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61鲜血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新-代正版跑狗论坛香港王中王找图生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望月庵虽然没有什么名气,但庵里玫瑰花田确实是很不错,每年都有不少人慕名而来,当然这只是小范围的人才知道,毕竟只是口口相传,再说了三王爷也不会想太多人来。!>

    望月庵可是三王爷精心设计的据点,不会于人烟荒芜的让人注意,也不会香火鼎盛到露出马脚,在成千上百座庙宇中,望月庵普通得让人看不出半丝特别。

    能被人如此推崇,在贵妇人圈子流传,望月庵的玫瑰花当然是有观赏的价值,这里的玫瑰花不仅仅是开得特别艳,还特别多,不管是品种还是数量,在皇城都算是首屈一指。

    站在花田外,尽是看不到边际,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,闻着玫瑰的花香味,忍不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很美。”

    有多久不曾如此轻松过了?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九皇叔站在凤轻尘身后,离那玫瑰花足足有一丈远,看凤轻尘朝花田走去,九皇叔完全没有上前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有提前服了药,九皇叔还是没有上前的打算,他对这片花田不感兴趣,他是带凤轻尘来赏花的,自己赏美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唔,我很喜欢,这里很漂亮了。”凤轻尘也没有靠花田太近,她怕自己身上沾了花粉,与九皇叔站得太近,九皇叔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九皇叔含笑而立,目光紧随凤轻尘,冷硬的线条也变得柔和了许多,在暗处看到这一幕的探子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九皇叔和凤轻尘的样子,好像真是来赏花的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绕着花田走了几步,就没了兴致,诚如九皇叔所说的那样,她本身就不是一个爱摆弄花草的人,赏花也不过是图个新鲜,如果有九皇叔陪她一起还好,一个人在花田里转悠,即使那片花海再美,也留不住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饿了,回去吧.)”凤轻尘拍了拍衣衫,才往回走。

    她怕花粉沾在身上,九皇上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不看了吗?那有看到哪朵最美吗?”九皇叔一直记得凤轻尘所说的话,他会亲手摘一朵玫瑰花送给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你摘给我的,就是最美的那朵。”这里的玫瑰花极艳,尤其是红玫瑰,红得炫目,每一朵都很美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等着。”九皇叔也不多说,足尖一点便朝花田中央飞去。

    身形轻盈,翩若惊鸿,不过一个眨眼间,人已立在花丛之上。

    太帅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翩若惊鸿,宛若游龙,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两眼放光,满心满眼都是九皇叔,恨不得将这一幕永远的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向敏锐,凤轻尘的眼神如此炙热,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,趁挑选花朵的空档,九皇回头朝凤轻尘展颜一笑……

    嗡……凤轻尘只感觉脑子一片白,呆呆地看着九皇叔,眼里除了九皇叔再也看不到其他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怎么可以好看成这样。

    沐浴在阳光下,立于红花之上,满山的玫瑰都成了背景。凤轻尘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,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得飞快,恨不得冲上前扑到那个男人怀里,以免他被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幕只是瞬间,九皇叔倾身向下,足尖在花上借力,弯腰将他看中的玫瑰花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花有刺,九皇叔虽然注意了,可还是不可避免被刺给划破了手指,一滴血珠沁出,落入土地壤中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所有所思地看着手上的花朵,转身折回。

    踏花而行,却没有伤到一片花花瓣,他虽不是爱花之人,但也惜花!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九皇叔很满意凤轻尘痴迷的神色,将手中的花递到凤轻尘的面前,同时不忘在她的唇上轻啄一下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被九皇叔轻薄,凤轻尘臊得一脸通红,可责怪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,将花接了过来,清亮的双眸娇羞诱人,一脸甜蜜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。”红艳艳的玫瑰衬得凤轻尘人比花娇,花瓣上还带着水珠,轻轻一嗅,还能闻到淡淡的花香,看看手中的玫瑰,凤轻尘心里被幸福填满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这花怎么这么红。”之前一大片在一起,又是远观,虽然觉得红艳,但却没有这么夸张,这伙近后,凤轻尘才发现手上的玫瑰红得有些过火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开在中间的原因,中间的那一片,要比外围得更红更艳。”虽说只是一刹那,但足够九皇叔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不知怎么地,凤轻尘觉得这花怪怪的,想到关于用鲜血浇灌的玫瑰更红艳的说法,便半真半假地告诉了九皇叔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听,立马将凤轻尘手中的夺了过来,往身后的花田一甩。

    “这花别要了,以后本王寻更好的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花有问题?”凤轻尘吓了一跳,同时又庆幸,九皇叔把花梗上刺给清除了,不然她的手指就遭殃了。

    “也许如你所说的那般,这花是用人血浇灌才会开得这么艳,这么美,当然,不管是不是都别要了。”九皇叔又恢复冷若冰霜的样子,柔和的现条之前更加得冷硬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九皇叔不是说笑,也没有赏花嬉戏的心情,正色道:“你是说这座望月庵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要没有问题,怎么会带你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难怪,我就说你好好的,怎么会带我出门。”好心情瞬间消散,凤轻尘再次感慨自己就是一个悲剧。

    喜欢上一个事业心重的男人就是这样,他的事业永远排第一,而他的女人能排第二已经了不起。

    “别不高兴,等这件事告一段落,本王就带你去别院小住,别院的荷花也快开了。”相比玫瑰,九皇叔还是觉得梅花更衬凤轻尘,他以前也有折梅花给凤轻尘,却不见凤轻尘这么高兴。

    他真不明白,这玫瑰花有什么好的,多刺还红得有艳俗。

    “别院?”凤轻尘想到九皇叔乘着小舟,从漫天的荷花中,缓缓朝她靠近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画面很美,只是后面九皇叔拿笛子敲她脑袋的画面,实在不怎么美……

    “啪……想什么呢?”九皇叔见凤轻尘迟迟没有说话,便在她脑袋上敲了一记,让她快点回神,这望月庵步步危机,可容不得她失神。

    “别敲我脑袋啦,会笨的。”凤轻尘嗔怪地看了九皇叔一眼,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抱怨:“都是被你敲笨了,害我现在被你卖了,还要帮你数银子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九皇叔知道凤轻尘说的是望月庵的事,颇为不自在的解释:“本王什么时候卖了你?只是不想你担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哪里舍得把凤轻尘给卖了,他不过是顺便,不然他一个人孤身来望月庵,他那三哥一定会疑心,至于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那三哥应该会坐立不安,犹豫不决,毕竟他这招很容易迷惑敌人,他的三哥怕是不会想到,他会明知山有虎,还向虎山行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今天四更,继续求保底月票,大家表留着啥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