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53条件,世上再无南陵苏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特别甜特别苏的网络剧2018年大盘怎么一直跌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看凤轻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样,苏家人狠狠地瞪了凤轻尘一眼。|

    既然凤轻尘尘装傻,苏家也只好撕破脸,苏三爷咬牙切齿的道:“凤姑娘,明人眼里不说暗话,你给苏家布的是什么局,大家都明白,我苏家人给你面子,想要你自己承认。可你却在这里装傻充愣,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苏家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苏家对我客气过吗?”凤轻尘笑道。

    苏家把话说到这分上,她再装傻也不像了:“苏家三爷是吧,你们苏家输不起就早说,这种浪费时间的比试,我根本不在乎输赢了,现在说说吧,你们苏家还想怎么对我不客气?”

    “你,无耻。”苏家人被凤轻尘气得不轻,可又不敢当着一群大学者的面说脏话,只能气得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凤轻尘摇了摇头:“赢了苏家就叫无耻,那你们苏家中途换人,一个比试两位小姐上阵,难道就有耻了?”

    苏家人面色胀红,却依旧死硬的道:“我苏家换人,那也是你同意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~”凤轻尘轻笑一声:“苏三爷,你们要中途换人,我要不同意,你们还不得说我欺负人了。好了,苏三爷,我与你们苏家的比试已经结束了,胜负也有定论了,不管你们输不输得起,你们现在都输了,你现在叫闹又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输,谁说我们苏家输了,凤轻尘你布一个无解的假局陷害我们苏家,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说我们苏家输了,我们苏家就算是输,也是输在你卑鄙无耻的手段上。”苏家人终于扯下和气的面容,狰狞的道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苏家输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卑鄙无耻的手段?我怎么卑鄙无耻了?是在比试医术时,派人刺杀苏绾,还是在骑射比上时,在苏柔落后的情况下,放火烧掉独木桥,让大家都没法赢?”凤轻尘确实无耻,随意点出两件比试时发生的事情,将脏水泼在苏家身上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你别血口喷人,我们苏家什么都没有做。”苏家人气得脸红脖子粗,这事他们真没有做过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你们做了,我只是说我没有做这些罢了,苏三爷既然说我用卑鄙的手段,那就说说我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赢你们苏家。”凤轻尘一脸淡定,丝毫不受现场的气氛和苏家人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布假局,羞辱我苏家。”苏家咬着这一点不肯放。

    “假局?你说是那个棋局?”凤轻尘指着不远处的棋盘,笑道。

    她一进来就看到,那个棋局就是她当日摆给苏绾的棋局,苏家人做得如此明显,害她都不好意思继续装傻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苏家人挺了挺胸膛,以证明自己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凤轻尘扫了对方一眼,掩去眼中的嘲讽,问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,证明那是假局?就因为你们苏家人无法破局吗?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这个棋局不仅我苏家人破不了,就是九州大陆的圣手也无法破解,你这棋局不是假的又是什么?”苏家人是不会告诉凤轻尘,他们这么笃定,最大的原因是凤轻尘“亲口”承认,这棋局破不了。

    “苏三爷,如果我没有记错,这棋局是我和你们苏家的比试,怎么又扯上九州大陆的圣手了?”凤轻尘犀利的问话,让苏家人再次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这事说起来,确实是他们理亏,可凤轻尘也有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气氛尴尬,一中年男子走了出来,语气温和地劝解:“凤姑娘,这局比试苏家已经认输,我们现在纯粹是想知道,这棋局如何解?”

    “这与我何干?我和苏家的比试,可不包括解棋局。”凤轻尘倨傲的道。

    她的态度在场大多数人都能理解,有才华的人总是这般,骄傲一些也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样说不错,可现在苏家说凤姑娘你以假局害人,凤姑娘你总得澄清此事,而最好的澄清办法,就是破了此局。”中年男子的话,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,众人纷纷附和,这棋局,凤姑娘该解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面倒,可最有影响力的稷下宫几位学者却不说话,温和地坐在那里,坐等事情的发展。

    凤轻尘抿着唇不说话,不管众人如何软硬兼施,就是没有表态的意思,态度傲的让人无法不生气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莫不是真摆了一个假局,在这里骗人。”一德高望众的老者突然朝凤轻尘发难。

    恃才傲物可以,但太过就会惹人嫌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摆假局。”凤轻尘倔强的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假局,那为何不破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破局?这又不是我的事。”凤轻尘这话,可谓是毫不尊重对方,苏家人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越发的肯定凤轻尘摆出来的棋局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娘生没爹教的野孩子,为了赢,居然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,凤轻尘,我南陵苏家看不起你。”苏家三爷自以为站在正义那方,高声谴责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脸色一变:“苏三爷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你没有听到吗?凤轻尘,我知道你想报当年你爹死在南陵的仇,可别忘了,就算要报仇也应该光明正大,如此蝇营狗苟,你对得起你父母嘛。”苏三爷摆出长辈的姿态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凤轻尘双眼跳动着杀人火焰,定定地盯着苏三爷,眼也不眨。

    知道凤轻尘的人,都明白凤父与凤母是凤轻尘的逆鳞,苏家三爷不知死活的撞上来,简直是自讨苦吃,九皇叔知道剩下的事,交给凤轻尘就好了,凤轻尘绝不会让苏家好过。

    “南陵苏家,我记住你们了。”凤轻尘一字一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又如何?难不成你以为我们苏家怕你,凤轻尘,我们苏家只是不屑与你这个孤女计较,今天这事只要你给我们苏家磕头道歉,我们苏家就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苏三爷自以为宽宏大量的道,结果却换来凤轻尘的冷笑:“你不和我计较,我还要和你们计较,你们破不了局,便说我摆出来的事棋局是假的,那要是我破了呢?”

    凤轻尘紧握的拳头松开了,脸上的肌肉也没有那么僵硬,和九皇叔在一起久了,调节情绪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你要能破此局,我给你跪下。”苏三爷半点不惧凤轻尘,像凤轻尘这样的人他看多了,眼神再凶狠又如何,最终还不是败倒在苏家的权势下。

    “跪下?我凤轻尘不稀罕,苏三爷,我要破了此局,我要你们南陵苏家摘下苏府的牌匾,从此不得自称苏家,世上再无南陵苏家。”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