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62城门,南陵给九皇叔的下马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正版综合资料一二三2017极限三肖三期开一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接到凤轻尘那封涂黑的线,心情就再也没有好过,虽然他极自律,不会胡乱发脾气,也不会砸东西打人,可那浑身散发的冷气,却能生生把人冻病。

    大热天的,突然一阵寒气袭来,忽冷忽热,能不病嘛。

    别说九皇叔的护卫了,就是司家十八骑也一个个站得笔直,没事不敢说话,更不敢在九皇叔面前晃悠,就怕被冻病了。

    本来九皇叔就不好伺候,再加上凤轻尘那封信,那脾气就更臭了,他身边的人都小心翼翼,生怕挨九皇叔的冷眼。可这个时候南陵锦凡那个不长眼的家伙,还来找九皇叔的麻烦。

    九皇叔入南陵皇城,自然是按国礼接待的,南陵那也早早地收到消息,南陵锦凡自请前来接九皇叔,可九皇叔的马车已经到城门外,却迟迟不见南陵锦凡的影子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在乎这些虚礼不错,可面子上的事情不能不做,九皇叔要是这么灰溜溜的进城,那他在南陵面前就生生矮了一节,在南陵行事也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九皇叔是绝不会这样的进城的,无论南陵的官员怎么说,九皇叔就是不动。当然,他也没有愤怒的马上走,只是将车架停在城门外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,锦凡皇子没有来,我们能如何?”礼部的官员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进宫去问问皇上?”南陵一小官员小声的说道,却被他的上峰打断:“不过是东陵一个闲散王爷,哪当得起我们殿下亲迎,他爱进就进,不爱进就走。”

    他身侧的官员一脸担忧:“话虽如此说,可这位九皇叔可是代表东陵前来,我们要得罪了东陵,总归是麻烦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麻烦,东陵马上就要和西陵打仗,你真以为东陵敢对我们南陵出手嘛。你尽管放心,那位九皇叔今天不进也得进,拖久了落得也是他自己的面子。”那位官员双手怀抱,老神在在。

    他是这一行人中官位最高的,他发了话其他人自是不敢多说,只能唯唯应是,偶有几个担心的,却也只能缩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远远看到这一幕,露出一个嘲讽的笑:“锦凡果然越来越自大了,如此落东陵的面子,太不智。”

    东陵皇上不在乎九皇叔的生死,可一定会在乎自己的面子,这不仅仅是落九皇叔的面子,也是落了东陵的面子,明知这么做会有损南陵的利益,南陵锦行也没有出面的打算。

    不破不立,南陵的局面太过微妙,尤其是南陵锦凡拉到西陵长公主这个外援外后,局势更加复杂,他的胜算也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在南陵人各自盘算时,九皇叔正坐在马车里看书,九皇叔对南陵的举动当作没有看到,一行人静静地在城门呆了一时辰。

    此时,日头正盛,那些个士兵穿着军服站外面,一个个满头大汗,就是司家十八骑也是黑得碳似的,就在他们以为九皇叔会继续和南陵僵持下去时,九皇叔突然开口:“回。”

    一惯的简洁,马车外的人虽然愣住了,可却没有一个说不,飞快地执行九皇叔的命令,于是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带来的百余人,立刻原路调头……

    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这群东陵人不进城?”南陵的官员那叫一个震惊,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    东陵虽

    强,可也不能这么横,要知道这可是南陵的地盘,九皇叔若怒他们可是不智。到时候他们一怒之下把九皇叔杀了,东陵也只会谴责他们了,最多给东陵割地赔款。

    “好狂妄的东陵人,把我南陵当成什么地方了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。”那底气十足的上峰,被九皇叔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九皇叔太不给他们面子,他们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,期间问了无数次话,都不见九皇叔回答,这伙到好了,居然一言不发转身走人,实在……过分!

    “九皇叔果然是九皇叔,等一个时辰也算给足了南陵面子。”南陵锦行一脸笑意,转身下楼。

    是时候出去了,真要把九皇叔气走,丢脸的可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匆匆下楼,摆明是要给九皇叔道歉,承认南陵的失礼,却不想刚到城门口,就听到城外尘土飞扬,尽是有铁骑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南陵锦行快步上前,迎接九皇叔的那些官员见到南陵锦行,就像看到救星一样,连忙上前给锦他行礼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虽然不耐烦,却不能不理会,挥手示意这些人起身后,南陵锦行快步上前,可他终归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城外,南陵锦行带着铁骑,将九皇叔一行人团团包围住,南陵锦行带来的人不算多,粗粗看去不过超过千人,却比九皇叔一行多出数倍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一身骑装,坐在马背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九皇叔的马车,倨傲的说道:“怎么?九皇叔才刚来就要走,莫不是怪小王招待不周?”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说话,是他身边的幕僚开口:“南陵的待客之道,我们东陵算是见识了,锦凡皇子既然知道招待不周,就应该虚心学习,学好礼仪再来招待我们,免得丢尽南陵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也配和我说话。”南陵锦凡眼睛一眯,扬起手中的马鞭,就朝那人抽去。

    他要告诉九皇叔,这是南陵,是他南陵锦凡的地盘,到了南陵是龙给得他盘着,却不想他这一鞭并没有抽下去,而是被九皇叔身旁的护卫给握住。

    “锦凡皇子,马鞭不长眼,三思。”那人猛得一甩手,要不是收了几分力道,南陵锦凡肯定会被甩下马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陵锦凡一张脸涨得通红,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狠厉,那人却毫不在意,右手握住腰间的大刀,大有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司家十八骑之一,奉命保护九皇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九皇叔终于开口了,可他只冷冷地吐了两个字:“让开!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气得想要杀人,可远远看到锦行也在,便生生忍住了,扯出一抹僵硬的笑,说道:“九皇叔你不会真是怪小王来晚吧?九皇叔你可真是错怪小王了,小王听闻九皇叔要来,特意带人出城打猎,想要给九皇叔的迎风宴上加一道菜,却不想来晚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,你要真是怪小王招待不周,那小王就在这里给你赔罪了,还请九皇叔原谅介个,随小王一同进城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狡辩,可偏偏他说得理直气壮,让人不知如何反驳,再说,南陵锦凡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台阶下,只是他们要不要顺势下呢?

    东陵的人齐齐看向马车内,等着九皇叔发话。

    这南陵的城门,是进还是不进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