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41怀疑,熟悉又特殊的气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黄大仙救世报彩图b1990出马生肖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老者看到凤轻尘,瞬间失神,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一个轻重,惊讶过头的代价,就是差点把南陵锦凡给掐死了。i^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南陵锦凡面露痛苦之色,副将和虎卫营的人连忙大喊:“殿下!”

    这一叫,倒是把老者叫回神了,老者收回眼神,恶狠狠地道:“叫什么叫,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把南陵锦凡拖到自己的面前:“再弄一匹马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跟着一起走了,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寒,心中暗自防备。

    “给!”投鼠忌器,南陵锦凡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虎卫营的人,立马牵了两匹马过来,凤轻尘一头雾水,不明白这老头看了自己一眼,怎么就要跟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有多想,只当这老头认出自己,知道自己这颗头值钱。

    九皇叔握着凤轻尘的手,无声安慰,凤轻尘也回以一个浅浅的微笑,两人翻身上马,九皇叔将凤轻尘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老者也拉着南陵锦凡上马,倒是没有太过虐待南陵锦凡,而是将人丢在马背上:“挑四个人,把武器放下,跟着我去领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告诉这群虎视眈眈的大兵,他没有兴趣要南陵锦凡的命。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人选定下来,就打马上前,九皇叔和凤轻尘则先一步,扬鞭跑人。

    二十万将士,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,看着九皇叔和凤轻尘光明正大的离去,心里都快怄死了。

    当凤轻尘和九皇叔一行人,冲出营地时,那副将实在忍不住:“弟兄们,追!”

    说是追,可他们也不敢靠得太近,以免伤老者一怒,伤了南陵锦凡的性命。i^

    骏马在黑夜,一路疾行,风驰电掣,凤轻尘根本看不清路,也不知道方向,为免被旁边的树枝刮伤,凤轻尘只能将头埋在九皇叔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黑,根本看不清路,我们这样跑下去,会不会迷路?”

    “迷路就迷路,我们怕什么。”九皇叔带着凤轻尘,一路挑小路走,好在这马还算有灵性,没有傻傻地撞树。

    “豆豆他们呢?”凤轻尘怕大家走散了,不好找。

    “有暗卫保护,你不用担心,事先我们已经约定好了,在哪里汇合。”在南陵锦凡的眼皮底下,九皇叔硬是与豆豆商定好了各种细节,可见豆豆绝不是单纯的二傻青年。

    知道一切都有计划,凤轻尘也不再多说,很快四人就冲入林子深处,九皇叔半马勒停:“差不多了,下马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凤轻尘反应过来,抱着凤轻尘就跳了下来,然后给马狠狠一剑,那马吃痛,拔足狂奔。

    老者和九皇叔一样,不过老者并没有把南陵锦凡放下来,而是随便拿缰绳,将南陵锦凡绑在马背上,同样给马扎了一刀,让马往前跑。

    这天正黑,那些士兵只会寻着马声找人,他们跳了马,隐入林中反倒安全,只是苦了南陵锦凡,这一路估计颠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九皇叔拉着凤轻尘,将凤轻尘护在身侧,对那老者颇为防备。

    刚刚这老头看到凤轻尘时的异常反应,九皇叔可是看在眼里,为防万一,多防着一点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那老者好像不知九皇叔和凤轻尘对他的防备,直接走到凤轻尘的另一侧,三人一路在黑夜中前行,那老者时不时就偷看凤轻尘一眼。

    天太黑,再加上老者的眼神,也相当的隐秘,凤轻尘到是没有发现,不过和老者一起走,心里倒是有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,各怀心思,一路沉默地朝林中走去,诚如九皇叔所说得那般,那些个士兵并没有追过来,而是追马去了。

    待到他们回过头来,就是想追也不一定追止。

    天渐渐得亮了,凤轻尘高悬的心,也稍稍放下一些,看了一眼身侧的老者,心中暗想,这老头在晚上没有杀自己,现在天亮了,总不至于还要对自己对手吧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条小溪,你清洗一下。”九皇叔指着不远处的水流,对凤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看九皇叔的样子,似乎没有陪自己去的打算,凤轻尘猜测,九皇叔估计有话要和那老者说,凤轻尘也不追问,小步朝那小溪跑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走后,九皇叔就往旁边走了两步,那老者也是个聪明的,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?”老者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嘛,杀手联盟悬赏榜上的第一人凤轻尘。”九皇叔说这话时,隐含杀气。

    老者心中微惊,看九皇叔的神色,也多了几分凝重,心中暗道,这人可不像豆豆所说的那样,是个很好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老者微微吸气,平息自己的情绪,问道:“她真得姓凤?”

    老者当然知道凤轻尘的名字,只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话,可不是那么好套的,九皇叔和老者打着太极拳:“她父亲姓凤,她不姓凤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母亲呢?姓什么?”老者不甘心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九皇叔也不隐瞒:‘姓陆,闺名以沫,海盗陆家的后人。’这些消息,杀手联盟的人要查,很快就能查到,瞒着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母亲是陆家后人,那她父亲呢?谁的后人,凤这个姓氏很少见?”老者双眼微眯,眼中精光立现。

    凤这个姓氏,让老者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凤轻尘身上,那种独特又熟悉的气息,引得他往那方面想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凤战凤将军据说是个孤儿出身,没有人能查到他的来历。”这话也不假,不然凤战不会枉死后,没有一个族人为他申辩,留下凤轻尘一个孤女,也没有族人照顾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者明显不信,九皇叔也不怕,只道:“不信,前辈大可以去查。只是不知道,前辈问这么多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老者一连串的问话,又咬着凤这个姓氏,九皇叔也隐约猜到了一丝眉目,不过对方是敌是友难定,有些事情不能太早揭破,不然凤轻尘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要杀她早就动手了。”老者看了一眼,不远处地凤轻尘,心中越发地肯定。

    那种独有气息,他不会认错,只是……

    面前这个男人可信吗?

    老者不能确定,他只觉得九皇叔太危险了,哪怕是他也不敢与之对上。

    所以,老者默默地收回视线,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小主子出现了,那……他绝不能轻易泄露小主子的身份,以免给小主子带来麻烦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老者忍不住激动了起来,那颗平静了许多年的心,开始狂跳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眉头紧皱,同样不再说话,心中对老者的防备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凤离一族,也是有敌人的,这些敌人中,也同样有熟悉凤离嫡女的人,他不能让凤轻尘冒险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