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75墨汁,被涂黑的部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08k二四六天天好彩香港凤凰网风雨伴你十周年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先有暗卫通风报信,后有轻功相助,正好比凤劝尘快一步到书房。

    九皇叔在书桌前坐下,右手按在心口,努力平复自己狂跳的心脏,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响起,九皇叔连忙将桌上的公文摊开,倒了一点水,随即将墨磨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走进来时,就看到九皇叔一严肃,坐在那里处理公务,手中的笔不知在纸上写什么,动作虽不快,却自信从容,好像什么都难不到他一样。

    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,九皇叔时刻都是一副认真的样子,所以九皇叔时刻都有魅力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凤轻尘轻咳一声,提醒九皇叔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九皇叔写字的手顿,放下笔,抬头:“轻尘?”似乎对凤轻尘的出现很吃惊,九皇叔盯着凤轻尘,眼也不眨。

    因九皇叔要处理公务,书房内的烛火是最亮的,连一个阴暗的角落都没有,九皇叔这一抬头,就将凤轻尘的表情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眼神微闪,耳根泛红,脸上有一丝窘态。很可爱,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到怀里蹂躏一番。

    九皇叔吞了吞口水,压下心中的悸动,放下笔从书桌另一侧绕了过来,朝凤轻尘招了招手:“站着干嘛,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轻尘见九皇叔不像生气的样子,窘态全消。隔着茶几,在另一侧坐下,同时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:“听下面的人说,你一直在忙,我便让厨子给你煮了甜汤。”

    往书房送甜品,据说是古代妇人的必杀技,她便学过来,希望有效。

    “给本王送甜汤?”九皇叔再次愣住。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,还没有哪个女人给他送过吃的,不得不说,这件事挺稀奇的,九皇叔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了起来:“是什么汤?”

    他承认,他很期待,两人这个样子,真得很像夫妻,要是以后每一个晚上,凤轻尘都能在他公务繁忙之际,为他送一碗甜品就好了。

    好吧,他太贪心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收回神游的目光,眼神落在面前的食盒上,想要知道凤轻尘给他准备了什么甜品。

    看九皇叔没有丝毫不悦,也没有提起门口的事,凤轻尘也放松了下来,兴致勃勃地打开食盒,取出一个青瓷小碗,献宝似地递到九皇叔面前:“莲子汤,用你白天摘得莲子煮的,我一个个剥好,莲心也去掉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是在解释,她回来后不是在躲九皇叔,而是在忙,为这碗莲子汤忙。

    难怪凤轻尘说,这莲子她现在不吃,原来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盯着那碗莲子汤,眼神越发地柔和,心底一片柔软,从凤轻尘手上接过碗,轻声说了一句:“本王正好饿了。”

    他才刚刚用完晚膳,要是饿了才有鬼。凤轻尘也没有拆穿,只是笑着看着九皇叔,示意九皇叔开吃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这碗莲子汤一定能哄好九皇叔,让九皇叔不追究她突然跑来,又使小性子的事。

    九皇叔,其实很好哄,就好比她一样,她生九皇叔气了,只要九皇叔说几句好听的,她立马就会忘掉之前不快乐的事情。

    九皇叔小口小口地吃着,舍不得一次吃完,每一口只都吃一粒莲子,就像白天凤轻尘装莲子一样,每次只装一个,认真专注的样子,就好像面前的莲子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在九皇叔和凤轻尘眼中,这一碗不

    值钱的莲子,确实是无价之宝。因为它们是九皇叔亲手摘得,凤轻尘亲手剥的,每一粒莲子都代表他们之间浓得划不开的爱,和对对方的珍爱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凤轻尘很喜欢九皇叔认真吃东西的样子,小小的一粒莲子,九皇叔却把它当成珍宝,一点也不浪费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两人之间那点小不满已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小别胜新婚,两个月不见,两人之间的感情不会生疏,只有更浓烈。

    “好吃,你也尝尝。”九皇叔舀起一粒莲子,喂到凤轻尘嘴边,凤轻尘张嘴就含住,咬了两口,不待莲子吞下去,含糊的道:“果然好吃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……这莲子挺没有味的,因为凤轻尘让厨娘别放糖。

    “那再吃两颗。”九皇叔自己吃了一口后,又继续喂凤轻尘,一碗莲子汤就在你一口,我一口中消灭了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这是很傻很二的动作,可他们两人却觉得甜蜜、幸福,恨不得时间就此打住,这一刻便是永恒。

    莲子汤吃完了,两人你看我,我看你的坐了半刻后,凤轻尘才起身:“你继续忙吧,我不打扰你了,我先房。”

    她的房间就是九皇叔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等本王一下,已经忙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轻尘一脸欢快地应道。

    哪个女人不希望,男人能在工作之余,多花心思陪陪自己,九皇叔能丢下公务陪她,她不会矫情的拒绝,让九皇叔以大局为重,她知道九皇叔有分寸,不会因她误事。

    一柱香后,九皇叔将书桌收拾干净,不过九皇叔并没有走,而是把凤轻尘招到书桌前,将手中的信纸展开,递到凤轻尘面前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凤轻尘不主动提起,他只好主动问了,他好奇心不强,可这个事要是不问清,他今晚肯定会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我写给你的信啊?”凤轻尘掩去眼中的精光,笑得纯真。

    哈哈哈,活该!

    让你玩我,让你耍我,这下自己也中招了吧。

    “黑色这一块呢?”九皇叔可不打算这样放过凤轻尘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凤轻尘睫毛轻眨,一脸无辜地看着九皇叔:“黑色这块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本王是问你,你原本写了什么?又为什么要涂黑?”九皇叔有些无奈地看着凤轻尘,他发现他真的把凤轻尘宠坏了,居然学会跟他使坏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回答,而是重复了九皇叔的话:“九皇叔,你原本写了什么?又为什么要涂黑?”

    同样的话,可两人都知道,彼此要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九皇叔耳垂微红,尴尬地别过脸,飞快的道:“本王什么也没有写,那是墨汁滴在纸上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有点心虚,虽然旁人看不出来,可他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原来是这样呀。”哦字拖了长长的尾音,九皇叔的脸也因为凤轻尘那个长长的尾音,而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九皇叔一脸恼怒,转头瞪向凤轻尘,却对上她黑白分明的眸子,看到凤轻尘眼中掩不住的笑意,九皇叔再次叹息。

    他败给凤轻尘了!

    这辈子都栽在凤轻尘手里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你们实在太给力了,爱你们……继续求月票吧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