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28迷茫,最简单却最难做到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949us特彩吧孟料明天晚上到底开什么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凤轻尘和九皇叔优哉游哉地坐在马车里,风吹不到、雨淋不着,没事吃吃瓜果,品品清茗,完全没有赶路的辛苦。i^

    与之相反,豆豆这几天就苦逼了,天天骑着马,风吹日晒不说,这马还颠的人难受,身上的伤口越来越严重了,再加上天气热,有几处伤口都化脓了,那可真正是钻心的痛。

    九皇叔冷眼地看着,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多,凤轻尘记着那天的算计,也无视豆豆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再说,凤轻尘就是想要可怜豆豆,也抽不出空来。

    白天和九皇叔呆在马车里,晚上与九皇叔同住,两人同进同出,还真没有多少时间去关心豆豆。

    是夜,凤轻尘沐浴完,九皇叔上前替她绞关发,动作轻柔得,让凤轻尘感觉不到一丝痛,头发半干时,凤轻尘也懒得起身,靠在九皇叔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这样能找到哲哲吗?”哲哲最近到处犯案,他们到是有线索,可总是晚哲哲一步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九皇叔不假思索的道:“哲哲已经知道我们在找他,他是故意到处犯案。”

    哲哲最初杀那些人贩子,也许没有任何私心,可现却是为了迷惑他们、扰乱他们的视线,给自己足够的时间逃跑,作为猎物,哲哲无疑是极聪明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太聪明了,真叫人头痛。”凤轻尘在九皇叔身上蹭了蹭,乖巧得像小猫。

    “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孩子。”九皇叔冷峻的面容柔和了几许,掌心在凤轻尘的脸颊轻轻摩挲,看凤轻尘眉头不展,便问道:“你急着找到他?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他,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孩子,他虽然有点本事,也有几分急智,可落到穷凶极恶的人手里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i^”哲哲再残暴也是她的病人,凤轻尘有一点极不好,那就是护短。

    哲哲是坏,是暴虐,可凤轻尘从来没有想过让哲哲去死,他只是一个孩子,他会变成这个样子,责任不在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见他,那就把他抓起来吧。”九皇叔轻描淡定的说道,却把风轻尘惊了一跳:“你知道他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本王知道他要去哪。”哲哲的世界很简单,之前一直生活在魔教,从凤府逃出来,他当然是要回魔教。

    孩子在外面受了气,总是想要回家,找父母为自己出气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道魔教在哪?”凤轻尘只感觉自己的心咯噔一停,想到王锦凌说的那些话,凤轻尘眼中闪过一丝害怕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得很可怕,悄无声息地就把哲哲卖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知凤轻尘已知晓魔教之事,只当她担心哲哲,出言劝慰道:“你放心,哲哲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魔教呢?魔教会出事吗?”凤轻尘站了起来,眼中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这种冰冷不是指责亦不是愤怒,只是不安。

    哪怕哲哲残暴狠虐,可哲哲终归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,要是让哲哲知道,因为他而害得魔教覆灭,哲哲日后要怎么活下去?

    九皇叔这样做,和拐卖孩子的人贩子有什么区别,他们同样毁了孩子的未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何许人也,凤轻尘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他哪里会不知道。凤轻尘既已知晓,九皇叔也不隐瞒,将他和暄少奇合作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,又不忘补充一句:“本王知道你心疼哲哲,可别忘了魔教这些年残害了多少无辜的人。杀人即是救人,本王不认为自己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魔教没有杀无辜人,就凭魔教有九州地图,他也要拿下魔教。有些事情不是能简单的对与错来衡量,他所做的一切没有对与错,只为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这么做没有错,只是……这样利用哲哲,让他如何面对自己的族人。”权势斗争没有对错,只有胜败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希望灭族的罪孽,由哲哲一个孩子背负,这个包袱对他来说太沉重了。

    “利用哲哲?轻尘,你这个罪名太重了,本王担不起。如果不是魔教教主先利用自己的儿子,本王又怎么会利用他。”九皇叔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凤轻尘比一般的女子更冷酷,更坚强,可终归是女子,内心仍有柔软的一面,面对老人和孩子,凤轻尘总比男人更容易心软,却不知这种心软会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魔教教主利用哲哲,你是说?”凤轻尘眼睛瞪得滚圆:“魔教想要入主九州大陆的权利中心?”

    九皇叔缓缓点头:“轻尘,魔教一直生活在条件恶劣的盆地,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入主中原,不然你以为魔教教主这几年,为什么到处抓大夫,还特意把哲哲送来东陵,让你医治。”

    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事,魔教这几年抓了那么多大夫,真要给哲哲治病,那就会把凤轻尘抓走,而不是把哲哲送到凤轻尘这里。

    魔教要活抓凤轻尘,并不是不可能的事,可魔教却没有这么做,而是直接把人送来,还带来上百个护卫,旁人也许不会多想,可正盯上魔教的九皇叔,却敢不多想。

    他所做的一切,和魔教一样,只要错了一步,便满盘皆输,他输不起,所以只能把所有的可能都消灭。

    魔教是不是敌人不重要,他只要把这个可能灭了就行,让魔教不会成为威胁,就如同西陵天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脑子有点乱。”凤轻尘双手捂着自己的头,踉跄后退,撞在梳妆台上。

    九皇叔伸手将凤轻尘拦腰抱住,拉进自己的怀里:“别想太多,这些事情都交给本王,本王会处理好,所有的罪孽也由本王来背,你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魔教的事情不是简单的对与错,如果魔教真是好的,那些江湖人士又怎么会同意齐攻魔教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。我只是没有想到,我只是医治一个病人,却惹来这么大的麻烦。”所以说,她一点也不想医治那些权贵,这些人的生死牵扯到太多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哲哲,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医好哲哲,让那个孩子不要把自己的人生毁了,可她的心意……却被人如此利用。

    大夫,难道不能只单纯的医治病人吗?

    “明明我的责任只是医治病人,为何……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?”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自己的双手,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医好王锦凌,那么王家家主就要换人,王家极有可能衰败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医好崔浩亭,崔家的家主也要换人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医好洛王的腿、太子的心疾、西陵天宇的腿伤,那么东陵和西陵的情况,是不是会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我用自己的医术,改变了各国的权力格局而我却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自己的双手,没有半丝喜悦,只有浓浓的无助与迷茫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