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12谋划,我帮你杀凤轻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管家婆lo期马报今晚04949:con本港台开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豆豆和哲哲两个人,互相试探,又互相不信任。

    豆豆犹豫再三,还是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,哲哲眼中闪过一抹不耐,出口威胁豆豆,他要是不把目的说出来,他就把豆豆的身份说出去,让他白忙一场。

    哲哲说出来后,孙思行也许不会相信,但是凤府的管家和护卫,为了凤轻尘安危,一定不会让豆豆这个可疑人住在凤府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豆豆原本还有几分犹豫,被哲哲这么一威胁,立马就倔了起来,当下就翻身下床,准备杀了哲哲灭口。

    他最讨厌被人威胁!

    却不想,双脚刚一落地,整个人就瘫倒在上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豆豆的眼中,闪过一抹不安,又飞快地冷静了下来,看向哲哲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该死,他今天怕是要栽了!

    “全身无力对不对?内力尽失对不对?”哲哲脸上挂着天使般的笑容,迈着小粗腿,朝豆豆走来,而他的手上,不知何时,居然拿着一把手术刀,那手术刀,还带着血。

    豆豆一看,还有什么不明了,当下就脸色大变,冷汗淋漓:“你刚刚在孙大夫的药中做了手脚?”

    豆豆努力回想,是什么时候的事。

    哲哲进来后,就一直站在角落,中途似乎没有靠近他和孙思行。

    不对……豆豆眼中闪过一抹精光:“你走到角落去时,路过了孙大夫身边?”就是那个时候,哲哲就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好可怕。

    “很聪明,你要早点这么聪明,就可以少受一点罪,现在嘛……”哲哲脸上的笑容不变了,可眼神又比刚刚还要狠辣。%&*";

    豆豆一脸惨白,这伙可不是装的,而是被哲哲狠厉的样子给吓的。

    哲哲手握带血的手术刀,双眼鲜血,一脸嗜血,那样子就好像吃人的恶鬼,要是平常,豆豆看到这样的人,半点不会放在心上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这个恶鬼的刀子对上他,而最重要的,他没有还手和自保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。”豆豆一边与哲哲对峙,一边想着如何逃。

    可该死的是,这房间只有一窗一门,窗紧闭,而门……

    依他现在的力气,根本爬不过气。

    看哲哲的刀越来越近,豆豆也渐渐死心了,看样子今天要栽了,只是豆豆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会栽在一个小孩子手里。

    豆豆冷笑:“没想到,我会栽一个小孩手里,我都要死了,你能告诉我,你是谁吗?”

    如果这次不死,他改日定要找回这个场子,可要是死在这里,他也要想办法,留下一些线索,好方便他师父或者左岸给他报仇。

    可惜,豆豆面对的不是一般的小孩子,哲哲怎么会上这样的当。

    哲哲甜甜笑道:“大哥哥,你别害怕,我不会杀你。我现在不喜欢杀人,思行哥哥说,杀人不是好孩子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他是好孩子。

    豆爷差点没有吐血。

    如果这也叫好孩子,全天下都没有坏人。

    豆豆张开欲言,可突来的刺痛,却让他把到嘴的话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豆豆看着插在自己伤口上的刀,痛得直抽气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太狠了,居然把刀扎进他的伤口里,还……

    “很痛吗?”哲哲不仅将手术刀,深深地扎进豆豆刚包好的伤口里,还来回的转动,把伤口上的肉捣得像烂泥。

    痛死老子。

    豆爷双眼充血,全身痉挛,迎上哲哲那带笑的眼眸,却硬生生扯出一个僵硬地笑:“大…爷我不……痛。”

    “不痛就好。那咱们就继续,我还没玩够呢。”哲哲笑得很甜,双手握住刀柄,很用力地在伤口处搅动,直到伤口上附近的皮肉,全部变成肉沫,才将刀子抽出来。

    嘶……豆痛得直抽气,一张脸都扭曲了,可哲哲却丝毫不看在眼里,手腕一个用力,“唰”的一下,便将上面的烂肉连着绷带一起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豆豆痛叫一声,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破了。

    “浪费了思行哥哥的心血。”哲哲一脸可惜,却将那坨东西随手一丢,又朝下一个伤口刺去。

    豆豆快痛死,却更加嘴硬:“你他妈一个小变态,别以为用这样的手段,就能让老子屈服,老子今天偏不说,有本事你杀了老子。”

    欧阳豆豆这个人,吃软不吃硬,哲哲越是这样,他越是要和哲哲对着干。

    他豆爷是纯爷们,才不会这种小手段,他忍,他忍,反正这点伤,也要不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该死的痛呀。

    钝刀子割肉也没有这个痛,豆豆只觉得自己痛晕了过去,又痛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靠,凤轻尘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小变态,这手段比那些行刑的老手都要狠,哪里痛就往哪里戳,也不要你的命,就把你的伤口捣烂,然后一起挖出来。

    豆豆自认自己是个硬气的,身上的肉都被哲哲割了不下两三斤,他还能死撑着不说话,可当哲哲拿刀对着他的命根时,豆豆实在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豆豆是倔服气,是傲气,是爱跟人对着干,可自己快要连个男人都当不成了,他还有什么原则,连忙忍着痛开口:“小祖宗,小祖宗,你别闹了,快住手,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,我都说还不行嘛。”

    千万别拿他小弟弟开刀,这东西割没了,可就长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现在不想听,你说……我把你那里一点一点切下来,然后炒熟了给你下酒怎么样?”哲哲一双大眼,扑闪扑闪,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呕……豆豆快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左岸是最最可恶的人,直到今日才发现,和这个小恶魔一比,左岸对他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左岸,我好想你呀,我为什么就要挑你不在的时候来呢。

    豆豆泪流满面,声音又弱了三分,有气无力的道:“小祖宗,咱们差不多就行了,我保证刚刚发生的事,我什么都不说,我回头会告诉孙大夫,这伤是我自己弄的,我有精神异常,我有病,我自虐。”

    豆豆那叫一个委屈呀,可和自己的小弟弟相比,这点子委屈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趣。”哲哲一听,有些兴味索然,不过还是乖乖地将刀子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呼……小弟弟逃过一劫,豆豆狠狠地松了口气,身上的伤口也因这一放松,而痛得更加厉害,不过为了打发哲哲这个小魔鬼,豆豆还是将自己的来历和目的说出来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