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27设局,借邰城之手杀九皇叔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白小姐香港四不像马会料香港现场报码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小岐山的金矿被一场大火给掩盖了,别说这个时候九皇叔的人冲不进去,就算冲进小岐山,找到了金矿所在那又如何,卢家绝不会承认私自开采金矿这样的事。|

    捉奸在床,捉贼拿脏,小岐山除了那些金矿石外,全部被一场大火给烧成了灰烬,九皇叔想要借此事拿下卢家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小岐山金矿于九皇叔而言,已无太大利用价值,最后看了一眼那熊熊大火,九皇叔毫不犹豫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当然,要九皇叔就这样回城那是不可能的,卢家这个罪魁祸首暂时逃过了一劫,九皇叔的怒火总是要发出来的,没有卢家不是还有邰城嘛。

    为免引起邰城的注意与反弹,要去邰城绝不能带这么多兵马,九皇叔下令让那三千人马在小岐山外守着,等大火一灭就冲进小岐山,寻找金矿的下落。

    找到金矿后,守住,他会让人来开采。

    卢家打得什么算盘,九皇叔很清楚,想要等他走了之后,再来开采金矿,那是做梦,这金矿他东陵九要了!

    留下三千人马和三百亲兵,九皇叔带着八大家将和两百亲兵,一路快马加鞭朝领近的邰城赶去……

    邰城主这个时候应该祈祷,祈祷他们的守卫不要太强,早早被黑骑血洗了,或者救兵早点到,不然,落到九皇叔手上虽然能保住一条命,但面子里子却会丢光,很长一段时间都别想在九州大陆抬头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邰城主不是那么幸运的人,卢三少收到九皇叔派人看守小岐山,朝邰城进攻的消看书后,第一时间去木屋寻问那位神秘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留守小岐山,看样子九弟的心很大。”屋内,男人喃喃自语,屋外卢三少心中焦急,却不敢催促。

    男人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既然九皇叔看中了那金矿,那便留给他好了。让邰城的人行动起来,别让城主府太快被攻破,另外派人把邰城的救兵截住,让九皇叔在邰城好好的泄泄火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一怒为红颜,又在卢家手上小吃了一个败仗,满腔怒火与杀气总归是要找人出的,邰城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卢三少虽然舍不得牺牲辛苦埋在邰城的人,可他不敢违逆男人的话,连忙称是。

    卢家怎么说也是地头蛇,在山东附近经营了许久,要把邰城留给九皇叔泄火当然是做得到,只不过付出的代价要大一些,一如小岐山金矿的事。卢家看似占了上风,可卢家的损失却是不可估量的。

    有卢家暗中相助,邰邵等人倒是多撑了一伙,虽然他们不知,这突然冒出来的灰衣人到底是什么人,可在这个时候帮他们一起抵御黑骑的进攻,那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在黑骑猛烈的炮轰下,邰城的人硬是撑了一天,从破晓打到下午,又到傍晚,城主府外尸横遍野,到处都是断肢残臂,至于没有死透的人,则躺在地上直哼哼,黑骑也懒得动手补一刀。

    早晚要死的人,何必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有灰衣人相助,邰城的人且战且退,直接退到了城主府内,城主府高墙大门,黑骑猛攻数趟都无法破门而入,随着手中上的震天雷越来越少,黑骑的进攻也缓慢了起来,邰城的人这才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城主,你没事吧?”许清是邰城第一好手,长相彪悍,可此时却是衣衫褴褛,身上划了好几道口子,血噗噗的往外冒,好不狼狈。

    邰邵发丝被打散了,身上浅色的衣服也染了灰尘和血沫,原本清明的眸子此时却满是倦意,瘫坐在了椅子上,缓缓摇头,张口欲言,却又是一阵爆炸声响起,将邰邵的话炸了回去。

    虽说今天没少听到这声音,可邰邵依旧心有余悸,待到爆炸过后,连忙问向一侧的诸葛先生:“先生可知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公子爷,如果属下猜得没有错,这东西应该就是曾在东陵皇城出现过的震天雷。”诸葛先生眉头紧锁,他虽然没有出去迎战,可也知外面的情况邰城多么不利。

    “震天雷?东陵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武器,东陵他是想……”想到那个可能,邰邵的脸一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才明白自己到底惹了怎样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,你说外面的人东陵皇上派来的?怎么可能,就这么一点人?”肖扬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九皇叔的样子,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外面那些人是九皇叔的可能性比较高。

    诸葛先生摇了摇头:“这些人应该是九皇叔的人马,毕竟我们并没有与东陵为敌。”

    他们只是得罪了九皇叔,掳走了九皇叔重视的女子,破坏了那女子的生辰宴。

    “只一个女人,为了一个女攻打邰城,东陵的九皇叔就不怕吗?”邰邵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只为一个女人,居然做出这种屠城的事,九皇叔这是太嚣张还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诸葛先生平静问道,如果仔细看会发现,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嘲讽。

    许清连忙接话:“当然是怕东陵皇上追究,他一个亲王居然拥有如此强悍的私军,要是传到东陵皇上的耳朵里,他也不用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这事要传到东陵皇上的耳朵里,一个谋反的罪名逃不掉,可是……你认为今天的事能传到东陵皇上耳朵里去?”诸葛先生冷笑,九皇叔敢做当然是想好了退路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邰邵一听,双眼猛得放大,眼中浮出恐惧之事。

    诸葛先生点了点头:“如果属下没有猜错,九皇叔的意图应该是血洗城主府,他没有留活口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知情人都死光了,天高皇帝远,邰城的事又怎么可能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去,就算邰城有活口,九皇叔也有办法让他们不敢乱说,至于山东总督?

    山东总督看到了什么?山东总督什么都没有看到,山东总督也不会在乎邰城人的死活,再说山东总督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居然这么狠?至于嘛,了不起我们不要那金矿还不行嘛。”许清吓得身子一颤,再不复之前的勇猛,见识到黑骑的厉害,许清相信九皇叔做得到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金矿的问题,我们动了不该动的人。”邰邵再怎么说也是城主,虽然惊慌,却很快就稳定下来了,一脸正色的道:“诸葛先生,我们的援兵还要多久能到?”

    援兵是邰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按理,这个时候应该到了。”诸葛先生不自觉地露出一抹悲凉之气,他这话一出,众人便明白了,他们援兵被人截住了……

    邰城危矣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