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35上路,九皇叔什么时候赔过本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香港正版四不像管家婆一马中奖免费公开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哲哲伤得很严重,整整三天都没有醒过来,玄医谷谷主没折了,让九皇叔换凤轻尘来看看。%&*";

    九皇叔看哲哲身上的伤都包扎好了,半分不显狰狞,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病人自己不愿意醒过来。”凤轻尘诊断后,得出一个这样子结论。

    “你说了和没说一样。”玄医谷谷主本来期待,凤轻尘能弄一点新知识出来,结果相当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有说错,哲哲并没有内伤,这些外伤不会致命,他不愿意醒过来,是因为他内心害怕,不敢面对。”由此可见,哲哲昏死前的经历实在可怕了,可怕到哲哲不敢面对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一听,来兴趣了:“我说九皇叔,你到底做了什么,把这个小怪胎,给折腾得不敢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对药人的手段狠。”九皇叔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在这个人命贱如草的年代,有些人的生命比蝼蚁还不值,凤轻尘默默地闭嘴,退出九皇叔和玄医谷谷主争斗圈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得对,她医术再好,也只能救一个两个人,要救这天下百姓,除非爬上金字塔的顶端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时候,依旧有各种阴暗的一面,可她的能力更强了,能做得自然就多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到房内,想着如何医治哲哲。

    像哲哲这种情况,属于病人放弃生命,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唤醒哲哲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要让哲哲有求生意志,不外乎和他沟通,从那以后,凤轻尘每一天,都会抽空去和哲哲聊天。

    屋内只有她和哲哲两人,凤轻尘也没有什么顾忌,把她在现代的事,挑了几件有趣的说给哲哲听,重点说了那个世界的人权,那个世界的孩子,是怎么生活的。%&*";

    在给哲哲求生意志的同情,凤轻尘也希望,哲哲能明白一些道理,懂得这个世界的规则,明白什么是对、什么是错,什么样才是正常孩子的生活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知道哲哲有没有听进去,反正在这小院,她也没有什么事情做,每天抽个把时辰,和哲哲说说话,权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如此,又过去了五天,在玄医谷谷主和凤轻尘的救治下,哲哲并没有生命危险,可也没有清醒的迹象,按理哲哲应该现继续卧床休息,可是九皇叔没时间陪他在这里耗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个小镇,呆了快半个月了,魔教和名门正派的战斗,正如火如荼,东陵子洛与南陵锦凡,也带兵到了瘴气林,正准备攻打西陵天磊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出发了。”又过了一日,九皇叔宣布道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第一个反对:“不行,哲哲的伤势,不适合宜动。”这正长肉的时候,要出了问题,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也得行,本王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他耗。”九皇叔不容拒绝,强制命令道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气极,朝凤轻尘使眼色,让凤轻尘说服九皇叔,哪知凤轻尘却别过脸,当作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她虽然担心哲哲的伤势,可她更明白,九皇叔所做的事,都是提前计划好了的,中途要是有变故,事后就是补救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暄少奇已带人去了魔教,要是九皇叔再不赶过去,等暄少奇把魔教灭了,或者让魔教的人跑了,那九皇叔所做的一切,就全部白费了,那些人也白白牺牲了。

    不能为了一个哲哲,让之前所做的一切,通通白废了。

    一个两个都这么难搞,玄医谷谷主炸毛了,指着凤轻尘就骂道:“凤轻尘,你是不是大夫,这么冷血,居然不顾病人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难得这么有责任心,凤轻尘也不好驳他的话,很客气的道:“我是大夫,所以我很清楚,依哲哲现在的状况,完全可以上路,只要一路上多注意一些,就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有玄医谷谷主在,就算哲哲不愿意醒来,一时半刻也死不定。

    “多注意一?,你说得容易,你知不知道,哲哲身上用的药多值钱,到时候马车一颠,伤口又裂开了,我又得再给他涂一次药,你知道这药涂一次就少一次。”归根结底,玄医谷谷主在乎的不是哲哲,而是他的药。

    对此,凤轻尘也能理解,毕竟这不是批量生产药物的年代,事实上就算能批量生产,价格高昂的药物,也不是人人都能用得起,那些用材讲究的药,也不是无限量供应。

    凤轻尘老老实实地点头:“我懂,谷主你放心,你花在哲哲身上的药,一定能加倍地收回来,你别忘了,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魔教,是哲哲老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玄医谷谷主双眼一亮。

    魔教呀,这种存在了几百年老牌势力,手上的藏货一定很足。

    凤轻尘肯定的点头:“谷主你大可放心,你什么时候,见九皇叔赔本过,他既然救下了哲哲,就会人尽其用。”

    救哲哲、调.教哲哲,也许有为她的原因在,但更多的是,哲哲所带来的利益,值得九皇叔出手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没有半丝利益关系,谁会主动去交好谁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道理,九皇叔做事,向来滴水不漏,他救哲哲肯定有用意。走,把哲哲抱上马车,我一定看好哲哲,绝不会让他死在路上。”说起利益,玄医谷谷主向来是,最直接的一个,他行事自求自己高兴,从不管世人如何看待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没有多说,当下就安排人,收拾好马车,把马车垫得厚厚的,让哲哲躺得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把哲哲抬上马车后,玄医谷谷主不需要九皇叔发话,自发的上了马车,豆豆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哼哼……他才不要骑马,老累了。

    “你上来干嘛,滚边儿去。挤。”玄医谷谷主看豆豆老不顺眼了,他喜欢乖巧聪明的孩子,比如思行,比如哲哲。

    豆豆一看就不是,这孩子很傻很天真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坐在这里。”豆豆双手死死攀着车门,不管玄医谷谷主怎么踢,就是不肯下车。

    武力不行,玄医谷谷主就用哄的:“坐这干嘛,挤死了。快,去九皇叔那里坐,他们的马车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小孩子呢,你当我不知道九皇叔,有讨厌有人挤在他和凤轻尘之间,我才不会傻得去找死。”豆豆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倒是惊讶了:“哟嗬,看不出来你还有点脑子,知道那马车坐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豆爷我聪明着呢。”豆豆得意地扬了扬头,玄医谷谷主嘴皮抽搐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看了一眼,朝九皇叔笑了笑,九皇叔给了了那两人一个冷刀子,吓得那两人不敢说话,才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、哲哲、豆豆,这三人可是一台好戏,这一路不寂寞了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