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26清白,离豆豆远一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资料大全管家婆浙江15选5开奖结果今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他们在做什么?

    他们要说,他们什么也有做,九皇叔信吗?

    凤轻尘和豆豆僵在原地,两人齐刷刷地看向九皇叔,看到九皇叔脸色阴沉可怖,凤轻尘和豆豆都吓了一跳,两人立马松开。i^

    凤轻尘后退一步,整好自己的衣服,扯出来一抹淡然的笑:“我来给豆豆换药,发生了一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九皇叔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,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,我们什么都没有做。”豆豆飞快地爬起来解释,一个激动,从床上滚了下来,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被扯开了,这一摔把胸膛给露了出来,没有意外,九皇叔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郁闷的双手捂脸,豆豆你个拖后腿的家伙,这解释比不解释还让人多想。

    “本王相信。”九皇叔看了豆豆一眼,便往里走,同时不忘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这是客栈,丢人也要看场合,他可不是豆豆这个厚脸皮的货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郁闷,心里委屈了个半死,狠狠地瞪了豆豆一眼,讨好地上前给九皇叔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九皇叔却连看都没看一眼,径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双眼如同刀子一样,落在豆豆的身上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豆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呆呆地看着九皇叔。

    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?

    “没有听错,本王让你把衣服脱了。”九皇叔又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要换作别人,在九皇叔的威压下,肯定会乖乖的屈服,可豆豆什么人,他一根经通到底不说,精神还特别粗,完全不受九皇叔的威胁。%&*";

    豆豆不仅没有把衣服脱了,反倒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把身上的衣服拉好,双手环抱,一脸防备地看着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不脱,打死也不脱。男子汉大丈夫,绝不向恶势力低头。”

    那正气凛然、慷慨就义的小模样,差点没把凤轻尘逗乐。

    “别逼本王出手,本王出手的话,保你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。”这不是威胁,这是告知,九皇叔绝对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他看豆豆不顺眼很久了,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机会罢了,每次还没有动手,豆豆就躺地上打滚,害他怎么也下不了手,这一次豆豆总不至于也倒地打滚吧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九皇叔太高估了豆豆了,九皇叔的话一落下,豆豆很不客气地再次倒地,大声嚎叫。

    “欺负人,东陵九皇叔欺负人,我不脱,我不脱,打死我也不脱,我就是不脱。我的清白呀,不脱就是不脱…”

    九皇叔一脸冷漠,凤轻尘则是默默看天。

    这货真是太丢人了,老天爷呀,打道雷下来,把这货收了吧。

    豆豆嚎得起劲,九皇叔和凤轻尘见怪不怪,豆豆是吃定了九皇叔,知道九皇叔拿他这招没则,每次都用这招对付九皇叔,他也不嫌腻。

    豆豆表演的起劲,换着花样打滚,九皇叔却没有心情欣赏,指着豆豆问道:“你还要帮他换药吗?”

    这货,让她怎么换药呀。

    未免豆豆打滚,让伤势越来越严重,凤轻尘聪明的选择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换药,那就走吧。”九皇叔也不多说,起身就准备往外走。

    豆豆见状,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,一脸不解地看着两人:“你们要走了?”还没吵架就走,他不是白忙了半天。

    嚎了半天,脸不红气不喘,可见技术有多高,凤轻尘瞪了豆豆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不走,留在这里看你打滚吗?哲哲都没有你这么幼稚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拿我和哲哲比。”豆豆再次炸毛,脸颊气得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在哲哲手上,豆豆可真是栽了一个大跟头,和其他人较量,哪怕是九皇叔,他也没有吃多大亏,唯独被哲哲狠狠地阴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就要拿你和哲哲比,你又能怎么样。不想和哲哲比?行,等你什么时候找到哲哲,我就不拿你和哲哲比。”敢算计她,死豆豆你给我等着瞧,到时候我拿你喂哲哲。

    之前凤轻尘还没有看出来,这伙凤轻尘还不明白,她就傻了。

    死豆豆,臭豆豆。她好心来给他上药,他居然陷害她,害她被九皇叔“捉奸”在床,要不是九皇叔信她,她这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豆豆激灵,看人出招,可同样他不经激,凤轻尘一激,他就跳脚了:“找就找,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子嘛,豆爷我找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容易,要是没有找到呢。”凤轻尘今天在豆豆手上吃了大亏,不讨一点回去,她心里不平衡。

    她百分百肯定,豆豆是故意和她闹,故意叫那么大声,就是为了引九皇叔来。

    死小孩,想看她和九皇叔吵架,做梦!

    “不可能找不到,我一定会找到哲哲,找不到哲哲,我就不叫欧阳豆豆。”

    “切……”凤轻尘一脸鄙夷:“左岸说,你不想叫豆豆很久了,别想利用这个机会换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。”心思被人看穿,豆豆一张脸胀得通红,突然想到什么,再次跳脚:“凤轻尘,我警告你,不许叫我豆豆,叫我豆爷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,豆豆。”凤轻尘孩子气十足,特意加重“豆豆”二字,没有意外,再次把豆豆气毛了。

    “说了不许叫我豆豆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找到哲哲再来命令我吧。”凤轻尘看豆豆生龙活虎的样子,觉得自己的担心,真心是多余的,拿起装药的盘子,拉着九皇叔就走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!”豆豆又气又急,几次想要说,你再叫我豆豆我杀了你,可想到左岸的警告,豆豆乖乖的闭嘴,只能朝凤轻尘的背影扮鬼脸。

    杀不杀凤轻尘不重要,可因为凤轻尘丢命那就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要是死了,师父会替他报仇,可他也活不过来了,所以……

    豆豆只能自个儿内伤去。

    豆豆好解决,最麻烦的就是九皇叔了,凤轻尘跟九皇叔回到房间后,九皇叔的脸色依旧很难看,一进屋就板着一张脸坐在那里,什么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,可对上九皇叔,那张黑得像锅底的脸,实在是说不出话来,只能乖乖铺床、擦洗脸和手。

    九皇叔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,飞快地把自个收拾好,便宽衣休息。

    屋内明明有两个人,却静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凤轻尘有些担心,可九皇叔都上床了,她也不好再磨叽,乖乖的脱衣服上床,在九皇叔的内侧躺下,两人之间有一拳的距离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