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17上门,不过是个商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精准永不收费三肖胆界传说独胆就一个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陈家大公子陈明急得嘴上涨泡:“爹,九皇叔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,难道我们就白白把祖宗基业送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白白送人,现在华园的主人是九皇叔,九皇叔愿意收下华园,那是我们陈家的荣幸。”陈家家主也着急,他倒不是心疼华园,他只在乎九皇态度。

    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面对卢家和山东总督的联手打压,陈家根本保不住华园,把华园送给九皇叔,他没有半点不舍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卢家现在,我们怎么办?”陈明不再提华园的事,只担心卢家抱上九皇叔的大腿。

    陈家和卢家完全没有办法比,如果他是九皇叔,他肯定会选择卢家而不是陈家。

    “卢家怎么样,我们管不着。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,明儿,那人是九皇叔,不管他最后选择了谁,我们都只能认。”陈家家主一脸沉重,闭上双眼,将眼中的不安与担忧掩去。

    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于他们而言九皇叔就是君,是掌控着他们生死的人,无论九皇叔要如何对陈家,陈家都只能受着,不能有半点不轨之心。

    甘为棋子,并不是说说而已,是要用行动表示的。

    “可这样,我们也太被动了。”陈明还年轻,他不甘心把陈家的命运,交给根本不把陈家放在眼中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被动总比没有一丝机会好,我们现在做得越多,只会让九皇叔越反感。明儿,你记住,我们陈家是甘愿做九皇叔手中的一颗棋子,不管九皇叔的态度如何,身为棋子就要有棋子的自觉,除非九皇叔开口,不然我们什么都不能做,明白吗?”既然甘愿为棋子,那么即使九皇叔没有接纳他们,也要有做棋子的自觉,不能因为九皇叔的拒绝而改投门庭。

    上位者最厌恶墙头草,陈家想要活就必须孤注一掷。|

    陈明虽然还不太理解,但他习惯听从父亲的话,当下只应声不再多言,陈家家主看着陈明眼露欣慰。

    他这个儿子虽然少了些沉府,但却是一个听得进劝的人,他再调教个几年,要守住陈家家业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陈家父子心急如焚,山东总督在书房里也是烦躁不安。他已经在书房等了半个时辰,也没有等到九皇叔的身影。

    越等山东总督的火气越大,怎么说他也是封疆大臣,依他的身份,别说在山东没人敢怠慢他,就是去了京城,那些个京官对他也是客客气气,皇上也不会如此待他,可是……

    山东总督不禁在想,他是不是哪里得罪九皇叔而不自知了,不然九皇叔怎么会如此落他面子,可想了半天山东总督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对九皇叔那叫一个恭敬呀,面对九皇叔偶尔的破格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一心想着把这尊大爷伺候好,等九皇叔走后,他继续做他的土霸王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他都如此讨好了,九皇叔居然还不给他面子,想到这里山东总督对九皇叔便有些不满了。

    皇子皇孙又如何,这可是他的地盘,九皇叔就算身份再尊贵,可也管不到他,越想山东总督就越生气,这个时候他也坐不住了,索性站了起来,在书房里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刚走了一个来回,身后就传来吱呀一声,山东总督一回头,就看九皇叔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山东总督当下就愣住了,九皇叔只这么一站就让人无法忽视,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势与威严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山东总督惊得冷汗直流,将脑中的念头全部收了起来,恭敬的一行礼:“下官见过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没有半句客气,甚至不提让山东总督久等的事,九皇叔径直走了进来,在主位上坐下:“不知总督大人找本王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下官是为凤姑娘的生辰宴而来。”山东总督连忙收敛心神,沉着应对。

    “生辰宴?怎么了?”九皇叔眼皮一抬,流露出不满,任山东总督站在那里,也不让人坐下。

    没有九皇叔开口,山东总督也不好坐下,只好强忍着不满,乖乖地站着:“王爷,下官刚刚得知,凤姑娘的生辰宴,王爷还请了山东的商人,这会不会不妥?”

    “不妥,有何不妥?”睫毛轻扇,掩去了九皇叔眼中的嘲讽。

    这山东还真是卢家的,堂堂总督大人居然会为了给卢家说项,不惜干等一个时辰,他还真是小瞧了卢家。

    讨好不成就威胁,山东卢家果然有地头蛇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王爷,凤姑娘何等尊贵,怎么能让那些商人入宴。”山东总督捧高凤轻尘,踩低商人,只为给接下来的话做铺垫。

    “商人怎么了,本王此次来山东,是奉旨采买石材,如果不与那些商人打交道,要如何采买?”

    山东总督要的就是九皇叔这话,当下笑着恭维:“王爷说的是,是下官愚钝了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山东总督说到这里便是一顿,九皇叔心知这他在玩花样,即使不耐还是接道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山东最大的石材商是卢家的下人,这次宴请王爷似乎漏了卢家。”是真漏还是什么,大家心里都明白,卢家作为山东最大的家族,漏了谁也不会漏了他,只是一句漏了,能让九皇叔有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卢家?本王漏了吗?”九皇叔一副不确定的样子,心里却是冷笑。

    好一个山东总督,一句漏了不就是逼他补上卢家嘛,可惜……他不像别人那般,会卖山东总督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请帖中没有卢家。”这是要逼九皇叔请卢家出席了。

    山东总督知道卢家和九皇叔从来没有交际,也不存在交恶的问题,九皇叔故意给卢家没脸,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山东提督自认,他还是有几分薄面,九皇叔应该会卖了一个面子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半点面子不给,冷笑道:“既然没了那便是漏了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这话中的意思,已挑明了他没有请卢家打算,山东提督心里明白,可却不肯退缩,只当作不知,厚颜道:“王爷,既然漏了卢家,您看是不是给卢家补一张帖子?”

    “补?”九皇叔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冷哼了一声。“山东卢家好大的面子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家,漏了便是漏了。怎么?还要本王亲自写帖子?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敢,下官不敢。”山东总督听出九皇叔话中的怒意,连忙低头请罪。

    “不敢就好。记住你是山东的总督,不是卢家的总督。”九皇叔说完,丢下满头冷汗的山东总督,拂袖离去……

    这山东还真是卢家的山东,只一个帖子,卢家就敢叫总督大人上门叫板,胆子不是一般的大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