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63吉时,瞬间把你射成马蜂窝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买马开奖时间香港马会四字成语爆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南陵的城门当然是要进的,可要这样进,那就太落面子了,九皇叔这么骄傲的人,又怎么会把脸送给南陵打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开口赔罪,九皇叔并没有理会,而是隔着帘子,语带讥讽说道:“本王夜观星象,算好今日时城的吉时,现在吉时已过,待到下一次吉时来时,本王自会告知贵国。”

    这言下之意,便是他今天不进城,至于何时进城就得看他的心情,同时亦是告诉南陵锦凡,已经到了南陵,那他就不急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听到这话,哈哈一笑:“小王一直以为九皇叔聪慧之人,没想到尽信这些有得没得。”

    “信则灵,不信则无,本王今日正好便信了。”九皇叔不理会南陵锦凡的嘲讽,淡淡地朝身边的人下令:“走!”

    从头到尾都不曾露面,完全不把南陵锦凡看在眼里,而九皇叔带来的人,个个都是忠心之人,就是司家十八骑,也是唯九皇叔命是从,九皇叔一令下,这些人便直接往前冲,根本不把南陵锦凡的铁骑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此举,直接惹恼了南陵锦凡,南陵锦凡本身性格乖张,行事偏激,见此景哪里还有理智可言,大手一挥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请九皇叔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南陵锦凡带来的人,自是明白这个“请”是什么意思,一个个拔刀上前。

    “果然,过了吉时就有血光之灾。”九皇叔这话看似自言自语,却带着嗜血的冰寒,周围的护卫打了个寒颤,背挺得更直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完这话,又不轻不重地说了一个“杀”字。

    如此冷血的一个字,九皇叔却说得云淡风轻,没有一丝重量,要不是他们离得近,都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主子有令,哪里还有不动手的道理,除了贴身保护的几人,其他人都拔刀,迅速地靠扰,明明比对方少数倍人,却没有半丝惊慌与不安。

    当……大刀相撞,碰出一连串火花,站在城门上看热闹的南陵锦行眼睛都瞪圆了,暗骂了一声混蛋,立马让守城的将士上前。

    不是帮南陵锦凡,可是制止这这场混乱。

    九皇叔奉旨来南陵,本该迎接他的皇子迟迟不来就算了,这伙还在城门外大打出手,这算什么?

    南陵锦行一边派人劝架,一边派人进宫禀告给皇上知晓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事,再也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远水救不了近火,守城的士兵赶到时,这两拨人马已经打了起来,九皇叔的人不多,可他们奸诈,十八骑和亲兵以九皇叔的马车为中心,围了一圈又一圈,就是不让南陵锦凡的人马上前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虽然人多,可战斗圈就只有这么大,九皇叔的人围在一起,他们根本无法蜂拥而上,只能像攻城那样,一拨一拨的上前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南陵锦凡短时间内,根本不能拿九皇叔怎么样,而皇城里的人,也不会给南陵锦凡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卑鄙。”守城的士兵已经来了,可南陵锦凡的人却连最外围都没有攻破,不怪他生气。

    “拿弓来。”南陵锦凡知道他的时间不多,便准备放手一博。

    能杀死九皇叔最好,不能,他也要让九皇叔明白,在南陵的地盘最好不要乱来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张弓射箭的时候,司家十八骑也将马侧的弓握在

    手上,抽出箭,张弓对准南陵锦凡。

    不多,只有十八把弓,五十四只箭,但箭箭都对准了马上的南陵锦凡,只要南陵锦凡敢射出手上的箭,他们就能把南陵锦凡射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南陵锦凡脸色大变,手心沁出了汗水,握弓的手指泛着白。

    “殿下,最好让你的人住手,刀剑不长眼。”司家十八骑之一开口,虽然不傲慢,可话中的威胁之意,众人却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在南陵地盘,威胁南陵的皇子,九皇叔可真不一是般的嚣张。

    没得选择,南陵即使不满,也得放下手中的弓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谁让他坐在马背上同,而九皇叔却坐在马车里,就算他是神箭手,也不一定能射死九皇叔。

    这场暴乱来得快,平定得也快,双方甚至没有死人,只有几个人受了伤,可明眼人却知道南陵锦凡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本想给九皇叔下马威,却反过来被九皇叔威胁,要说不丢人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早不来,晚不来,就在南陵锦凡最丢脸的当口,骑着马过来了,无视南陵锦凡,翻身下马朝九皇叔的马车走去,九皇叔的护卫很不给面子的拦住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锦行代表南陵,给东陵致歉。”南陵锦行行事滴水不漏,一句话不仅把南陵锦凡的罪名坐实,还把道歉的对象,换成东陵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在九皇叔面前客气一些,也没有失了南陵的国威。

    “让他过来。”九皇叔开口,在南陵锦行走的走近时,九皇叔也从马车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马车上,九皇叔面上没有任何表情,不待南陵锦行开口,九皇叔先道:“锦行皇子,本王今日不便进城,替本王向贵国皇帝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看也不看南陵锦凡,便坐回马车,平静地下令:“走。”

    司家十八骑立马收起手上的弓箭,亲兵们也将刀收了起来,完全无视南陵虎视眈眈的士兵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,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南陵的士兵不服,提刀上前,却被南陵锦行呵止了:“让路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这一次没有反驳,只是怨毒得看了南陵锦行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次交手,他败了!

    南陵锦行没有理他,只是目送九皇叔离去,然后策马回城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发生了,目击证人这么多,他不进宫告南陵锦凡一状,都对不起九皇叔在城门外等得那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进城,也没有离得太远,只接在城外一个小村庄住了下来,上百号人把小庄子几个大户的房子都征用。

    南陵皇上得知此事,当天就下旨,半是道歉半是说威胁,让九皇叔第二天进城,并表示同样的事,不会发生第二次。

    九皇叔收到南陵皇上的旨意,嗤笑一声,无视传旨官的尴尬,转身就朝室内走去。

    那传旨的官员摸了摸额头的冷汗,悄悄地问向幕僚:“九皇叔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幕僚冷冰冰的道:“我家的王爷的意思是:什么时候进城,由我家王爷说了算,而不是贵国皇上。”

    幕僚留下这话,跟着九皇叔走了,把南陵一干官员丢在外面,气得他们一个个跳脚,可偏生一句话也不敢说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敢在南陵城门口威胁皇子,又怎么不敢杀他们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