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64挟持,九皇叔不会来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一百万打一动物3d2018122期开奖号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纵观整件事,不用想也知道获利最大的就是九皇叔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想也不想就否绝:“不可能。淳王是九皇叔的侄子,九皇叔绝不会对他下手。”

    如果九皇叔真这么冷血,当初就不会一再包容太子,太子几次挑衅九皇叔的底线,要是换作另一个人,怕是坟上都长草了。

    可因为那人是太子,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,所以九皇叔一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九皇叔要取淳王的命,在皇城就可以杀他了,何必大费周章的,把淳王送离这是非地。

    “侄子?”洛王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凤轻尘你太高看九皇叔了,别说侄子,就是亲生父亲挡了九皇叔的路,九皇叔也能下杀手,九皇叔的眼中什么时候有我们这些侄子了。淳王是九皇叔的侄子,我也是他的侄子,可他是怎么对我们这些侄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九皇叔,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淳王的死和他无关。”明知这样会激怒洛王,凤轻尘还是坚定的为九皇叔说话。

    淳王死时,九皇叔都不在皇城,后续的一切是他们看到机会,朝洛王和舟王发起攻起,和九皇叔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无关?既然你这么相信九皇叔,要不我们打一个赌如何?”洛王勾唇一笑,在昏暗不明的灯光下,看上去异常邪恶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心突的一跳,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洛王今天的目标是她,活着的她。

    她不能被洛王挟持了!

    凤轻尘想也不想,举刀就像东陵子洛刺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洛王比凤轻尘快了一步,在凤轻尘刚动时,便飞快地起身、抬手打掉凤轻尘手上的匕首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匕首落地。

    洛王不给凤轻尘反应的时间,如同闪电一般蹿到凤轻尘身后,捏住她的手腕,一个反手扣在凤轻尘的身后。

    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不过须臾,凤轻尘便落到洛王手里,可见洛王在凤轻尘手上吃过一次亏后学乖了。

    如此顺利就拿下凤轻尘,让洛王心轻尘大好,洛王附在凤轻尘的耳边,轻声说道:“轻尘,你说,我现在把你的手折断会如何?没有这双手,无法为九皇叔分忧,他还会要你?”

    鼻息间喷出来的热气,洒在凤轻尘的脖子处,让凤轻尘分外难受,略一动却换来洛王更过分的骚扰,凤轻尘便咬着唇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甚至当洛王的右手横在她的腰间时,凤轻尘也只是身子一僵,随即便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武力面前,她那些小心思都是纸老虎,她不是洛王的对手,别说现在落到洛王手里,就是单打独斗,她也打不过洛王。

    洛王现在是豁出去了,她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礼在洛王面前,根本没用,与其浪费体力,不如静看事情的发展,只要没死就有转机。

    “呵呵~你果然识实务,聪明的让人想要永远地收藏起来。”洛王很满意凤轻尘的温驯,含住凤轻尘的耳垂,凤轻尘身子一颤,眼中闪过一抹羞愤之色,可惜洛王看不到。

    洛王在凤轻尘的耳垂轻轻咬了一口,舌尖从凤轻尘颈间滑过:“你说,九皇叔要是知道你在我手上,会来救你吗?”

    洛王根本不需要凤轻尘回答,自问自答道:“我赌他

    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洛王知道了,还说什么。”凤轻尘厌恶的别过脸,她虽不像九皇叔一样有洁癖,可也不喜欢洛王如此亲密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你真可怜。为九皇叔付出那么多,到头来他还是弃你如敝屣。”洛王一手搂住凤轻尘的腰,一手捏住凤轻尘的手,把凤轻尘牢牢地固定在怀里,看上去就像凤轻尘依靠在洛王的怀里,两人之间一点缝隙也没有。

    洛王推着凤轻尘往外走:“即使明知九皇叔不会来,我还是要把你带走。”

    出门前,洛王特意将身后黑色有帽子带上,整个人都陷入黑暗中,有夜色做遮掩,根本没有人看得出他是谁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?直接动手杀了我不是更好。”凤轻尘踉跄了一步,便配合着往外走,洛王的心思越发的深沉,她真的猜不透。

    “杀你?你要死了我拿什么做筹码和大公子谈判,让他拥立我为帝。”洛王深沉的眸子闪过一丝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江山和美人,他东陵子洛都要了!

    原来洛王打这个主意,看样子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凤轻尘松了口气,配合着洛王的步伐,乖乖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洛王带着凤轻尘,大大咧咧地往外走,很快就引来护院的注意,可当他们冲过来时,凤轻尘已在洛王手上,护卫根本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轻尘……”洛王这一声,就像是昵喃,听地凤轻尘寒毛竖起,不等他多说,凤轻尘就说道:“你们都退下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护院犹豫不绝,即不敢上前,也不敢退下。

    “退下,我不会有事。”凤轻尘重复了一句,护卫面面相觑,最终还是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府上的下人,调.教的很好,等我继位了,我也好好调.教你。”前一个调教还没有什么,后一个调教就意味深长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忍着恶寒,继续往外走,脑子里想着如何逃离洛王的魔掌。可惜,今天晚上洛王做足了准备工作,凤轻尘想要脱身绝不容易。

    一切都安排得恰当好处,洛王和凤轻尘一出凤府,就有一辆马车从暗处驶了过来,在洛王面前略停了一下,洛王拎着凤轻尘跳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驾!”不等洛王坐稳,马车就急速往前冲。

    洛王一上马车,街角就冲出一批黑衣人,拦住了凤府的护卫,凤府护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马车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作为被人绑架的肉票,凤轻尘没有人权,洛王一上马车,便把凤轻尘抱在怀里,就像抱小狗那样。

    凤轻尘趴在洛王的大腿上,双腿弯曲,左手被反扭在身后,右手则压在身下,这个姿势很别扭,趴久了四肢绝对僵硬,再加上马车一路颠簸,凤轻尘更觉得脑子不清醒。

    凤轻尘暗暗咬着舌尖保持清醒,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往前,很快就驶出城外,到了城外路更颠簸,凤轻尘胃里难受得要死,洛王似乎也觉得到凤轻尘的虚弱,稍稍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凤轻尘眼睛倏得一亮,她知道机会快到了,趁洛王闭目养神时,凤轻尘借着马车的颠簸,右手抽出一点,悄悄往上翻转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凤轻尘的右手多出一把小手术刀,不过凤轻尘的右手一直被压在身下,洛王根本看不到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