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54线索,谢家与长公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正版挂牌彩图2018世界杯时间地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震惊的样子取悦了安平公主,安平公主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现在跪下还来得及,本宫心睛一好,看在九皇叔的面子,也许会让你多活两天。”想到去了北陵,凤轻尘就任她拿捏,安平公主的心情大好,隐约有了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就在凤轻尘手上栽过跟头。

    最初的惊吓过后,凤轻尘已经冷静下来,看着安平公主得意的笑脸,凤轻尘勾唇一笑:“公主,就算我作为你的陪嫁品之一,和你去北陵,也不表示我会永远留在北陵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她和北陵真是有缘,原本九皇叔想以送安平公主出嫁的名义,光明正大的去北陵,现在也算是殊途同归,她成了陪嫁物品之一,说什么也得去北陵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真不喜欢,被人当成物件看待,这种感觉真是糟糕死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以为北陵和东陵一样吗?没有九皇叔的保护,你在北陵什么都不是,想离开北陵?你做梦吧。本宫在北陵的一天,你也必须呆在北陵,而本宫要回东陵,你也只能留在北陵。”安平公主一想到那美好的画面,就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凤轻尘,你说,到了北陵,没有九皇叔护着你,你还拿什么嚣张?”

    明微公主亦适时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:“轻尘,陪公主出嫁是莫大的荣幸,安平选中是你,是你的运道,你可要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她不讨厌凤轻尘,但她嫉妒凤轻尘,也怨凤轻尘。

    要不是凤轻尘,她就可以嫁给九皇叔,她就不会把自己变得这么可恶,不会害死先生,可……

    都是因为凤轻尘,害她再也回不去了。先生死了,她的后路断了,她只能留在东陵,可她不想看到凤轻尘,不想看到凤轻尘与九皇叔在一起,所以她给皇后、安平公主建议,让凤轻尘作为女官,陪安平出嫁北陵,这样……

    她就永远不用看到凤轻尘了,凤轻尘也永远不可能,和九皇叔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在宫里所说的话,并非信口雌黄,凤轻尘前脚踏进凤府,后脚就有旨意到凤府。皇后亲点凤轻尘为女官,陪安平公主出嫁北陵。

    懿旨下得这么匆忙,就是不肯给凤轻尘和九皇叔转圜的余地,懿旨虽说不至于像圣旨一样,违抗者灭族,但懿旨的权威也不容挑衅,至少凤轻尘就不能摔了懿旨说不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可如何是好?”佟珏和佟瑶快哭了。

    凤家就凤轻尘一个人,有脑子的人也不会让凤轻尘作陪侍,这不是要断凤家后路嘛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这事,所以凤轻尘一点也不惊慌,一脸平静地接过懿旨,还给传旨太监一个厚厚的封赏。

    传旨太监一脸疑惑,还以为凤轻尘吓傻了,转身就跑了出去,生怕凤轻尘回过神打他一顿。

    凤轻尘转头看到屋里的下人,一个个面如死白,开口说道:“好了,一个个哭丧着脸干嘛,不就是陪嫁北陵嘛,我又不是去了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随手将懿旨交给春绘:“拿去供奉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陪嫁女官回不来。”春绘以为凤轻尘不知,小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件事不用你们操心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,离安平公主出嫁还有一个多月,这期间可以发生很多事。”说来也是安平公主沉不住气,要是安平公主忍得住,等到出嫁前两天,再下这道懿旨,她就一点准备也没有,到了北陵也不得不受制于安平公主。

    现在吗?

    她既然是凤离王后人,那么在背负这个姓氏责任的同时,她也得行驶自己的权利。凤离后人在北陵,到了北陵谁受制于谁还说不定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镇定让全府上下的人,收起了不安与害怕,凤轻尘就是凤府的主心骨,她说不用担心,府上的下人自然不会再惊慌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很快就露出了笑容:“是我们太沉不住气,请小姐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责罚就免了,交待你们查的事情,可有进展?”凤轻尘眼神凌厉地看向二人,这段时间佟珏和佟瑶做的几件事,几乎都没有太大的进展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,恭敬的答道:“回小姐的话,奴婢已经查出来了,散播流言的是左公子和欧阳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左岸和豆豆?你们可有找他们问清原因?”左岸还真是找死,一出接一出的给她添麻烦,真是欠

    揍。

    “奴婢还不曾找二位公子寻问。”佟珏和佟瑶快哭了,那两个人可不是她们能找到的,她们能查出来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为难二人,让她们不用再管了,她自己会去问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盯着谢府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?可有进展?”凤轻尘几乎隔三差五就要问一句,佟珏和佟瑶也一直摇头说没有,好在今天佟珏不再摇头,而是激动的说道:“小姐,埋在谢府的钉子传来消息,偶然间听到谢家族长提起长公主等字样,奴婢怀疑谢家与西陵暗中有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西陵长公主?”凤轻尘手指微微弯曲,轻轻敲打桌面,佟珏和佟瑶没有凤轻尘的命令,也不敢抬头,直到凤轻尘回过神,才让她们二人退下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揉了揉酸痛的脖子,两人相视苦笑:小姐最近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,行事莫测,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把左岸找来。”凤轻尘对着空气说了一句,一柱香后左岸出现在凤轻尘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左岸神情倨傲,冷漠的不近人情,凤轻尘知道左岸是在闹别扭,也不和他套近乎,直接说道:“我怀疑东陵谢家与长公主暗中勾结,长公主的事情你最清楚,去查一查谢家,看看长公主与谢家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的属下。”左岸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可你拆了我房子,又散布流言毁我和九皇叔的名声,难道你以为我不说,事情就可以当作没有发生?”凤轻尘威胁道。

    左岸不满的哼了一声:“查清这件事后,一笔勾消,你不得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凤轻尘很爽快,左岸见状又补了一句:“九皇叔那里也由你去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要谢家与长公主交往的证据。”机会送上门,她当然不会放过,她要不借此扳倒谢家,她就不姓凤。

    “我尽量。”左岸保守的答道,毕竟这种事谁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“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凤轻尘这是要左岸必须把证据拿到手,不然……他们之间的账,还得好好算算。

    左岸点了点头,离去前说了一句:“照顾好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凤轻尘爽快地应下。

    诚如九皇叔所说,有左岸的弟弟在,她要让左岸办事容易多了,至少不用再砸银子。

    九皇叔总算,做了一件得她心的事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本月最后一天,大家别把月票浪费了,第五个小剧场求月票。

    凤轻尘:我们从认识到现在,好像有七年了吧?

    九皇叔:嗯,准确的说是七年三个月又四天。

    凤轻尘:记这么清楚干嘛,你不会每天都数日子过吧,天天对着我一个人,日子很难过吗?

    九皇叔:去年你问本王,本王没有说清楚,你说本王心中没有你,今年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:行,说不过你,是我错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:本王什么时候说你错了,你既然要认错,本王也不勉强。

    凤轻尘:我们在一起七年了,你有没有发现,我们之间越来越平淡了,你说我们是不是到了七年之痒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:什么是七年之痒?

    凤轻尘:就是说我们在一起七年了,你会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平淡规律,感到无聊乏味,想要去找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:为什么是本王?本王绝不可能找别的女人。说无聊乏味的是你,你是不是打算找其他男人?

    凤轻尘:当年不会,我的奸夫就你一个。

    九皇叔:本王不是奸夫。

    凤轻尘:不是奸夫是什么夫?

    九皇叔:丈夫!

    凤轻尘:少来,我可没嫁你,你没名没份,顶多就是叫奸夫。

    九皇叔:那你现在嫁给本王?

    凤轻尘:你在说笑吧?我放着好好的逍遥日子不过,嫁给你?你想太多了。乖乖地当好奸夫,小心哪天连奸夫都不让你当。

    九皇叔:……(真到七年之痒了?)

    要看前四个,加阿彩的微信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阿彩微信号:acai3g

    如何加阿彩微信?

    微信-朋友们-添加朋友-搜号码-输入:acai3g

    微信-朋友们-添加朋友-查找公众账号-输入:阿彩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