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56黑心,父子俩都不是什么好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六肖无错期期公开香港王中王正版玄机中特0149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扮猪吃老虎呀!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在心中鄙视九皇叔,明明是自己想要打入魔教,还拿凤轻尘出来说事,动不动就表现出,一副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样子,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戒备,然后……

    再给对方狠狠地一击。i^

    九皇叔真是太阴险了!

    不管玄医谷谷主,心中如何鄙视九皇叔作戏,可面上却是不显,只做好一个大夫,该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曲惜花带着九皇叔和凤轻尘一行人,在林中绕了大半天,直到天快黑,才把众人带到一排石屋前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这是我圣教招待贵客的地方,几位请入座,本座稍候就命人过来服侍,有什么要求只管和他们说,本座会尽量满足。”语落,曲惜花便吹了一声口哨,那群乌鸦又再次飞了过来,将曲惜花和哲哲一同带走。

    乌鸦扑腾而去,惊扰了林中的花朵,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凤轻尘四处看了一眼,发现她的视线范围内,根本没有什么花,刚刚一路走来,也没有看到花丛,当下脸色大变,立马喊道:“大家闭气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九皇叔立马闭气,以眼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花香好像有毒。”不怪凤轻尘多想。之前一直没有闻到花香,这群乌鸦折腾而来,便带来若有似无的花香,让凤轻尘不由自主地想到空气传播的毒物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一听,面色立马,立马嗅了起来,然后对九皇叔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表示,刚刚那一群乌鸦震动,带来的香气确实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曲教主果然谨慎。”九皇叔脸上闪过一丝冷笑:“先进去再说。i^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点头,这个时候,就是豆豆也收起了嬉闹的表情。

    入了魔教圣地,他们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,要是出了什么事,大家都会栽在这里。

    石屋内,除了一张石床外,空无一物,九皇叔让暗卫跟谷主一间,豆豆和他师父一间,凤轻尘则和他一间。

    “先回房,谷主你给大家检查一下,看看有没有人中了毒,尽快研制出解毒剂,即使大家都无事,也要研制出防毒的药丸。”这点小毒素,九皇叔还不看在眼里,可其他人不行。

    谷主应了一声,一脸沉重地回房。

    这种空气传播的毒,除非他们当中有人中了招,不然真难找出解药。

    各自散去后,石屋内只有九皇叔和凤轻尘,两人对视一眼,带着浅浅笑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有些累了,便靠在九皇叔的怀里。

    九皇叔轻轻地摸着凤轻尘的头,无声地安抚。

    快了,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天黑前,谷主那里还没有结果,魔教的仆从送来了被子和食物,那些个仆从全被毒哑了,放下东西后,便离开,曲惜花所说的那句,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不管是客套话罢了。

    “检查一下。”九皇叔把谷主叫来,谷主细细查看了一番,朝九皇叔点了点头,表示没有毒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吃饭,吃完饭后,天已黑,曲惜花派人送来的蜡烛,只够他们吃这顿饭。

    “小气。”豆豆看着黑漆漆的石屋,嘟嚷了一句,被豆豆师父敲了一记:“长点心眼,晚上少睡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师父你越来越啰嗦了,以前你都不管我的。”豆豆没好看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豆豆师父无言,本想再敲一记的手,也乖乖地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哪里是管豆豆,他是担心凤轻尘,才让豆豆多留个心眼。

    唉……豆豆师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还没有定论,他也不好多说,只能自己多留个心眼。

    天黑了,明天还不知会遇到什么,豆豆师父也不多想,拉过被子就准备就睡,可就在他刚躺下时,耳边传来九皇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别碰那些被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豆豆师父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,如同旋风一般,冲到九皇叔和凤轻尘的屋内,暗卫和谷主也随后赶到。

    啪……凤轻尘打开应急灯,屋内一片亮堂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没人注意凤轻尘拿什么照明,他们只看到被九皇叔甩在地上的被子。

    “这被子怎么了?”豆豆上前踩了两脚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东西。”九皇叔也不卖关子,用剑挑开被子,雪白的棉絮跑了出来,凤轻尘拿灯一照,众人才看到,里面居然有白白的小虫子在蠕动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?”豆豆连连后退,看着那一团一团的小白虫子,有一种想要吐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被子,他差点就盖在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尸虫,魔教专门养出来的虫子,这种虫了软绵无毒,却无孔不入。我们要是用这被子睡一觉,明天这些虫子就全部在我们的身体里,然后……这些虫子,就可以慢慢地,将我们的身体一点一点吃掉。”最主要,一般人的大夫,还查不到病症。

    这虫子太小了,要不是挤成一团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发现的?”玄医谷谷主查看了半天,一脸不解地看向凤轻尘和九皇叔。

    这东西,他之前都没有看到。不挑开这棉絮,正常人根本察觉不到,而且就算是渗入肌肤里,也是没有痛感,等到病人发现不对劲时,已经没有救了。

    噗……凤轻尘闷笑一声,九皇叔则别过脸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告诉谷主,他嫌这个被子太脏,死活不肯睡,要凤轻尘拿干净的被子出来,为了不让凤轻尘,有说不的理由,他直接把被子毁了,结果……

    洁癖也是能救人命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见九皇叔一脸不自在,主动接话:“怎么发现的不重要,现在最重要的是替大家看看,有没有沾到这些尸虫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只是这东西除非病发,不然我检查不出来。”玄医谷谷主郁闷了。

    作为大夫,病人无事,他怎么查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,我需要你们一滴血。”这个时候,那些烦杂的检查设备,就证明了它的实用性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试管,上面写了你们的名字,谷主,麻烦你帮个忙,给大家一人抽一管血,我要做检查用。”凤轻尘简单的说了一下,如何抽血,谷主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看谷主一脸权威地坐在那里,让大家排队抽血,豆豆那叫一个心痒啊,无数次想要开口,说让他试试,可对上九皇叔那双幽深的眸子,豆豆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谷主那叫一个得意呀,三两下把血液采集好后,谷主一脸讨好地看向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轻尘呀,你的手受伤了。这样吧,我今晚就不睡,勉为其难的留下来,给你打下手吧。”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