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00阴险,楚长华花落东陵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子牙云卧指什么生肖有线新闻台app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苏文清见状,连忙出声安慰:“九卿,这件事不能怪你,我们要盯着四国八城,偶有疏忽也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这事,真不能怪九卿,这段时间他们的精力都放在对付魔教,谋划杀手联盟,对各国的监视虽然没有放松,可花的时间却是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文清,你不用安慰我,我明白。”偶有疏忽确实难免,可一个疏忽就足已让他全功尽弃……

    连城,绝不能有事!

    连城有没有事、会不会落入西陵天磊手中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的,也不是蓝九卿与苏文清不想就能避免的。

    不管蓝九卿和苏文清怎么想,连城外,围满西陵的兵马是事实,现在西陵天磊就在等,等一个出兵的理由,等一个出兵的时机。

    连城如何与西陵天磊周旋,蓝九卿可以控制大方向,但具体实施却要连城主自己决定,西陵天磊不会给连城太多时间,蓝九卿就是想要远程摇控也不行。

    蓝九卿又交待苏文清一些其他的事,在天亮前赶回王府,匆匆沐浴后,连早膳都来不及用,就匆忙进宫上早朝去了。

    符临已从山东回来,他这次不费一兵一卒,就完成了皇上交待的任务,皇上万分高兴,特意挑今天,让符临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进献战利品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一场小战乱,可东陵多年没有发生战乱,这一场小小的胜利足已让众人激动,皇上想要大办也不是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九皇叔进殿时,堪堪比进献早一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到?”肃亲王难得出现,见皇上在龙位上瞪着九皇叔,连忙把九皇叔拉到一边,小声咬着耳朵。

    “起晚了。%&*";”九皇叔丝毫没有晚到的自觉,慢条斯礼的样子让肃亲王也忍不住咬牙,听到九皇叔的回答,想到昨天的消息,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年轻人身子好是不错,可别过度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九皇叔满头黑线,很聪明得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让大家误会也好。

    很快,符临就身着戎装,英气十足的走进大殿,也只有今天,符临能穿军装、带佩剑进殿。他身后是一排抬着木厢的士兵,木箱里装满了黄金珠宝,一行人傲气十足。

    他们是胜利者,荣耀归来,确实有资格傲气。

    进献的仪式很简单也很隆重,除了黄金珠宝外还有俘虏,皇上大喜,当场就厚赏了众将士。

    此次出战的将士人人有赏,其中又以符临职位最高,之前符临虽是皇上心腹,但在朝中却没有半点实权,这一次皇上金口一张,授了符临一个三品将军的实权。

    从布衣到三品官员,许多人奋斗一辈子也做不到,可符临只花了一年不到时间,就爬到这一步,可见他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九皇叔站在一旁冷眼看着,看到那三十几口装着金银的厢子,露出一抹嘲讽的笑,别人没看到,站在他身边的肃亲王却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发现了什么?”肃亲王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九皇叔看了肃亲王一眼,淡淡的道:“肃王自己知道又何必再问。”

    别人不知情,肃亲王还能不知,殿上那些金银根本不是从邰城获得的战利品,这些应该是山东卢家的东西,被符临拿来充当战利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符临和胆子真大。

    “嘿嘿,难得糊涂呀。”肃亲王拂了拂胡须,大步离去,看了一眼被众官员包围的符临,又说了一句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我们老了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有肃亲王护航,又加上之前破获了皇城流血夜与三王爷的案子,可最终还是留在三品武将的职位上,皇上只给了一些金银的奖励,肃亲王会发出这样的感慨,倒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皇上这是摆明了要提拔没有根基的人,因为这些人才能被皇上完全掌控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兴趣久留,肃亲王走后,九皇叔也出宫了,今天的早朝是封赏,晚上庆功宴才是主题。

    他会养足精神晚上来看戏,戏演完后,连城的事估计也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,皇上一心想要统一四国九城,看到西陵快他一步出手,不知他还能不能笑出来?

    九皇叔慢悠悠地走了出去,发现身后有一道不善的视线看着他,却没有回头,自顾自地离去。

    在宫里,还没有人能伤得了他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夜未睡,虽然很疲累,可一出宫还是选择去凤府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凤府发生那么大的事情,他要不来看看心里不安,可一到凤府管家却说,凤轻尘不在府上,一大早就和孙思行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了?有没有人跟着?”九皇叔用力握住扶手,虽然没有露出半丝情绪,可熟悉九皇叔的人却知道,九皇叔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左岸公子一路跟随。”不知者无畏,管家平静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起身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人既然不在,他留在凤府也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九皇叔来得突然,走得也突然,管家反应过来时,九皇叔的车驾已走远,管家匆匆追出来,懊恼地拍着脑门:“我怎么这么笨,我怎么就不让九皇叔稍等一下呢,我好派人去请姑娘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姑娘要知道了,不知道会不会怪我。”管家垂头丧气的走进凤府,碰到一小厮,立马拦住对方:“去,去城外找姑娘,告诉姑娘王爷来看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厮乖巧的答道,心中暗自窃喜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原来凤轻尘在城外。

    某豆爷一进来就得到有利的消息,当下大喜,拔腿就往城外走,可一走出门,他就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城外是哪个方向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找人问问,大爷我都能问到皇城来,还能问不到城外在哪里。”某豆爷一脸自信地往外走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大爷,城外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直走、左走、右拐,再拐,再左拐是吧?我记住了,谢谢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呃,大娘,城外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啥,我走错方向了?相反的方向?好好好,我知道了,谢谢大爷……哦,对不起,是大娘,大娘。”

    “左走,再右拐……穿过三条街。”

    某豆爷一路念念有词,终于在天黑后找到了城外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凤轻尘呢?又走了?混蛋的左岸,老子跟你没玩。”某豆爷愤怒的比中指:“死左岸,别以为弄死了我的引路蜂,我就不能杀凤轻尘,你越是要保护她,我越是要杀了她,你给我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在守城士兵冲上来时,豆爷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而皇宫的庆宫宴上,也有人想拔腿就跑,可惜晚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