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55忘恩,我要司家十八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开特马的图片香港最快开奖直播现场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做为陪嫁女官,陪安平公主远嫁北陵的消息,在有心人士的操作下,很快就在皇城流传开了。

    有言官上表为凤轻尘陈情,说凤府只有一女,凤轻尘入了北陵,岂不是绝了凤家的后。

    凤家有凤轻尘在还能招赘,现在凤轻尘去了北陵,可是一点希望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待皇上回话,安平公主的一番话就传了出来,让为凤轻尘说话的人,立马歇了气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出席某赏花宴,席间某位千金说起此事,安平公主泪语连连,无限委屈,说她贵为公主之尊,为了东陵与北陵友好,为了边境百姓都能远嫁北陵,凤轻尘就不能陪嫁吗?

    北陵天寒地冻,气候恶劣,她能在北陵活多久都是一个有问题,凤轻尘医术精湛,有凤轻尘在她身边,她就算不用担心自己会早早地身死异乡,无法起到联姻的作用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同情凤轻尘的人默然不语,其他人则赞安平公主高义。

    这番话和凤轻尘陪嫁北陵的消息一前一后传出,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贩夫走卒,几乎人人知晓,让凤轻尘不得不佩服皇后与洛王散播流言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小姐,事情传遍皇城,已无可更改了,为了皇家颜面,皇上绝不会容许你不去。”佟珏和佟瑶忧心忡忡,她们一直在竭力平息流言,可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“皇后懿旨已下,你以为没有这流言,我就能不去北陵?”凤轻尘好笑地看着佟珏和佟瑶,她本来就打算去北陵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还要说什么,夏挽就走了进来,打断三人的谈话:“姑娘,司少帅有请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给司大帅动了手术,从司大帅背后取出一块拇指大小的刀片。司大帅这个时候正在凤府休养,司少帅每天都会来陪司大帅,端得是大孝子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凤轻尘担心司大帅恢复出问题,不敢耽搁,大步朝司大帅暂住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远远就看到八名杀气十足的护卫站在门口当门神,要不是凤轻尘早就习惯军人的杀气,还真会被吓着。

    一进去,就看到司少帅坐在院外的石凳上,见凤轻尘进来轻轻地点了个头:“坐”

    “司少帅找我有什么事?可是大帅的身体有问题?”虽然九皇叔说过无数次,司丞此人可交,可凤轻尘还是不太喜欢和司丞打交道。

    能调教出司家十八将,那么高傲的护卫,司丞这人更是高傲的没边,她当初在司家十八骑手上吃了多少苦,现在就有多不喜欢司丞。

    司丞察觉到凤轻尘的不满,却不在意,只道:“不是,是我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司少帅有什么事,请说。”看在司大帅的面子上,凤轻尘尽量客气,脸上始终带着得体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再过不久,你就要和安平公主,一同前往北陵,并且永远不会回来。”司丞特别强调“永远”二字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:“皇后的懿旨是这样说的。”具体的情况如何,却不是一纸懿旨可以说得清的。

    司丞并不在意凤轻尘去哪,他只在意:“那么我的病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病?与我何干?”凤轻尘身子微微往后,一脸戏谑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别过分,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。”司丞臭着一张脸,要不是有所求,他根本不屑和一个女子说话。

    人就是麻烦。

    “知道又如何,不知道又如何,少帅,我只答应肃亲王帮你检查,可没有答应帮你医治。司大帅帮了我父亲一个忙,我也还了这份人情。”她替司大帅取出,折磨了他十多年的暗器遗留物,这足够还司大帅替他父亲保管玉盒的恩情。

    玉盒重要,可司大帅的身体同样重要,说不清公不公平,只看对方在不在意,显然司丞是很在意他父亲的身体。

    司丞沉默片刻后,说道:“凤轻尘,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等得就是这一句。

    凤轻尘狡黠的笑道:“肃亲王为了给翟世子医治,付出的诊金是他手上的私兵。”

    所以,司少帅你看着办吧,总不能比肃亲王还少,我们可没有什么交情。

    后面这句凤轻尘没有说,可她那神情却表露无疑,至少司丞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司家没有私兵。”司丞倒不是撒谎,他们司家一直在边关掌兵,虽手握重权,可盯着的人也多,他们训练的兵马虽然忠于司家,可却是皇上的,他们司家无权送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养不起那么多私兵。”想到花钱如流水的私兵,凤轻尘就一阵头痛。

    私兵是好东西不错,可花费太大了,平时又用不上。

    “司家只有钱财,如果你要,我给你司家三分之一的家产,约有二三百万之多。”多年征战,司家的赏赐和战利品实在不少。

    凤轻尘医病收千金,司丞这诊金绝对不菲,可依旧打动不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司少帅真大方,不过我对司少帅的家产不感兴趣。还有……司少帅应该明白,能医治你的不是我,而是玄医谷谷主,到时候我还得去求玄医谷谷主。”人情这种东西,可不是银两能算清的。

    “直接说你要什么,只要我给得起,我便给。”司丞的耐心告罄,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见好就收,身子微微往前倾,气势陡然一变,不复刚刚的轻松惬意,黑亮的眸子凌厉而强势:“司少帅,我要司家十八骑。”这是司家唯一能拿出手,而她又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做梦。”司丞想也不想就拒绝,双手紧握成拳,青筋凸起,要不是自制力强,他肯定一拳打向凤轻尘,将她脸上的笑打掉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太贪心了,居然开口要司家十八骑。

    “司少帅你再考虑考虑,除了司家十八骑,别的我不要。”凤轻尘不给司丞商量的余地,留下这话便离去。

    她相信,司家会妥协,后代延续比司家十八骑更重要。

    说她趁火打劫也好,让她以怨报德也好,她要去北陵就要有人保护,私兵人数太多,根本不可能跟她去北陵,司家十八骑的人数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嘭的一声,司丞一拳打在石桌上,将石桌打了个粉碎,右手血淋淋的,可他却不觉得痛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凤轻尘,听到这声音脚步一顿了,眼中闪过一抹歉意,随即又坚定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司家十八骑,她一定要拿到手,哪怕司丞和司大帅认为她忘恩负义,她也不放手。

    北陵之行迫在眉睫,她手上没有可用的人,佟珏和佟瑶训练出来的人,还承担不了保护她的职责,至于左岸……他在暗处保护还行,遇到危险凭左岸一人不够!

    唉……要不是自己手上没人,她何至于如此卑鄙,处心积虑的算计司家十八骑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