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81固执,这倒霉的孩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挂牌宝典天下彩大全免费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瘴气林常年被黑雾笼罩,里面灰蒙蒙的一片,似黑夜又不像黑夜,就是九皇叔这等高手,踏入瘴气林,视力也会受到影响,勉强能看到三米开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四周阴森森的,豆豆总感觉有一股阴气,在后颈处。因为被九皇叔警告了,豆豆也不敢多说话,一直小心谨慎地跟着凤轻尘身后,像个小尾巴。

    三人自从踏入瘴气林,就没有再说话,就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他们防备的不是人,而是这里的环境,瘴气林本身就具有毁灭一个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手拽着九皇叔的衣摆,一手握着指南针。她相信九皇叔的认路的能力,可也不能因此不相信科学,指南针可是经过无数次验证,绝对有效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常年没有阳光,照射进来的原因,瘴气林给一种湿漉漉的感觉,脚下的地也是软趴趴的,还有苔藓,踩在上面就像踩在蛇皮上,滑滑软软的,让人全身发麻。

    好在,九皇叔和凤轻尘在进来前,就提前做了准备,他们的鞋子是防滑的,想要他们摔倒在这里,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时间很宽松,三个人半点也不着急,在九皇叔的带领下,慢慢地瘴气林深入走去,越往深入会发现湿气越重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哪里呀。怎么感觉每条路都一样,我们要去哪?”豆豆实在忍不住,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瘴气林里,我们要去找西陵天磊落脚的地方,哪里有人呆的痕迹,我们就去哪里等。”西陵天磊要是退回来,必会按自己熟悉的那条路走。

    守株待兔这法子虽然笨了一点,可只要肯定那只兔子会撞上来,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,这样怎么找呀。”看不清前面的路,不知前面会有什么危险,豆豆表示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面对未知的危险,人本能的就会害怕。

    “这里能让人久呆地方不多,我们一个一个找过去,很快就能找到。”九皇叔回头安慰了豆豆一句,又出言提醒:“小心一点,如果我没有记错,这附近有沼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尘才刚说两个字,就被豆豆尖锐的嗓音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痛,痛,好痛呀,救命,救命呀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回头,只见豆豆在原地跳脚,不停地抖着自己后衣领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凤轻尘也不敢上前,立马将身后的背包反过来,拿出手电筒,朝豆豆射过去。

    “虫子,有虫子吓我,跳到我衣服衣里。好痛……”豆豆指着自己身后,人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呜呜呜,堂堂杀手界排行第二的人物,居然死在几只虫子手里,这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手电筒的光一照过去,凤轻尘立马傻眼了。

    尼玛,她看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一棵树,一棵软趴趴,能扭来扭去的树,而倒挂下来的树枝,也是软嘟嘟的。

    不是这树的品种有问题,而是这树布满了毛毛虫,正霹雳啪啦地往下掉,就像在下毛毛虫雨一样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不出这树有粗,上面的毛毛虫实在太多了,看上去就好像全部由毛毛虫组成的一样,毛毛虫都在

    地上铺了一层,树枝依旧没有露出来,而豆豆……

    他背后全部粘满了毛毛虫,至少有上百只,头发上和脸上也,他站得位置,正好是毛毛虫往下掉范围。

    好吓人!

    “快,闪开,把衣服脱了。”凤轻尘飞快地说道,豆豆也没有迟疑,立马往一边跳,反手将衣服脱掉,然后甩在上,双脚用力地踩着。

    吧唧声响起,那衣服瞬间就变成一坨烂泥,可这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“别忙着踩死它们,你中衣上还有,继续脱,把上身全部脱光。”凤轻尘话落,九皇叔就上前剥豆豆的衣服。

    豆豆死活不肯,气得九皇叔想一掌劈死他:“你不想活了嘛,还不快脱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不能脱,我没带换新衣服,脱了我就没有衣服穿了。”豆豆快哭出来,谁能想到会遇到这事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带找洗衣服的习惯,你见过哪个高手,身上背个包袱,里面放换洗衣服的嘛,这多丢脸人呀,一点都帅不起来。

    你没见他师父,为了耍帅连武器都不带,仗剑江湖什么的,哪有徒手走江湖来得潇洒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还管这个,你没疯吧。”凤轻尘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天啊,豆豆的大脑里不会全是豆腐渣吧,他怎么就分不清轻重呢,连哲哲都不如。哲哲那孩子虽然性情暴虐了一些,可却是个聪明、识实务的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疯呀,这个很重要好不好,接下来我们还要在瘴气林呆好几天呢,难道我要光着身子。不脱,不脱,坚决不脱。”豆豆誓死捍卫自己的衣服:“你帮我虫子抖下来就……哎哟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豆豆被虫子咬地,整个人都像毛虫一样扭动了起来,九皇叔才不管他,抬手就在豆豆身上一拍,吧唧一声……

    不知拍死多少毛毛虫,豆豆只感觉背后粘乎乎的一片:“啊啊啊,脏死了,这里没有水,没有水呀。”

    “脱不脱?”九皇叔很没有爱,只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衣服再脏它也能遮体,我为什么要脱。”豆豆这个人认准了就不会改,管他对还是错,除非……

    “我这有一套衣服,我保证不会让你光着身子。”凤轻尘很无力,因为……她看到那群毛毛虫似乎在动了,而且还是朝他们这个方向蠕动。

    豆豆一听激动了:“坏蛋凤轻尘,你有衣服为什么不早说。脱脱脱,九皇叔你赶紧得给我脱了。”

    豆豆相当配合,双手一伸,就任九皇叔动手。

    九皇叔从来没有遇到这么难搞的人,一怒之下用力一扯,豆豆一个不稳往前载,吧唧一声,又压下毛毛虫无数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脏死了,痛死了。”豆豆从地上跳了起来,身上一坨坨青色的毛毛虫汁,还有被毛毛虫蜇得红肿的肌肤。

    这狼狈的样子,就好像刚从茅坑里捞出来的一样,身上没一块干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,我身上痛死了,是不是中毒了,我会不会死呀?”豆豆可怜巴巴的看着凤轻尘,脸上也被蜇红了,整张脸肿得像猪头,实在是滑稽,可此时凤轻尘和九皇叔却笑不出来,因为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又写到一点,我想哭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