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81求人,就要有求人的姿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旅游气象站马会准资料网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三天,只用了三天的时间,蓝九卿便拿到九州地图,同时让玄情阁阁主换人。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,要灭掉玄情阁不可能,但三天的时间推另一个人坐上阁主之位,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这世间从来不缺想要上位的人,在女人堆里也一样,玄情阁内并不是玄情一人独大,盯着阁主位置的人很多,而蓝九卿挑了一个聪明的女人合作。

    里应外合下,要拿下玄情阁并不是什么难事,至于玄情阁后续事务,蓝九卿不愿管,把所有的事务丢给新任阁主,便告知步惊云,他要先行一步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不能跟你一起走吗?”临出发时,秦宝儿找到蓝九卿,一双美目含泪。

    蓝九卿没有直接拒绝,而是问道:“你会骑马吗?你能日夜赶路吗?露宿风餐的日子你能过吗?你什么都不能,你凭……怎么跟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我……”她是什么都做不到,可之前不是说一起上京嘛,为什么又把她抛下。

    “惊云没有告诉你,我赶着回京?”蓝九卿发现自己的定力越来越差了,以前面对宝儿,他还能耐着性子陪她说话,可现在不行……

    如果苏文清没有骗他,那么此时的凤轻尘必定是非常绝望,甚至把自己的心关起来了,他要尽快赶回京,凤轻尘需要他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秦宝儿点了点头,知道蓝九卿是做大事的人,只能压下心中的不舍,说道:“师兄,你路上小心,你的伤……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步惊云会陪你去江南,江南有可以医治你心疾的大夫,待你心疾好了,你便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,我也算对得起师父的交待。”没有心疾的困扰,有些事也可以有提,蓝九卿觉得自己拖太久了。

    再拖下去,就像步惊云所说的,只会让两个女人受伤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宝儿轻轻地应了一声,一脸甜蜜,可惜蓝九卿已转身离去,根本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蓝九卿再次交待步惊云,让步惊云去江南找谷主与孙思行后,便骑马上路了,虽然步惊云担心蓝九卿肩上的伤,可蓝九卿下的决定,步惊云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带伤赶路,凤轻尘则在凤府安心养病,大半个月过去了,虽然依旧放不下,可终归想开了一些,凤轻尘的情绪没有之前那么低落,身上虽不见长肉,可总算没有瘦下去,春绘四美婢终于能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大半个月发生了不少的事,洛王被圈禁,舟王被训斥,看这架势这两人似乎都绝了继承皇位的可能。

    之后,皇上不知抽哪门子疯,居然封未满周岁的八皇子为睿王,让人一度怀疑,皇上这不会是想立八皇子为太子吧?

    八皇子母亲是皇贵妃,是后宫第一人,身份尊贵,可是八皇子才多大呀,立这么小的皇储于国不利呀,可皇上没有提起,其他人也不敢提,因洛王一事,现在提到立储皇上就发飙,有好几个舟王派系的文官,都被皇上找理由给杀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和凤轻尘无关,凤轻尘这段时间在家养身子,日子过得和老人没有什么两样,外面的腥风血味似乎与她半点关系也没有,她每日静看云卷云舒,周身散发着宁静淡泊的气息,让凤府上下一度怀疑,凤轻尘这是看破红尘了,可没有人敢上前问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中,只有一件与凤轻尘有关,那就是司丞因犯了事,被撸了军权

    和官职,现在正闲赋在家,因为这事让凤轻尘得到了司家十八骑。

    有司家十八骑做凤府护卫,凤轻尘觉得她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,至于司丞?

    明知自己是中了别人的局,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司丞也只能认栽,再加上司大帅也希望,司丞能有时间去江南治病,司家人便没有继续动作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不甘心。”这是司丞的心声,可当他听到司大帅说:“你以为这里面,只有洛王的手笔吗?真正出手的是那位,他把皇城外的驻军交给你,我便疑心他怎么会如此信任我们,要知道我们和凤轻尘走得近,他怎么可能不多想,不过这样也好,没有兵权至少还有命在,那位没有赶尽杀绝便是仁慈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在玄医谷治病的事,虽然隐秘,可皇上要查肯定也能查出一二,司大帅深知皇上多疑的性格,猜到这里面有皇上的手笔,更是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司丞听到父亲这么说,即使再不满,也只能把司家十八骑送给凤轻尘,然后拿着凤轻尘写的信,去江南找玄医谷谷主。

    司丞离去的那天,一张脸臭得吓人,那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样,时不时就往凤轻尘身上刮一下:夺人所爱,小人也。

    和司丞相反,凤轻尘则心情大好,一想到司家十八骑到手了,凤轻尘连吃饭都能笑出来,至于被司丞骂两句小人,凤轻尘不痛不痒,她又不是锦凌,不用太在乎名声。

    也因这事,凤轻尘高兴了好几天,只不过,这份喜悦在安平公主到来,消散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左手虽然没有打石膏,可却用钢板做了固定,平时有人来访,她是不见的,可是安平不主不同。

    即使她是废后之女,可她要和亲北陵,皇上也不会找她麻烦,牵连她,不过最后几个月,该给的尊贵皇上还是会给的,毕竟女儿和儿子不一样。女儿不会夺他的皇位,反倒能帮他分忧。

    不过半个月的时间,安平公主就像变了一个,身上的骄横之气没了,取而代之是说不出的落寞与苍凉,完全没有之前的张扬与鲜活。

    皇宫真是个好地方,什么样的人都能养出来,再笨的人也能学乖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看了一眼,便收回眼神,招呼安平公主落坐:“公主请坐。”

    安平公主是恨凤轻尘的,可现在的她和凤轻尘抗衡的本事,她只能服软。

    压下心头的屈辱,压下心头的恨意,安平公主咬着唇说道:“凤轻尘,我今天来找你,是要求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求我?公主求人就是这个姿态?”不是凤轻尘拿侨,而是她没主动找安平公主麻烦,安平公主就该偷笑了。

    现在安平公主主动撞到她头上,她要不刁难一二,又怎么对得起安平公主这两年,对她的“厚爱”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想怎么样……别以为,我母后和皇兄出事,你就可以踩在我头上,我还是公主。”安平公主握着拳,即使气得想要杀人,却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显然,这段时间这样的话,她听多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说错话了,是废后。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……”

    嘭的一声,安平公主一拍桌,站了起来,恨恨地看向凤轻尘,凤轻尘半点不惧,缓缓抬头,与之对峙……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皇帝的女儿又如何,求到她凤轻尘头上,也等乖乖低头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