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60完婚,太子洛王解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神算天师香港马会2018年今晚买马资料四不像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之所以能赢凤轻尘,是因为他早就将凤轻尘的棋艺研究得透彻,不仅熟悉凤轻尘的棋路,还早早地想出相应的对策。

    以无心对有心,再加上九皇叔本身棋艺就不凡,在九皇叔这种下一步想十步的人面前,凤轻尘那点棋艺还不够看。

    被九皇叔嫌弃的如此明显,凤轻尘当然不干,她虽称不上精通棋艺,但绝不像九皇叔说的那般差,强烈要求再下一局,好一血刚刚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再下一局可以,只是这赢输总得要有彩头,才有乐趣。”九皇叔把玩着棋子,心中暗笑:小狐狸总算是上勾,不枉费他拿棋盘出来诱惑她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彩头?”凤轻尘微微后退,摆出防备的姿势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都是她扮猪吃老虎,九皇叔这语气,这招术,和她之前对付苏家有点像。

    “输了,本王今晚陪你。”九皇叔一脸认真的道,却把凤轻尘给惊地跳了起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听到的那般,怎么?不敢赌?”九皇叔侧着身子,微挑的眉目,在烛光的照映下风情尽显,半是冷峻,半是温柔,只那么一坐,便尽显风流之姿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得口干舌燥,她承认自己被美色诱惑了。

    “赌就赌,谁怕谁。”反正又没有说谁输……

    两人对弈的结果是凤轻尘坚守原则,三个月不让九皇叔上床;还是九皇叔技高一筹,让凤轻尘放下原则?

    这个问题暗卫也想知道……

    不管凤轻尘和九皇叔谁胜谁负,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,早朝也一样开,九皇叔回王府换了一身衣服才进宫,早朝的主题依旧是缉拿凶徒一事,不过还有一件关于西陵的事情。|

    西陵来使说西陵皇上病重,希望瑶华公主与淳亲王早日完婚。

    这话中的意思在场的人都明白,就是怕西陵皇上真要有个三长两短,瑶华要守孝三年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对九皇叔来说实在算不上好,西陵大大咧咧把皇上病重的消息报出来,又催促瑶华完婚,便可以证明西陵的大局已落到西陵天磊的手上,西陵天磊现在是有恃无恐,只待皇上西去,便可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九皇叔虽然担忧,面上却是不显,毕竟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能说自己赢了。

    西陵发来国书,皇上可以不给西陵天磊这个太子面子,但不能不给西陵面子,当下就应诺,待钦天监算出日子,立即让瑶华公主和淳王殿下大婚。

    最近东陵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,也需要喜事冲一冲,皇上倒是没有为难瑶华,待钦天监算出日子后,便着人准备婚事。

    只是瑶华的皇兄病重,只得让西陵来使处理与婚事相关的琐事,对此不管是皇上还是瑶华都没有提出异议,毕竟聪明人都知道,西陵天宇根本不在东陵。

    瑶华收到即将大婚的消息,又喜又忧,喜得是这个时候大婚,就表示现在的局面有利于磊太子,忧的是只要没有登基,西陵天磊就只是太子,只有一个监国的身份。

    虽说缉拿凶手的事也不能怠慢,可在两国联姻之际,终是不好大张旗鼓,以免在西陵人面前丢了泱泱大国的风度,于是皇城又恢复了该有的秩序。

    只是知情人都明白,皇城是外松内紧,看大牢里只多不少的犯人就明白,皇上这一次是铁了心要抓出那些潜在暗处的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,每日都和往常一样,上午上朝,下午去凤府,晚上回王府休息,日子规律到只要一看时间,就能猜到九皇叔大人在哪。

    皇上看到监视的人报告九皇叔的行踪,嘴皮抽抽了:“下次还是这般,就别告诉朕。”身为皇上他很忙,没空看九皇叔天天腻味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监视的人木声应道,悄然退下。

    皇上处理完折子,又拿起写满九皇叔行踪的折子看了起来,感慨他这个九弟这次真是动了真情,怕自己去皇陵十年八载护不到凤轻尘,现在做出一个姿态,让人看清,免得他走后那些人欺负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九弟呀九弟呀,只要你开口,朕绝对允许凤轻尘与你同行。”皇上嘲讽的说道,心里明知这事不可能。

    修皇陵是尽孝心,带个暖床的女人去那成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处理完公务,太监送来绿头牌,皇上连看都没看一眼,就点了苏妃的名,太监当然是知道苏妃最近受宠,哪敢多言,当下就差人去苏妃那里提点一声,让苏妃接驾。

    皇上在苏妃那里吃了一顿饭,便迫不及待的与苏妃滚床单去了,苏妃这一次更是使出十八般武艺,将皇上服侍的舒舒服服。

    皇上的妃子都是大家闺秀,苏妃虽然也是出身豪门,可完全是按扬州瘦马来调教的,表面端得是大家闺秀的气派,可骨子却比楚馆名伶还要放得开,皇上哪可能不沉溺于温柔乡里。

    一番**后,苏妃全身绯红,光滑的肌肤沁着汗珠,隐约能闻到了一股馨香,皇上埋首在苏妃的胸前,忍不住吸了口气,似为苏妃身上的香气陶醉。

    苏妃眼中媚光流动,趁皇上在她身上流连不舍时,娇俏的说着这几天在后宫发生的事情,说后宫的妃子待她如何好,皇后娘娘如何有气度,皇上如何幸福,自己如何快乐。

    最后不知怎么地,提到皇后思子心切,她看着实在不忍,要自己有一个孩子,定要天天带着身边疼着宠着。

    一番话下来,没有提东陵子洛半句,却让皇上动了解除洛王禁令的心思,第二天早朝时,有臣子借瑶华大婚一事,提出解除太子和洛王禁令时,皇上没有多想便同意。

    皇后听到这个消息,又喜又怒。喜的是东陵子洛终于有机会重新夺回圣宠,怒的是苏妃一句话,尽是比朝中大臣还管用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千万不能动气,那苏妃不过是一个玩意儿,老奴看了她的身子,她那身子是专门为男人调.教的,为了保持细柳腰枝、光滑如玉没少用秘药,她那个身子就是再得圣宠,也无法受孕,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,再加上她在东陵无家族依靠,在宫里她除了依附您再没有出路,娘娘大可不必为一个不能有孩子的宠妃动怒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老嬷嬷细细劝说,又分析各种历害,才让皇后冷静下来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