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34入狱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免费二肖四码香港马会会所地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拦住她!”

    “快,拦住她!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盯注意着卢家的动向,老夫人一动,她就发现了老夫人的意图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卢家老夫人可不能死,那什么少夫人流产,可以说是自己的原因,可要活活逼死卢家老夫人,哪怕是九皇叔也要受罚。

    “卢家人果然舍得下本钱。”九皇叔第一个反应过来,反手就将身侧的护卫丢了过去,那护卫也是身经百战的主,在飞出去的那一刻,就知道出了什么事,顺着九皇叔的力度直直落在台阶下,然后往下滚……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的一声,正好与卢家老夫人撞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卢家老夫人跌坐在上大叫一声,发现自己没有死成,立马又往前冲。

    她今天,一定要死在九皇叔的面前,让山东百姓看一看,皇子皇孙是如何欺压百姓,如何逼死她这个无辜的老妇人。

    “祖母,不要……”卢三少见状,瞳孔猛得放大,奋力挣开了护卫朝卢老夫人扑去,在外人看来那是救祖母心切,可九皇叔与凤轻尘却看得明白,这个卢三少是要助卢老夫人一臂之力,让她再撞一次。

    卢家人够狠,九皇叔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,厉声道:“拿下他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的护卫不是吃素的,卢老夫人一撞未成功便失了先机,想要再寻死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,护卫如同猛虎一般扑上前,将卢老夫人和卢三人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卢三少哼哼哈哈的挣扎着,卢老夫人毕竟年纪大了,当场就晕了过去,不过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得知卢老夫人没事,九皇叔当场就沉下脸:“你们卢家人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以死要挟本王。以下犯上,你们该当何罪?

    九皇叔这一次是真得怒了,卢家的招数太阴险了,今天卢老夫人要是撞死在这里,他百口莫辩,到时候就算皇上能放过他,那些言官也不能。

    最主要,他不能再对卢家出手,道义上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……”卢家主和卢三少都被侍卫堵上了嘴,其他也一一按倒在地,剩下的女眷除了会哭,别得什么都不会,跟着求情的百姓,见到这一幕也吓坏了,一个个呆呆地跪在地上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要是卢老夫人撞死了,还能说是九皇叔把人逼死了,可偏偏九皇叔救下了卢老夫人。|

    再看九皇叔,一张脸阴沉得吓人,这个时候哪还有人敢喊话,聪明一点的都明白,卢家老夫人以死相逼,九皇叔要是不愤怒才有鬼!

    功亏一篑!

    卢三少被按在地上,双眼恨得冲血。

    一步,就差一步。

    该死的凤轻尘,一次又一次的坏害他们好事,当初真该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大夫,大夫来了,大夫来了,快让让,快让让。”一片嘈杂中,这一道声音无疑是天籁,将众人从九皇叔的低气压中解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,快,救人要紧。”围观的百姓自发的让出一条道,时不时有人偷偷看一眼九皇叔,见九皇叔没有反对,这些人才悄悄地安心。

    九皇叔居高临下的看了卢家人一眼,将卢三少的狼狈,还有他眼中的不甘尽收眼底,便头也不回的转身。

    再不甘也改变不了身份的差异,他就是嚣张又如何,他就是跋扈又如何,卢家人只能受着。

    九皇叔走后多没久,山东总督就带人过来了,在九皇叔亲兵的全程陪同,并且留守的情况下,山东总督无法徇私,只能秉公办事。

    陈、卢两家的人分男女,全部关进了大牢,并且在亲兵的监视下,卢家人完全无法与外界通消息。

    把卢家人关起来,九皇叔就着手准备对卢家出手一事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查到的消息,山东有八成以上的铺子是卢家的?”九皇叔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还有些人留在这里,你要用吗?”她离去前问佟珏与佟瑶要的联络方式,就怕来这边要用上。

    毕竟,卢家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就不用了,不过……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写封信给南陵锦行。”原本还想等一等,可看卢家下手如此老辣,九皇叔不愿意与他们再周旋下去,让卢家有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要狠狠一击,将卢家打碎,他倒要看看卢家背后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锦行?你是想让他帮忙?”这里离南陵较近,凤轻尘会这么想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卢家该死,但不应该由本王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皇上出手?他绝不可能这么做,他还想要借卢家之事除了你,今天的事……怕是很快就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。”凤轻尘丝毫不怀疑皇帝的无耻,因为他们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九皇叔笑道:“轻尘,别高估皇上,即使是皇上他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什么,有些事情即便他不想也必须要做,比如谋逆,比如叛国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亲手收拾卢家,他会亲自来山东,就是准备趁乱布个局,往卢家身上栽个叛国的罪名,逼皇上出手收拾卢家。

    “你要栽脏卢家和南陵勾结?”这也玩得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“原本是打算用西陵的,本王也有耐心等一等,不过看卢家这样,本王也没有多少耐心了。”西陵天宇此时自顾不暇,一时半刻也无法给他提供帮助。

    叛国必须要有另一国出来,不然这罪名就很难成立,这世间也只有他和凤轻尘,可以轻易地往人头上栽叛国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写信。”虽有些不忍,可凤轻尘还是强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妇人之仁要不得,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,如果卢家当年顺手把她杀了,那么卢家今天也不用面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信写好了,九皇叔当天就派人送了出去,不是他心急,实在是卢家的事太过扑朔迷离,只有下狠招,他才能看清卢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信送出去没有多久,一黑衣人就出现在九皇叔的书房前,像他汇报卢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卢家大大小小的主子全部入狱了。卢家上下没有一个主事人,可却一点也不慌乱,卢家的防御有增无减,他们的人依旧无法进入卢家,只探出卢家暗地发了一条密令,让卢家所有的商铺关门。

    卢家掌控山东近八成的铺子,涵盖了所有民生所需,卢家商铺这一关门,是要让整个山东的百姓无法生活了,到时候山东不乱也不行,而山东一乱,九皇叔就惨了,他在山东也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一步连一步,本王真想知道,在背后操纵卢家的人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事情走到这一步,九皇叔要是还不能确定卢家背后有其他人在操控,他就傻了。

    他把卢家上下,包括妇人小孩都关了起来,就是想要看看卢家会不会乱,要乱了……那便表示卢家掌权人在大牢,毕竟从收到尸体到请罪,不过四个时辰的时间,短短四个时辰卢家根本做不出周密的部署。

    可偏偏,卢家没有乱,这便说明卢家上下从头到尾都是棋子,那个和他一直交手的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“卢家?三皇兄……”九皇叔轻轻地吐着这几个字,眼中露出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卢家木屋里,九皇叔的三皇兄也捧着茶杯,看着华园的方向:“九弟,这个时候你应该想明到了吧,皇兄真是没有想到,你会这么做,真狠呀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可男人的脸上却没有半丝的愤怒,反倒带着浅浅的笑,那种感觉该死的诡异。

    不出九皇叔的所料,不过一天的时间,整个山东就乱了,原本热闹的大街静寂无声,喧闹的铺子此时也是大门紧闭,百姓出来看到一排排关了门的铺子,一时间不知怎么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呀,听说九皇叔下令,把卢家的铺子都关了,啧啧,皇族果然霸道,昨天才把人关起来,今天就不让人开门做生意了,这皇子皇孙呀只顾自己高兴,半点不顾我们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在山东,卢家经营许久,他们要传流言,比九皇叔更猛更快。

    “外面都传成那样了,你真不打算出手?”凤轻尘张嘴,享受九皇叔的喂食,顺便关切两句。

    不是她懒,是她肩膀受伤了,为了让伤口尽快复原,所以……喂食这种事,就只好让人代劳了。

    “出手做什么?平息流言?你觉得有用吗?”在山东的人心中,九皇叔的形象已经定格了,九皇叔就算去说他没有下令让卢家商铺关门,也不会有人信。

    “是没有多大效果,可你也不以坐以待毙呀,再这么闹下去,华园都要被人砸了。”

    “秀才造反,十年不成。几个只会之乎者也的书生,何惧之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说得是昨天晚上,山东学子聚在华园外,“义正言词”的谴责九皇叔欺压百姓,要求九皇叔释放卢家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于你的名声不利。”九皇叔是要做大事的人,如果名声受损了,日后登上那个位置,怕是无法得到百姓的爱戴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两更貌似是一样多的,山东行很快就会结束,期待三九见面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