到九皇叔和王锦凌身上,只好解释道:“这也是为了你好,太多人在室内,或多或少会有些影响,我不希望医治时被人打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我没想让你多加人,我只希望你少太医院一个名额,怎么说也是医治我,我云家多一个大夫进去也不为过吧。”柿子挑软地捏,云潇不敢打九皇叔和王锦凌那个名额的主意,只好打太医院的主意了,横竖太医院有两个名额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呀,太医院那么多太医,两个名额对方都会嫌少,云潇还要抢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苦着一张脸,望向九皇叔与王锦凌,两人很默契地别开脸,表示这事他们不插手,反正云潇也没有把主意打到他们的头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奈,只得将麻烦推到太医院去,让云潇和太医院的人协商,反正她就只接受五个大夫进去。

    云潇看凤轻尘态度坚决,只好接受凤轻尘的提议了,可不想云潇还没有去问太医院的人,太医院的人就找上门,再三要求凤轻尘多允许几个人进来,两个名额对太医院来说实在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以人数不宜为多的理由拒绝后,太医院的人便去找云潇,想要说动云潇放弃云家那个名额,让给太医院的在夫,至于九皇叔和王锦凌?

    咳咳,他们还没有胆打九皇叔和王锦凌手中名额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还嫌不够,你还让我们云家放弃,有没有搞错呀,病人是我,你居然不让我们云家的大夫进去看,你们太医院的人想观摩,再找几个病人,让凤轻尘医治就好了。”云潇那叫一个气呀,本想打太医院名额的主意,结果反倒被人打主意了。

    云家好欺负吗?

    太医院的人也苦呀,云潇的提议是好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凤轻尘的诊金太高了,我们哪里出得起。”千两黄金呀,太医们表示他们有心无力呀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的事,与我何干。”云家大公子是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,任何与他交往的人,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,可那是以前,临近手术,云潇紧张担忧,面对太医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,哪里还有平日的风度。

    太医们本以为云潇好说话,结果却碰了钉子,没办法,太医们只好再去找凤轻尘,结果却遍寻不到凤轻尘的影子,好不容易打听到凤轻尘在小木屋,可太医们却进不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正在准备明天医治云公子的事宜,交待属下,任何人不得打扰。”这个任何人包括九皇叔。

    连九皇叔都不让进,这群太医又有什么资格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下怎么办?”上门求名额的太医面面相觑,都不敢回太医院了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九皇叔和王家都参与了这事,我们只能认了。”某太医耷拉下肩膀,无力道。

    另一个太医,伸手比出一个“二”,哭丧着脸道:“才两个名额,白天就因为这事打了一架,我们要是讨不到名额,说不定又得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九皇叔和王家是不是太闲了,这种事也掺和。”太医们咬牙切齿的抱怨,可想到这是在凤府,又不敢太大声,只能小声的嘀咕。

    要没有九皇叔和王锦凌插手,他们就有四个名额,虽说还是少了一点,可总比两个好呀。

    “我们辛苦一场,说服凤轻尘让我们旁观,结果却是为他人做嫁衣,真是不甘心呀。”众太医各种委屈,各种不爽。

    黑着一张脸回到太医院,刚一踏进去,在屋内等消息的太医们就冲了出来,拉着两人急切的问道:“怎么样,怎么样,多争取到了几个名额?我们明天有几个人能进去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跟我争了,说了要是争取到了名额,一定让我去。”一白胡子老头冲了出来,抓着去凤府的几个太医,逼问:“快说,凤轻尘同意加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一……”上门的太医刚张口,就被人打断了:“一个?凤姑娘才同意加一个,那定是轮不到我去了,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老夫的,老夫的。”白胡子老头一脸得瑟,想到明天能看到云家大公子脑疾的医治过程,心中万分期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只加一个呢,那我启不是没有机会了,不行不行,白老头,咱们商量一下,你不是一直想要看我家传的医书嘛,我明天,不今天晚上就让人给你送过去,你把明天旁观的名额让给我。”一青衣儒士打扮的太医上前,拽住白胡子老头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等,等,等,跟我换,跟我换,我拿那套金针跟你换。”一群太医围着白胡子老头,纷纷献出自己收藏的宝贝,还有那些不让外人见的家传绝学。

    “不换,不换,拿什么老夫都不换,云家大公子的脑疾老夫曾诊治过,老夫自认没有办法医治,今日凤姑娘有医治的办法,老夫能在有生之年见到,老夫此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与其说众位太医好奇凤轻尘的医术,不如说他们更关注云潇的病情,毕竟云潇的病绝取走是疑难杂症,难倒了无数的大夫,要是能见证医治的过程,学到医治的方法,对他们来说比任何绝学都有价值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头高兴合不拢嘴,去凤府要名额的太医们却快哭了,他们怕自己说出来,白老头受不了这个打击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要到一个名额,而是一个都没有要到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