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11帮,欺负过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综合布线培训2012年另版葡京赌侠诗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豆豆和哲哲不过是对视了一眼,便各自别开,谁也不理谁。

    豆豆一心想要扮演,涉世未深的贵家子弟,明知哲哲不对劲,也不敢表露太多,只是轻轻睑着眉,遮住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。

    哲哲从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,但他不乐意让孙思行知道他的本性,见豆豆避开,便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也不知哲哲是怎么样的,他一向喜欢别人怕他,可却不愿意孙思行怕他,在孙思行面前,他一直都是乖巧安静的好孩子,不想将他暴虐的一面,让孙思行知道。

    这伙,即使哲哲再怎么厌恶豆豆,也不会表现出来,更不会打扰孙思行给豆豆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哲哲上前,从孙思行身边经过,在路过药箱时,停下了脚步,怯怯地伸手,却没有碰,只露出一个腼腆的笑,乖乖地走到角落站好。

    哲哲不再管豆豆,只站在那里看着孙思行,看孙思行时不时从里面的拿刀、线和药一类的东西,默默地将这些东西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豆豆做事,一向滴水不漏,身上的伤全是实打实的,没有一处轻伤,饶是孙思行医术不凡、手速极快,也花了半个时辰,才将豆豆身上的伤处理好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好好养着,别乱动。”孙思行交待了几句注意事项,便抬手准备擦汗,却被哲哲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脏,思行哥哥用这个。”哲哲将一块干净的帕子,递到孙思行的面前,小脸扬起一抹极灿烂的笑,讨人地法拒绝。

    豆豆眼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这孩子也太善变了,刚刚还阴冷的笑,现在这一笑,却和年画娃娃一样,可爱的紧,让人实在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豆豆都无法讨厌哲哲,孙思行又怎么拒绝的了,孙思行伸手欲接,却发现自己双手都是血,正想说算了时,哲哲却拉了拉孙思行衣摆:“思行哥哥蹲下来,哲哲帮你擦。”

    哲哲这个孩子,不做那些虐杀之事,收敛那些残暴的性子,能萌到你的心肝里去。

    黑玉般的眸子,红嫩嫩粉扑扑的脸颊,一脸认真,这样子真正是让人,想要抱在怀里好好揉搓一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哲哲。”孙思行很配合地蹲了下来,哲哲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了,缺的两颗门牙,不仅没有破坏他的可爱,反倒又添了几分娇憨。

    哲哲人小力气却不小,动作又认真又细致,将孙思行脸上的汗擦得干干净净,还小大人似的后退一步,打量半天,才道:“思行哥哥,擦干净了,你可以站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思行哥哥谢谢哲哲。”孙思行被哲哲萌到不行,伸手想要捏哲哲一把,手伸到一半,才发现自己手还没洗,尴尬地放了下来:“哲哲真乖,思行哥哥明天给哲哲买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思行哥哥要记得哦。”哲哲面色不变,丝毫不在意孙思行手上的血,甜甜一笑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死小孩,臭小孩,小小年纪就知道讨好人,什么德行。

    豆豆看得那叫一个牙酸,越看哲哲越不顺眼,他自认自己会装,却不想这个死小孩子比他更会装,装得这么自然,把他都骗过了。

    豆豆看哲哲和孙思行互动完,又看孙思行被哲哲哄出去,豆豆气得直咬牙,想要留孙思行下来,却找不到借口。

    尼玛,他还没有从孙思行嘴里,打听出有用的消息,这伙哲哲把人哄走了,他去哪找机会呀。

    哲哲不仅把孙思行哄走,还把下人小厮都赶了下去,豆豆也不拦着,只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他进来时,就知道这地方离凤府主院极远,周围没有什么护卫、暗卫一类的,也就放下心了,只是看哲哲的眼神,透着一股不屑。

    他到要看看,这个孩子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小孩就是小孩,果然沉不住气。豆爷在心中鄙视道。

    笨蛋就是笨蛋,果然装得不像。哲哲站在原地,一张小脸布满阴霾,看豆豆的眼神,就像是看死人一般,冰冷的没一丝寒气。

    豆豆皱了皱眉,想到哲哲面对孙思行的萌样,摇了摇头,怎么也无法把这个阴冷的小孩,和刚刚那个讨好孙思行的孩子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豆豆见哲哲只看着他,半天不开口,不想浪费时间,便主动开口,却不想哲哲居然和他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说吧,你混进凤府,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随即又同时禁声。

    豆豆眼皮都不抬一下,根本不把哲哲放在眼里,一个小孩子,惹毛了他,杀了就是。

    同样,哲哲也没有把豆豆放在眼里,豆豆身上的伤不是假的,真要动起手,豆豆从他手上讨不到便宜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开口后,又各自不说话,沉默片刻后,哲哲又道了一句:“你是杀手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问,而是告知豆豆,他知道豆豆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能一眼看穿他的本性,想必也是同行,可豆豆想破脑袋,也想不出哪个老怪物,养过这么小的杀手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你管不着,你只管告诉我,你混进凤府有什么目的?”哲哲一脸阴鸷,清澈的黑眸充着血。

    厉气对杀气,这两人倒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豆豆心下骇然,这伙也不敢小瞧哲哲,连忙收起自己的漫不惊心,严阵以待:“你知道我是谁,我却不知你是谁,我多亏,先告诉我,你是谁,我就告诉你混进凤府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。说,你混进凤府到底要杀谁。不说,我现在就把你的身份暴露出去。”哲哲一脸严肃,偏生他的语调还是奶声奶气,威胁的意味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豆豆也不是傻的,听哲哲这话,就知道这小鬼在暗示,他和凤府不亲,不然,不会在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,还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只是,豆豆不敢确定,这个小鬼是不是诈他的,万一这小鬼是骗他的,他不是白忙一场,最主要是白白受了这么多伤。

    豆爷纠结了,不知要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个小鬼是敌还是友呢?说还是不说呢?

    哲哲没有错过豆豆眼中的挣扎,只等着豆豆妥协。

    他不是孙思行,凤府最近紧张的气氛,还有凤轻尘眼中的不安,他全部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知道凤府肯定出了事,再联系豆豆杀手的身份,哲哲就算没有猜到十分,也猜到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这个人,十有**是为了杀凤轻尘而来。

    而他……很乐意帮一把。

    欺负过他的人,都要付出代价,哪怕凤轻尘给他医过伤,也不例外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