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81饿了,不应该先调情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极限6肖1一152香港天线宝宝六肖大派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接风宴上,凤轻尘用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问题,问倒了名闻天下的文渊先生。:

    当然,文渊先生答不出来,别人也答不出来,倒不会丢文渊先生的脸,只是闹出这么一出,宴会也提前中止了。

    文渊先生临走前,看凤轻尘的眼神很复杂,有欣赏亦有遗憾。

    凤轻尘隐约猜到什么,却不敢往深处想,目送文渊先生上了马车,才与九皇叔一道回去。

    马车上,凤轻尘轻声问道:“我可有打乱你的布局?”

    她今天这个举动,可算是把文渊先生给请动了人,但她不知道九皇叔是不是还想留在南陵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九皇叔一脸赞赏地看着凤轻尘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指把文渊先生问倒的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值得他高兴。

    凤轻尘哭笑不得,九皇叔这是有多不满文渊先生?看样子,在南陵的这段日子,文渊先生没少折腾九皇叔。

    面对凤轻尘打趣的眼神,九皇叔一脸坦然,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,不过九皇叔也很好奇,凤轻尘那个问题的答案,可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,便问道:“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?”

    “啊?你问我?”凤轻尘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九皇叔点了点头,凤轻尘直接摊手:“别问我,我说了我也不知道,我是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出来的问题,你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九皇叔摆明了是不信,他才不相信凤轻尘会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当时,凤轻尘一问出这个问题,众人轰然大笑,笑凤轻尘哗众取宠,可等到众人去回答时,才发现这个问题多刁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答,都有错。

    文渊先生足足想了半个时辰,最终还是放弃了,问凤轻尘,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。凤轻尘当时很无赖的摊手:“我要知道,怎么会问先生。”

    当时,九皇叔只觉得解气,总算让文渊先生吃瘪了,他最近可没被文渊先生折腾,可当凤轻尘用这个答案回答他时,九皇叔才知道自己有多郁闷。

    凤轻尘自己问的问题,她怎么可能不知晓?

    这一次,九皇叔是真冤枉凤轻尘了,凤轻尘真解释不清:“我真得不知道,我要知道答案我怎么可能问文渊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九皇叔虽然还是不信,可看凤轻尘不像撒谎的样子,到是没有再逼问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解决了文渊先生的事,心情大好,两人便商量着回东陵的事,而明微公主则气得不行,要不是良好的教养摆在那里,这伙估计会砸东西了。

    她精心筹备了近一个月,就等着九皇叔沉不住气,好出手助九皇叔把文渊先生请到东陵,让九皇叔看到她能干的一面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真是我的克星。你一来就连连坏我好事。”明微公主气是快要哭出来,又想到皇兄的警告,不得找凤轻尘的麻烦,明微公主只得咬牙吃这个亏了。

    马车在别院门口停了下来,九皇叔一下马车,就发现护卫一个个高度戒备,如临大敌,司家十八骑不知何时,也全部站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这阵仗……还真是吓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默默望天,等凤轻尘下马车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这些护卫是什么意思,只是这些人未免谨慎过头,草木皆兵了,凤轻尘能放倒他第一次,并不表示能放倒他第二次,同样的过失他不会犯两次。

    凤轻尘下马车时,也被这些护卫吓了一跳,凤轻尘嘴角微抽,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快步朝内走去。

    她今天够丢人了,南陵那些官员虽然是对着九皇叔指指点点,可那又何尝不是说她。

    家有悍妇。明显她就是悍妇嘛。

    九皇叔依旧不疾不徐的走着,慢慢在跟在凤轻尘身后,他并没有跟凤轻尘一同回房,而是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文渊先生的事情解决了,他们不日就要回东陵,有些事情得要提前准备,凤轻尘当然知道正事经紧,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歪缠九皇叔。

    不过,九皇叔也不是眼里只有公务的人,紧急的事情交待下去后,九皇叔便回房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正好沐浴出来,闻着凤轻尘身上清新的气息,九皇叔不由得放松了几许。

    “本王去沐浴,你要累了,便先睡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九皇叔这话不是客套,打了个哈欠,点了点头,便朝大床走去,等到九皇叔回来,凤轻尘已经迷迷糊糊了,听到声响呢喃了一句:“回来了。”便翻身继续睡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真睡了。”这下换九皇叔傻眼了,他那话的意思,不应该是让凤轻尘在床上等他吗?

    可这伙人都睡着了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昨天晚上盖棉被纯睡觉就算了,今天晚上他也要纯睡觉?

    九皇叔看着睡得香甜的凤轻尘,万分不甘。

    他等了两个月呀,可不单单只想抱凤轻尘睡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行,今晚绝不能这样!

    九皇叔眸光微闪,将烛光吹灭后,便在凤轻尘身侧躺下,不过,他今天可不打算和昨天一样,只睡觉什么也不做。

    九皇叔小心地凤轻尘放平,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。九皇叔的动作很轻,可凤轻尘一向警觉,衣服脱到一半,凤轻尘就醒来,带着浓浓的睡意问道:“九皇叔,你干嘛呢?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昨天睡饱了,可她真心不介意早睡早起。

    “轻尘,本王饿了。”九皇叔没有停下脱凤轻尘衣服的动作,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噗……凤轻尘立马就惊醒。

    尼玛,这可怜巴巴的语气,居然是九皇叔说出来的,凤轻尘顾不得去保卫自己的衣服,而是伸手覆在九皇叔脑门上:“九皇叔,你没发烧吧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绝对是个破坏气氛的主,九皇叔解衣服的手一顿,险些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表现的还不明显吗?

    算了,和凤轻尘这个女人说不通,直接用做的了,人既然醒了,九皇叔就不必再小心翼翼的了,三两下便将凤轻尘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,趁凤轻尘惊呼时,九皇叔直接把凤轻尘的裤子也脱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流氓。”身上一凉,凤轻尘连忙抱紧自己,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要这么直接嘛!要这么直接嘛!他们两个月没见了,难道不应该含蓄点,先调**,营造一点暧昧的气氛,再做嘛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求月票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