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15失手,傻缺二货豆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bi数据模型四不像特肖图201808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就在凤轻尘绕过床尾,往外跑时,一直躺在床上装死的欧阳豆豆动了,卷成虾米一样的身子,突然张开,在原地弹跳了一下,直接朝凤轻尘扑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心。”欧阳豆豆的动作太快,太突然,春绘和秋画、夏挽三个人只来得及尖叫,而暗卫现身时,豆豆已经将凤轻尘扑倒,手上握着一把手术刀。

    “唰!”豆豆抬手就朝凤轻尘的脖子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!”

    春绘三人吓得脸色苍白,只知道尖叫,暗卫反应再快,可远水救不了近火,在场的人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看着豆豆将刀插入凤轻尘的脖子。

    豆豆双眼通红,神色有些混乱,可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知道自己这一刀下去,凤轻尘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欧阳豆豆舔了舔唇,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与兴奋。

    他就要杀了凤轻尘!

    哈哈哈,左岸你个混蛋,你还是差我一着。

    哲哲你个死变态,等着,等送豆爷来收拾你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被豆豆压制的凤轻尘,猛得一个抬腿,只听见啪的一声,下一秒是豆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当……豆豆痛极,握刀的手了一个不稳,刚好偏了两寸,贴着凤轻尘的脖子往下刺,一样是见了血,可却只是皮外伤。

    豆豆一击不中,已经失了先机,暗卫如同虎狼一般冲上前,将豆豆压住,一阵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豆豆这个时候完全没有办法还手,只紧紧抱着自己裤裆,嗷嗷惨叫,很快豆豆就一身是血、奄奄一息的躺在原地挺尸。%&*";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刚刚与死神擦肩,虽然只是受了一点轻伤,可却是被吓得不轻,见暗卫将豆豆制服后,整个人都无力的躺在地上,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心惦记着思行的安危,根本就没有防备豆豆会出手,豆豆扑来的那一刻,凤轻尘只是本能的反应,抬腿……

    在刀扎下来的那一刻,凤轻尘以为自己死定,没想到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捡回了一条命。这是凤轻尘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春绘、秋画、夏挽全身颤抖,连忙上前将凤轻尘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三个丫鬟惨白着一张脸,又是害怕又是羞愧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经过九皇叔训练的,为了服侍凤轻尘,也为了保护凤轻尘,可不想凤轻尘在她们面前遇险,她们却只尖叫,根本什么忙都帮不上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凤轻尘抽回自己的手,在脖子上抹了一把,当下便一手的血。

    “啊,小姐,见血了。”夏挽连忙拿出帕子,压在凤轻尘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“小伤。”凤轻尘压住伤口,上前看着被暗卫打晕了的豆豆,说道:“弄醒他。”

    她总要知道,是什么人要她的命,甚至为了要她的命,不惜自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眼睛一转,看到地上带血的刀,二话不说,捡起刀子就往豆豆肩膀上刺。

    啊……豆豆痛醒了过来,双眼迷茫又困惑,呆呆地看着凤轻尘和在场的人,虚弱的道:“你们是谁?我这是在哪?”

    双眸水灵灵的,就好像迷路的小鹿,可怜巴巴地看着众人,瘦小的身版微微颤抖,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豆豆这演技,那绝对是杠杠的,要不是左岸拎着孙思行进来,看到欧阳豆豆,叫了一句:“豆豆?”

    就是凤轻尘,也要被他给骗了。

    “豆豆?你说他是豆豆?”凤轻尘原本还在想,要如何审这个人,这下好了,不用审了,全知道了。

    豆豆,不就是左岸放在嘴边说的,要杀的她的人。

    左岸淡定地点了点头,别过脸不再看欧阳豆豆。

    一看这个情况,就知道豆豆暗杀凤轻尘失败,人还被抓了。

    欧阳豆豆,简直是丢尽杀手的脸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震惊地看着豆豆,怀疑的道:“你就是欧阳豆豆,杀手联盟派来杀我的杀手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大爷我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我就是杀手欧阳,既然落到你手上,要杀要剐随你。”豆豆见身份拆穿,很光棍的说道,心里却暗骂哲哲不是个东西,居然这么快就让左岸回来了,害他脱身之计没法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真是豆豆,我一直以为豆豆是个姑娘的,你居然是个男的。”凤轻尘以审势的眼神上下打量豆豆,想到自己刚刚本能反应,踢到的东西,凤轻尘很淡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全家,你才姑娘呢,你全家都姑娘,我是男的,男的,还有别叫我豆豆,叫我豆爷,再叫我豆豆,我杀你。”左岸来了,豆豆就知道自己不会死,胆子老大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是姑娘,我全家就我一个,你这么说也没有错。”凤轻尘这话没有什么不对,可千不该万不该,她说完后,又补了一句:“豆豆,你这么名字真可爱,你和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豆你大爷,说了不许叫我豆豆,再叫我豆豆,我杀了你。”豆豆被凤轻尘气得不轻,大声咆哮,可这一激动却牵扯身上的伤口,别的地方还好,唯独命根子那里,被凤轻尘狠狠踹了一脚,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痛死我了。”豆豆顾不得身上的伤,双手抱着裤裆,不停地惨叫,他命苦呀。他的宝贝命根子,刚从哲哲的魔手中逃走,又落到凤轻尘的魔腿手里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汗……这是杀手?

    她记得左岸对她出手时,那叫一个帅气,那叫一个利落,当时可把她吓得不轻,反观这个叫豆豆的杀手,尼玛,这真是杀手吗?

    凤轻尘以眼神寻问左岸,左岸一脸尴尬的别过脸。

    真是把杀手的脸都丢尽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看看孙思行,他好像中毒了。”左岸飞快的别过话题,把手上的孙思行,往病床上一丢,抢了欧阳豆豆的病床。

    “中毒?思行好好地怎么会重毒。”说起孙思行的事,凤轻尘也没空和豆豆计较。

    再说了,有左岸在,她怕是想要计较也不行,左岸和豆豆的交情似乎不一般。

    豆豆的事,回头再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上前,检查孙思行的情况,一伸手就发现自己一手的血。

    “打水,拿药箱。左岸,把思行带到隔壁,这房间太脏了。”凤轻尘一条一条命令下去,最后又对暗卫道:“留一个看着他,问清楚他,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?思行少爷的毒是谁下的,思行少爷院子里的火是谁放的,把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几件事太巧合了,凤轻尘无法相信这是意外,她必须查清楚,凤府还有多少有嫌疑的人。

    套左岸那句话,一个傻缺的二货豆豆不可怕,可怕的是其他的杀手,还有豆豆的师父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