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18博弈,要打消凤轻尘的怀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王中王一句中特资料金多宝心水论坛491888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这天下从来不没有平静过,休生养息是为了再战!

    蓝九卿指着灵堂,说道:“瑶华公主死在东陵,这对西陵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。西陵到时候定会以瑶华的死为借口,朝东陵发兵。”

    蓝九卿这话没有半点迟疑,让凤轻尘大惊:“西陵出兵?西陵居然想攻打东陵,他们疯了嘛。”

    西陵刚刚才损失了三十万人马,如果还要打的话,吃亏得也是西陵,西陵能从中捞取什么好处?

    凤轻尘想不明白!

    凤轻尘想不明白,蓝九卿也不打算给她解惑,灵堂里的三个黑衣人很快就走了,蓝九卿和凤轻尘便捡了个大便宜。

    蓝九卿一进去,就是检查已死去的守灵人:“果然是西陵死士的招式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则走到瑶华公主的尸体旁,不知从哪摸出一双手套,开始检查瑶华公主的尸体:“瑶华公主是被人杀死的,不是死于勒伤。脖子上有新的勒痕,应该是刚刚三个黑衣人下的手,制造瑶华公主是被人勒死再上吊的假象,只是这手法,真粗糙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嫌弃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要是她师姐在,一定会鄙视作案的人,太不专业了,杀个人也这么马虎,太对不起专业杀人这几个字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蓝九卿不知何时,也飘到凤轻尘身边。

    之所以用飘,是因为蓝九卿走路没有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凤轻尘次指着瑶华公主的尸体,把瑶华公主的嘴巴打开:“最简单的,如果是吊死的话,舌头会伸长,也就是民间所说吊死鬼的样子。吊死是相当痛苦的,一点点窒息而死,脸上的表情会很痛苦、很扭曲。为了缓解痛苦,死者的双手一般都会握住绳子,手上会勒痕,双腿也会在半空中会乱蹬,腿上一定会有伤,可你看瑶华公主?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路向下,将瑶华尸体上的痕迹展示给蓝九卿看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是专业法医,可她师姐是,这点皮毛她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蓝九卿点了点头,没有去碰瑶华公主的尸体,瑶华虽然是个美人,可再美的人死了两三天,那尸体都不会多好看,尤其是这天气热,淳王没有在瑶华尸体旁放冰块,尸体已经腐烂了,灵堂内都散发着一股臭味。

    “你能看出她是怎么死的吗?”蓝九卿示意凤轻尘出去说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不能久留。

    “不能,我还没有找到她的死因。我想再检查一下。”凤轻尘不是专业法医,她没有推断案情的本事。

    蓝九卿摇头否绝:“没有必要,她怎么死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她死于非命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知道凶手?凶手是谁?”凤轻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凶手是谁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幕后凶手,不是西陵皇室就是东陵皇室,如果是东陵皇室动的手,那也是在西陵的默许下。瑶华公主的死,只是两国讨伐对方的借口,这些和我们无关。”蓝九卿拉着凤轻尘的胳膊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手刚刚碰了尸体。

    两人原路返回,回到房内,蓝九卿将灯点亮,凤轻尘则将手套装好,又细细地净手,本想和蓝九卿讨论一下瑶华公主的事,可蓝九卿丢下一句:“明天立即回凤府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人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”凤轻尘想要追,可连影子都看不到,她怎么追?

    而她屋突然亮灯,也引起了巡视护卫的注意

    :“凤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这就是借住的坏处,凤轻尘叹气,装出睡意朦胧的样子:“没事,我起来喝水。”

    然后……呼的一声,将灯吹灭了。

    屋内黑漆漆的,凤轻尘暗怪蓝九卿多事,走的时候干嘛灭她屋内的灯呀,害她回来亮个灯都要被人盘问。

    忙了大半夜,凤轻尘也有些累了,可她不愿意睡那张床,只好趴在桌上将就一下,蓝九卿在暗处,等到凤轻尘气息平稳才离去。

    蓝九卿来到苏府密室,苏文清正点灯苦战,查看各地传来的消息,看到蓝九卿颇为诧异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查了一下瑶华的死。”蓝九卿坐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瑶华的死?”苏文清打了哈欠:“有什么好查的,不是西陵就是东陵下的手,再不然就是淳王,横竖瑶华不会自杀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谁也不是笨蛋,东陵的说词,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西陵的人去破坏了瑶华的尸体,制造他杀的现象。”蓝九卿再次爆出一个消息,苏文清瞬间清醒:“西陵这是要做什么?闲得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,就会有西陵的官员来东陵,据说他们原本是奉皇命来东陵,知道瑶华公主死了,便决定晚一天进城,准备早晨去祭拜瑶华。”西陵已经安好套,等东陵上勾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?西陵这是玩的哪一出。”苏文清冷笑。

    蓝九卿摇了摇头,高深莫测的道:“不,不是西陵在玩,是长公主在玩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?那个死女人又要做什么?”提起长公主,苏文清就很戒备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就是疯子了,有政治头脑不错,但下手一向没有分寸,只为自己,从不顾大局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眼界窄了一点,眼里只有西陵的权势。

    “如果西陵和东陵打起来,谁领兵的可能性高?”蓝九卿不答反问,苏文清眼睛立马睁大:“你是说,长公主此举是要借机削弱天宇的兵权?”

    蓝九卿重重点头:“天宇的崛起,让长公主感觉到了威胁,再加上天宇和崔家女的婚事,得到了西陵皇上的同意,长公主更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疯女人,她就不怕西陵上下唾弃她嘛。”苏文清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最讨厌和女人玩政治,一点也不理智,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战败的话,所有的黑锅都是天宇背。”蓝九卿冷讽,又补了一句:“对了,给皇上下毒的人查出来,是西陵的人,不过对方是死士,皇上也拿不出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西陵?难怪皇上会在瑶华公主死后,往她身上安个谋害皇室子嗣的罪名,看样子西陵和东陵这场仗一定会打,西陵不想打东陵也不会同意。”苏文清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件事明明是长公主的阴谋,可出来顶杠的却天宇,长公主把自己摘得很干净,这件事她一直在暗中谋划,根本没有出面。

    “这场仗,就算东陵和西陵不打,南陵也不会同意。”蓝九卿闭上眼,掩去眼中的疲倦。

    各国暗招齐出,大家都坐不住了,现在唯一还算太平的,就剩下北陵了,早早去北陵也好,至少能避开这些没有意义的战乱。

    “这又关南陵什么事?我可没有查到南陵,在这几事中做什么?”苏文清一脸忐忑地看着蓝九卿。

    他不会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吧?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