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79刁难,护短的师父真可怕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香港免费资料大全香港马会大全资料2017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皇宫的晚宴凤轻尘不是第一次参加,但却是第一次以主宾、贵客的身份参加。

    作为主宾,她只需要盛妆打扮就行了,至于其他的凤轻尘却不担心,有王锦凌的面子在那里,南陵皇室不会拿她怎么样,在南陵她比九皇叔受欢迎。

    在南陵锦凡的暗示下,南陵的官员轮番上门给九皇叔难堪,这要换作一般的男人,怕是会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可南陵锦凡低估九皇叔了,九皇叔可不是一般的男人,南陵锦凡的伎俩虽说不错,却入不了九皇叔的眼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九皇叔如同无事人一样,陪同凤轻尘参加今晚的宴会,即使皇上没有邀请九皇叔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众人都没想到九皇叔会出席。作为主客,凤轻尘并不会早到,她只要踩着点,比皇上早到就行,所以当众人看到九皇叔出现,一个个嘴巴张得老大。

    九皇叔牛,丢了那么大的脸,居然还能像无事人一样,陪凤轻尘参加晚宴,凤轻尘果然调.教有方。

    南陵的官员可不是东陵的官员,他们可不惧九皇叔,见九皇叔与凤轻尘相携而来,一个个交头接耳,看九皇叔的眼神也很微妙。

    如此明目张胆,九皇叔和凤轻尘又怎么会不知道,凤轻尘转头,朝九皇叔无声一笑:你也有今天!

    九皇叔意味深长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嘴唇紧抿,让凤轻尘的心情更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小太监的引领下,在前排入座,位置很好,与南陵皇子们相对而坐,不过那几位皇子还没到。

    两人刚坐下,就听到太监高声通报,南陵锦行与锦凡来了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一直斗得头破血流,可在外人与臣子面前,却是兄友弟恭,虽然气质不同,但两人都是面容精致之人,两个美男子站在一起,那画面极美,时不时相视一笑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对兄弟二人感情多好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虚伪?皇室的孩子都这个样。”九皇叔把玩着酒杯,完全没有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有东陵那群皇子虚伪。”明明想要前太子死,可每当前太子发病时,却个个都一脸关心的往前凑,这才叫虚伪。

    “你对他们有偏见。”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侄子,九皇叔当然要辩解一下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与锦行走进来,并没有直接入座,而是走到凤轻尘面前,这下九皇叔和凤轻尘也不好继续说话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打量了凤轻尘一眼,眼角微微上扬,邪笑道:“轻尘姑娘,我们又见面了。咦……九皇叔也在?失礼了,小王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那神态与语气,就好像刚刚才看到九皇叔一样,可眼中的戏谑却掩不住。

    “锦凡皇子客气了。”九皇叔早就料到南陵锦凡这个小心眼的人,不会放过酸他的机会。果然,南陵锦凡接下来又道:“九皇叔你才客气,不过是一场小宴会,即使不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,毕竟你有伤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南陵锦行站在一旁,看到凤轻尘皱眉,连忙出声打断,上前一步对凤轻尘道:“姐姐,许久不见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在这种场合叫凤轻尘姐姐,可见南陵锦行是没想过和凤轻尘划开界限了,不过想到王锦凌对凤轻尘的重视,大致

    也能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,你呢?一切可顺利?”凤轻尘放下心中的猜忌,微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小问题,姐姐不用担心我。今天可是为姐姐接风,姐姐今晚只要尽兴便好。”说完,还调皮地朝凤轻尘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锦行这话她就放心了,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发生,就算有,南陵锦行也提前处理了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和南陵锦行说话间,太监通报的声音又响起:“皇上驾到,皇后娘娘驾到,明微公主驾到,文渊先生到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声音立马起身,南陵锦凡与锦行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准备迎接南陵皇上,九皇叔和凤轻尘也不例外,凤轻尘起身时,小声地问了一句:“文渊先生是谁?”

    九皇叔诧异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想到凤轻尘的来历,便释然了,身子朝凤轻尘略略倾斜,解释道:“稷下学宫的宫主就是文渊先生。”

    这事,只要识字的人都知晓,毕竟文渊先生的名声很响。

    呃……她居然问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问题,果然够笨。

    南陵皇上一行人很快就走了进来,在主位上入座后,众人才坐下来,文渊先生的位置,就在皇上的下首,可见他在南陵很受重视。

    今晚的主角是凤轻尘,南陵皇上一坐下,就与凤轻尘和九皇叔打招呼,对凤轻尘的到来表示欢迎,半句不提南陵事先对凤轻尘的到来,一点也不知情的事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配合,客气地恭维了几句,双方都是聪明人,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提王锦凌的事,只是心里明白就好。

    皇上又讲了几句场面上的话,便宣布宴会开始,凤轻尘作为主角,少不了要被人敬酒,不过凤轻尘终归是个女子,也没人敢逼她喝,只是意思意思罢了,就是南陵锦凡也收起一怪的狂妄,很是低调。

    歌舞兴起,黄酒下肚,众人都放松了起来,一个个和身边的人攀谈了起来,皇上也相当八卦的问向九皇叔:“朕听闻九王爷你受伤了,不知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皇上一脸关切,眼中没有一丝戏谑,好像不知道九皇叔受伤的原因一般,九皇叔比皇上更镇定,淡淡说道:“劳陛下担心了,本王无事,小伤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无,不忘看凤轻尘一眼,一脸坦荡,害众人想笑都不敢笑。一直坐在皇上下首,没有说话的文渊学生,却在这个时候不客气的道:“惧内,非大丈夫也。”

    这话算是比较严重的指责了,文渊先生的话一落,众人都禁声了,一个个看向九皇叔,摆明是要看热闹。

    九皇叔脸不不变,不紧不慢地将手中的杯子放下,抬头看向文渊先生,说道:“唯小人与小女子难也养,本王不与小女子计较,乃大丈夫也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。老夫不屑与你说话。”文渊先生丝毫不掩饰,他对九皇叔的厌恶。

    九皇叔眸光微闪,没有再多说,举起酒杯,安之若素,丝毫不将文渊先生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遇到这般护短、又名声响亮的老头,他能怎么办?

    要知道,他不仅让这老头所在国家难堪,还让他最得意的弟子情场失意,这老头刁难他一下,实在很正常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