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17自恋,把左岸药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开马结果2017资料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从云家回来时,天已大亮。%&*";好在她习惯了通宵熬夜,即使一个晚上没有睡,精神还是很好,只略作收拾,便神清气爽得让人嫉妒。

    用完了早膳,凤轻尘带着管家准备好的礼物,去王家拜访,刚走出正门,就被夏挽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姑,姑娘……”夏挽欲言又止,凤轻尘没时间耽搁,示意夏挽有话快说,不说她就走了。

    夏挽不敢再犹豫,立马说出自己的来意:“姑娘,欧阳少爷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欧阳少爷?谁呀?”凤轻尘一脸不解,她好像不认识姓欧阳的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昨天晚上,拿下的那个刺客。”夏挽连忙解释,因豆豆和左岸交情不一般,凤轻尘昨天又急着出门,也没有说如何处治豆豆,凤府的人也不敢对豆豆不敬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个傻缺的杀手?”凤轻尘皱眉:“他找我有什么事?”难不成想再杀她一次。

    夏挽摇了摇头:“奴婢也不知道。昨天左岸少爷交待了,奴婢也不敢怠慢欧阳少爷。”这是变相告诉凤轻尘,不是她自作主张叫一个杀手少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去看看。”豆豆如何处治,也确实是要说清楚。

    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。豆豆要杀她,她放过豆豆那是做不到,可想要豆豆的命,似乎也是不可能事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还在想,要如何处治豆豆,豆豆却一副自来熟的模样,凤轻尘一进去,豆豆就叫道:“凤轻尘,快,快给你豆爷我把伤口包扎一下,疼死爷了。”

    左岸只交待好生照看豆豆,可没让人给豆豆包扎伤口,豆豆还穿着昨天的血衣,伤口倒是没有再流血,可身上都是干了的血块,看上去还是蛮惨的。

    “给你包扎伤口?”看豆豆一身是伤,凤轻尘还挺高兴的,可听到豆豆理所当然的话,她不爽了。

    豆豆是杀手联盟的大爷不错,可她不欠事豆豆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呀。你不是大夫嘛,快点,帮我把伤口都包扎一下。”豆豆那叫一个理直气壮、理所当然,不仅仅是凤轻尘,就是护卫和丫鬟也呆呆地看着豆豆。

    这个杀手脑子被打坏了吧,居然还敢要姑娘给他包扎伤口,真是……欠揍呀!

    凤轻尘吸了口气,似笑非笑的道:“就因为我是大夫,我就必须给你包扎伤口吗?”这是什么逻辑?

    “当然了,包扎伤口不找大夫找谁。”豆豆一副你很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是大夫,找我给你包扎伤口没有错,可你是不是忘了,你是身份?而我又是什么身份?”凤轻尘步步逼近,倾身上前。

    看到凤轻尘眼中的狠厉,豆豆这才察觉事情不对,本能的往后退:“你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意思豆爷不明白吗?你是杀手,而我是你要杀的人,你说我会傻得给你医伤,把你医好,让你来杀我吗?”她得多圣母,才会想救一个,要杀自己的人,她又不是豆豆,脑子没有被门挤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,我以后不杀你就是了。”豆豆丝毫不认为这是什么难事,他又不是左岸,接了任务就要完成,他豆爷愿意完成就完成,不乐意谁也别想逼他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凤轻尘冷笑:“豆爷,你是不是搞错情况了。你是阶下囚,现在不是你要不要杀我,而是我要不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杀我?你想杀我?”豆豆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:“凤轻尘别傻了,你要是敢杀我,昨天就杀了,你……不敢杀我。”

    谁说豆爷傻,谁说豆爷二。看看,人家拎得门你儿清,早就知道自己的底牌大,没有人敢碰,不然也不会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“有左岸在,我的确不敢杀你。但我能废了你,你不是说我是大夫嘛。我告诉你,大夫除了能治病外还能杀人,信不信我一贴药下去,你从此就变成傻子。”凤轻尘与豆豆四目相对,威胁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,就算吓不到豆豆,也能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,让他安分点。没想到豆豆不仅没有害怕,反道一脸兴奋:“你说得是真的吗?你真有这种药?在哪在哪,快,快给我一贴。哈哈哈……我拿去喂左岸,把左岸变成小傻子。”

    豆豆不顾自己身上的伤,伸手就去拉凤轻尘的衣袖。

    作为杀手,豆豆出手的速度绝对不慢,凤轻尘发现了却躲不开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豆豆,用带血的手弄脏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放手。”凤轻尘气得磨牙。

    她等伙还要去王家,这下又得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不放。凤轻尘,求求你了,你行行好吧。把那个让人变傻的药给我一剂行不?了不起我用银子买嘛,你说多少银子,我保证不还价。”豆豆可怜巴巴的说道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凤轻尘和豆豆很熟。

    这得要多粗的神经,才会有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凤轻尘气得咬牙,再三告诉自己,别跟傻缺二货计较,这货只会活活把人气死。

    凤轻尘用力将自己的衣袖拽出来,没有意外,袖子皱巴巴的,还沾着血,没法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求你了。”豆豆才不管凤轻尘气不气,他只管达到自己的目的,再次伸手去拉凤轻尘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欧阳豆豆,你别太过分。”凤轻尘后退三步,背部靠到墙壁,才避开了豆豆的魔爪。

    “不管,不管,凤轻尘,卖一剂给我嘛,我给你银子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冷笑,没有搭理豆豆,豆豆见求凤轻尘无用,眼珠子一转,贼兮兮的道:“凤轻尘你想想,咱们要是一起把左岸给药傻了,那是多有成就感的事。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杀手界的第一人,咱们把这个危险人物弄成傻子后,再往他脖子上套根绳子,胸前挂一块“我是杀手左岸”的牌子,然后每天把他牵出去溜一圈,多好玩呀。”

    求救不行,豆豆便起了拉凤轻尘下水的心思,不停地说着药傻左岸的种种好处。

    原本就觉得豆豆很二,这伙凤轻尘只想问老天,老天爷是不是搞错了?豆豆和哲哲是不是投错了胎?

    一个明明是成年人,却二傻得像个孩子;另一个明明是萌到番的孩子,可行事、手段比大人还狠,这两个人要对调一下,这世界就太平了。

    豆豆看凤轻尘不说话,继续扳着手指,数药傻左岸的种种好玩事,双眼闪着兴奋的光芒,好像他已经把左岸药傻了一样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力抚额,在豆豆兴致勃勃的幻想虐左岸一百招时,凤轻尘终于忍不住了,大叫:“左岸,你给我出来,把这傻缺处理了!”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