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44懵了,肃亲王亲自上门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三七前后有好码打一肖六六香港正版挂牌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翟东明如同旋风一般冲了出去,在下人的指引下,找到了正在巡房的凤轻尘,冲到凤轻尘的面前,哽咽的道:“轻尘,你一定要帮我!”

    “严重了?”凤轻尘一看这个情况就明白了,将病历交给身后的丫鬟,拉着翟东明就往外走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找了一间空的病房,凤轻尘给翟东明倒了一杯水,好声安慰了几句,待到翟东明情绪平复下来,凤轻尘才问起谷主三人的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“你被人下了药?”凤轻尘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翟家就这么一根独苗,肃亲王虽然对翟东明要求严格,可也是宝贝得不行,怎么会出这么大的纰漏。

    翟东明哭丧着脸:“谷主他们三个人都这么说,肯定没有错。轻尘,你说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只要不是天生的就有办法,下了药,我们找到那种药,研制出相克的药就好了。”凤轻尘连忙安抚,就怕翟东明太过激动或者太过绝望。

    “对,找到我被下了什么药就好了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怎么找呀,谷主他们说,我体内已经没有残留的药物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思索片刻,一脸严肃的道:“世子爷,这事已经到这个地步了,你还打算瞒着王爷吗?”

    要查给翟东明下药的事,只有通过肃亲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爷爷他身体不好,我不想他受此打击。”翟东明眼眶泛红,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爷爷为他操了一辈子的心,他真的不想爷爷到晚年,还要为他劳心劳力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可这件事凭我们根本查不出来,只有肃亲王才知道,你以前遇到的人和事。世子爷,这事太严重了,我建议你和王爷说清楚,不然我们瞎忙也只是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依谷主三人的本事,都查不出翟东明中了什么药,可见那药不是一般的厉害,也许是什么皇室秘药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。”然后翟东明就像化石一样,坐在椅子上发呆,凤轻尘看了翟东明一眼,默默地退了出去,把空间留给翟东明。

    凤轻尘出去后,就准备继续自己未完成的工作,刚一走进病房,就遇到接手她工作的孙思行和谷主一行人。

    谷主没有给翟东明诊断时的严肃,见到凤轻尘,很欢乐的给凤轻尘招手:“来来来,快过来,你给我们说说,这破唇要怎么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地白了谷主一眼,翟东明这伙都愁死了,这三个家伙却像是没事人一样,凤轻尘真心怀疑他们是不是为翟东明而来的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这一点不用怀疑,他们三人绝对是为翟东明的病而来,不过不是为了治病,只是为了见识一个这个病症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能生孩子,这病又不会要人命,治不治都一样,他们三个哪个都没有孩子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孙思行笑着给凤轻尘打招呼,同时将自己刚刚巡查的结果报给凤轻尘听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和孙思行说了几句,调整用药的事,师徒二人旁若无人聊起公事,把谷主三人郁闷得不行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试了几次,都没有插进话,直到凤轻尘和孙思行说完,凤轻尘才搭理他们,却不是回答谷主的问题,

    而是问道:“那个病,你们真得没有办法治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谷主和赤炼水一脸茫然,显然是不清楚凤轻尘说什么,郭保济相对来说就靠谱多了:“不是不能治,而是很麻烦。医治的成本太高,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又不是要人命的病,没有必要治。

    “能治就好。”凤轻尘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至于这三位愿不愿意治,那就不是她的事,她相信肃亲王能说服这三位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不说那个事,你说说这破唇的事,你把这破唇缝合起来后,他们真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?”

    兔唇不仅仅是影响美观,而是会影响生活,小皇子只缺了一小块,那是轻微的,凤轻尘这里收到最严重的病人,是鼻子下方那块全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凤轻尘肯定的说:“只要及时医治,就可以康复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思行和我们说了几个医治方法,好像每个人医治方法都不同?你说说,这都是为了什么?”谷主完全没有问人的自觉,这态度就像视察的官员。

    凤轻尘虽然会在这三人面前使使小性子,冷落一下这三人,可对这三人的医术却是实打实的尊重,再说谷主也是她的长辈,谷主问起她哪能不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兔唇的病因、防治、诊断和医治一一说了起来,谷主三人本身医术精湛,只听一次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治起来倒是不难,只是复杂。”越小医治效果越好,可小孩子配合度真心不高,谷主三人都没有太大的耐性哄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什么病,一剂药下去就能好,那就省事了。”和中医相比,西医确实麻烦,可有时候这些麻烦却少不了。

    “谷主,你要没什么事,帮我去看看八皇子如何?凌晨时八皇子那里出了一点问题,如果有您去看看,皇上和谢皇贵妃肯定会放心。”凌晨的事已经传到宫里,凤轻尘不怕谢皇贵妃不高兴,但她担心皇上责怪。

    虽说下手的是皇上的人,可她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拿我当挡箭牌。”谷主一看就明了,当下呵呵直笑,凤轻尘也不否认,和聪明人打交道,没有必要拐弯抹角,凭白让人不喜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了,赶了大半个月的路,我们也累了。”郭保济和赤炼水一向不喜与朝廷打交道,再说这事去谷主一个够了,要他们三人都去,东陵皇上的面子还没有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思行,带两位前辈去休息。”凤轻尘则与谷主前去看八皇子。

    如凤轻尘所预料的那般,谢皇贵妃看到凤轻尘把玄医谷谷主请来,眼睛都亮了,面上再无半点不喜。

    那两个太医看谷主的眼神,也满是崇拜,把姿态摆得极低,一脸谄媚,和谷主说话都透着小心,可偏偏谷主看都不看这两人。

    这人和人真是没办法比,凤轻尘一脸羡慕地看着谷主,谷主的江湖地位,是她这等凡人难以企及的。

    谷主这人惯会装,在谢皇贵妃面前将架子拿得十足,给八皇子看完诊后,说了一堆玄之又玄的话,留下一张调理八皇子身体的药方,话都不多说一句,便走人了。

    谢皇贵妃对凤轻尘再三感谢,要不是下人来报,肃亲王来了,谢皇贵妃肯定不会放凤轻尘走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