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38缺口,很快就笑不出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下3各种礼包2018年1至93期开奖记录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赌局的那笔银子到底有多少,苏文清到底又有多大的差额呢,算一笔账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赌局总共累积到的赌资是一千多万两,扣除给东陵国库交的两层税金,还有八百多万两,这笔银子可是东陵好几年国库的总收入了,数额之大真正是让人数都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抹去零头几十万两不算,就算八百万两,抽掉一成用来资助贫穷百姓的七十二万两,再扣掉凤轻尘和苏文清两人,可以分到手的半成银子三十六万两,等于苏文清有六百九十二万两的差额。

    当然,苏文清手上也不是半文钱都没有,苏家的商铺可以筹出两百万两,苏文清真正意义上的缺口,也就是五百来万两的样子。

    你说五百万两不多,凤轻尘随便卖几千盒安胎药就有了,可前提是你有安胎药卖,还要有这么大的市场。

    五百万两银子,可不是一眨眼就能愁出来,举北陵一国之力,短时间内都愁不到这么多银子。

    再说,这世间除了凤轻尘,还有谁能做那无本的生意,赚那无本的银子,苏文清为银子头痛,不是没有原因的……

    比试这一天,众人都很紧张,凤府从管家到扫地的婆子,看到凤轻尘都为她打气,倒不是他们压了多少银子,想赚银子,而是身为凤府的下人,他们当然希望凤轻尘赢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一定会赢的。”这是早上起床时,春绘和秋画说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相信你。”这是去给暗卫侍女和云潇检查时,佟珏、佟瑶说的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别太丢脸。”这是躺在病床上云潇说的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哦不,师父耶,你可千万别输呀,不然我丢不起这个人。”这是玄医谷谷主的原话。

    管家怕凤轻尘紧张,只在凤轻尘出门时说了一句:“姑娘尽力就好,我们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那意思是摆明了,等凤轻尘回来庆功。

    不怪众人这么看好凤轻尘,实在是凤轻尘的好骑术,那是经过了实践论证的。

    兽苑驯马一事,虽说没有传遍九州大陆,但东陵皇城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人都知道,毕竟这种长自己脸面,灭他国威风的事,皇上是巴不得传出去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凤轻尘赢来的马配种没有成功,不然皇上会让官员更加卖力地宣传此事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期许,凤轻尘只微笑以对,一脸淡然,对她来说输赢都是那么一回事,能赢最好了,输了也没有什么,她不是苏家,输了怕家里的女人嫁不出去,横竖她怎样都嫁不出去。

    吸取上次在皇宫被人算计,以至衣服在马场裂开的教训,凤轻尘身上的骑装是由苏文清寻来的布料,凤轻尘指定的样式,春绘、秋画、夏挽、冬晴四婢亲手缝制的,经佟珏和佟瑶实践证明,绝对经得起马车的颠簸与重力拉扯。

    黑色的骑装、金色的马靴,笔挺的料子英姿飒爽,看上去不像是去赛马的小姑娘,而是去战场的军人。

    没有红色的张扬,没有蓝色的静谧,黑色的骑装穿在凤轻尘身上,透着神秘的气息,王锦凌一直知道凤轻尘很耀眼,除了最初的惊艳外,很快就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从下人手中接过马鞭,递给凤轻尘,浅笑:“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凤轻尘大方的接过马鞭,看到王锦凌一身骑装,还有他身边的白马,便知王锦凌也会去兽苑的赛马场,便主动邀请道:“我们先赛上一段。”

    赛前热热身很有必要,凤轻尘不认为到了赛马场,那些人会让她热身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锦凌没有拒绝,他今天选择骑马,而不是坐马车,就是存着与凤轻尘跑一段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身黑衣,她的马也是黑色的。王锦凌则与凤轻尘完全相反,坐在白马上,比王子还优雅。

    骑白马的虽不是王子,但绝对是高富帅,凤轻尘暗自赞道。

    王锦凌是她见过的最适合穿白色衣裳的男子,将白色的干净与优雅展现的淋漓尽致,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,放下戒备,王家有这样的家主,对王家人来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凤轻尘率先跑开,王锦凌不疾不徐地跟了上去,说是赛马其实两人都没把输赢当回事,因为……真要认真起来,凤轻尘不一定是王锦凌的对手,王锦凌不会驯马,但不表示他骑术比凤轻尘差。

    很快两人就并排前行,风从耳边飞过,呼呼作响,这个时候谁也没有说话,就算说话也听不清,只不过两人时不时的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笑声爽朗而明媚,无论是凤轻尘还是王锦凌,能这般恣意纵马狂奔的时间都不多。

    很快两人就到了兽苑的赛马场,王锦凌与凤轻尘没有多说,两人默契的分道而行,凤轻尘朝赛马场走去,王锦凌则是将马交给下人,朝观看台走去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为最后一场比试,还是皇上太无聊,最后一场比试由皇上亲自主持,而且带了不少嫔妃过来,当然她们只能在屏风后观看。

    而今天能进入赛马场的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能在赛马场有一席之位的,都是东陵跺一跺脚,就能让官场抖三抖的人物。

    凤轻尘到赛马场时,苏柔已经到了,不是凤轻尘来晚了,而是苏柔来早了。

    苏柔一改之前柔弱的样子,穿了一件正红色的骑装,整个人明艳似火,让人移不开眼,脸上的笑容也灿烂的如同盛开的花朵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好心情,在看到苏柔和装扮,和她手中的鞭子时消失了,对上苏柔明媚的笑颜,凤轻尘回以一个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   笑吧,尽情的笑吧,很快你就笑不出来了,一如你很快就不能再穿正红的衣裳一样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,九皇叔、舟王、清王千岁。”皇后没有出席,凤轻尘只要对这几个亲王行礼就行了,至于南陵锦行,凤轻尘没有行礼的打算。

    东陵上下都知道她是南陵锦行的干姐姐,就算她给南陵锦行跪下,南陵锦行也不敢受,不如糊弄过去算了,反正没有人会在意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皇上的声音低沉而威严,听不出喜怒,也让人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好在凤轻尘神经粗,根本没有在意皇上的心思,只静静站起来,聆听皇上的训诫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