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07收礼,发展地方势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天特马开什么生肖20182018平特一肖公式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岛上的事情处理好后,九皇叔便不再停留,带着凤轻尘与左岸回到岸上,同一时刻,正在小县城修养的“九皇叔”也宣布病愈,正式踏上去山东的路。

    病愈之后,九皇叔一改之前低调,每到一个城镇都会接受当地的官员款待,面对底下官员送上的厚礼,九皇叔也照收不误,凤轻尘悄声问过不收礼不行吗?

    “不行,不收礼会很麻烦,本王不想惹麻烦。”不收礼落在别人眼里不是你清廉,而是你对某人不满,哪怕贵为亲王,他也不能得罪官场上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会有什么麻烦?”作为普通老百姓,凤轻尘虽然知道官场上黑暗,并且能适应的很好,可对这种送礼的行为还是深恶痛绝,她没有想到九皇叔也会是这些人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些礼物都特别贵重,凭官员的俸禄根本买不起,这些都是贪污来的,都是民脂民膏。

    “等到了聊城,本王不收当地巡抚的礼,你就明白了。”九皇叔没有解释官场的潜规则,只让凤轻尘亲眼去看看。

    虽说清明的官员好,可天下这么多官员,山高皇帝远,哪可能人人都这么清明,水至清则无鱼,九皇叔不介意官员污一点,但要记住本职的工作,不能让百姓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凤轻尘隐约觉得九皇叔又要做什么,可看九皇叔一脸坦荡便没有多想,更何况她也想要知道,九皇叔不收礼会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走来,遇城则停,收到的礼物都快堆满一艘船了,凤轻尘一度在想,以后没银子用了,就让九皇叔到处转一圈,这样下来他们收到的银子,足够生活几十年。

    在巡抚府休息一天后,九皇叔一大早便离开了,巡抚奉上厚厚的礼单,带着谦卑的笑,恭送九皇叔离去。|

    九皇叔从头到尾都没有把人放在眼里,可即便如此,那位巡抚大人也高兴的像是占了便宜一样,凤轻尘知道这是官员的通病,上面的人肯收你的礼,就表示对你的满意。

    三人带着浩浩荡荡的亲卫队再次前进,光明正大的走就是这一点好,一路上别说军队了,就是山贼也没有遇到一个,沿途遇到商队什么的,对方也会主动让道避开,根本没有人敢上前找麻烦,那什么拦路请冤的当然也是不会有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曾问过九皇叔,为何要这么张摇的上路,和之前一样隐藏身份不好嘛,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,太耽误时间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回答是: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隐藏身份虽然方便,可也有许多未知的危险,而且也会让皇上防备。

    一切摊在阳光下,不仅让皇上找不到对付他借口,他们的人身安全也能得到保证,在东陵凭九皇叔的身份,绝对会一路平安,没有人敢惹上他,皇上也不会派军队出手。

    堂堂九皇叔在从多亲兵的保护下,居然死在东陵境内,这个罪名哪个官员都背不起,东陵也丢不起这个人。

    诚如九皇叔所说的那般,把身份亮出来后,不仅一路上没有遇到麻烦,而且路过哪里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,比起前段时间,日夜防备的生活真是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享受了悠闲的旅途,凤轻尘表示现在这样挺好的,一路上锦衣玉食的伺侯着,她也可以想一想,到了山东从哪里下手。

    毕竟山东不仅仅是九皇叔和卢家的博弈,还是皇上与九皇叔的博弈。

    走了两天,中途在一个小山庄借宿了一晚,凤轻尘和九皇叔在第二天下午到达了聊城。

    聊城巡抚一大早就在城门外侯着,见到九皇叔的车架,不顾自身的疲累,连忙带着大大小小的官员上前跪迎。

    “下官恭迎九王爷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下车时,就看到一连串跪在地上的人,除了官员还有侍卫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这种场面上的迎接仪式凤轻尘已经很习惯了,虽说很官面化,但不得不说,要是没有这样的官面化,凤轻尘都要以为当地的官员对九皇叔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九皇叔并没有摆架子,可也让对方跪了一伙才道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聊城巡抚站在最前面,悄悄地抬头看了九皇叔一眼后,便飞快地低下头,一副不敢直视的小心样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下官在府上设宴,给王爷接风洗臣,还请王爷赏脸。”聊城巡抚谄媚的道。

    一路上的官员都是这般,九皇叔也不拒绝,一路走下来该吃就吃,该拿就拿,聊城巡抚本以为九皇叔也会如此,可不想九皇叔却挥手道:“本王累了,直接去驿站。”

    聊城巡抚愣了一下,脸刷得一下就白了,想不明白哪里没有做好,连连请罪,说自己没有想到九皇叔一路辛苦,唠唠叨叨,最后还是九皇叔不耐烦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去驿站。”简洁明了,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王爷这边请。”聊城巡抚吓得双腿直打抖,头都快埋到胸前了。

    城内,聊城巡抚已经准备好了轿子,可九皇叔却不肯坐,转身朝自己的马车进去。

    那个在聊城跺一跺脚,就能让聊城抖三抖的巡抚大人,此时已是如同木偶一般,不知如何应付眼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上马车时,凤轻尘看到聊城巡抚惨白的脸和惶恐不安的样子,颇为同情地看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到了驿站,九皇叔把所有的官员都打发了,只在驿站用了简单的晚膳,晚膳一用完,下人就来报,聊城巡抚和当地官员送了礼过来,九皇叔命人一一拒绝了,说是不收。

    来送礼的人一个个冷汗直流,再三说着好话,想要把礼送进去。

    九皇叔带着凤轻尘在驿站外看着这一幕,九皇叔捏了捏凤轻尘的手道:“现在明白本王为何不拒绝他们的招待和礼物了吧。”

    拒绝比收礼更麻烦,而九皇叔讨厌麻烦,当然也不全是如此,他自有他的用意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叹了口气,结结巴巴的道:“你以后,我是说……如果有一天,你站在最高位,下面的官员这般你也会默许吗?”

    送礼是一种风气,凤轻尘也知道凭她的力量是无法改变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明知不对却无视,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想要马儿跑,就得给马吃草。官场送礼成风,要制止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,不过本王会尽力,走,带你去聊城巡抚府看看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知道凤轻尘还是难以接受,可他并不想多解释,有些事他现在不能做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