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87吵架,谁都有脾气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明天晚上包马看码网址是什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诚如安平公主所说,凤轻尘这个人确实面冷心软,只要掐准了她的弱点,那么凤轻尘就特别好说话。:

    凤轻尘很在乎自己手上的病人,对求上门看病的人,哪怕曾经有小恩小怨,凤轻尘也不会带私人感情,她会尽到一个大夫该做的一切,有什么恩怨等病好了再算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九皇叔用苦肉计被拆穿,凤轻尘嘲讽一番后,定会给九皇叔包扎,让九皇叔在凤府修养,毕竟九皇叔是实打实受了伤,就算是用苦肉计也下足了本钱。

    可今天?

    凤轻尘却管不了这些,她满脑子就是九皇叔算计她。

    这不是第一次,可这一次却让凤轻尘最愤怒。她不是不讲理的女人,她虽然气九皇叔没有及时出现,可也不会因此大哭大闹,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九皇叔身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却算计她,在路上就算计她。知道她生气、她伤心,不是想着如何哄她,而是用自己的伤,来让她愧疚,让她心疼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连感情都可以算计这么清楚,他还有什么不能算。

    "九皇叔,我的手受伤了,无法你清理伤口,皇城不止我一个大夫,你请便。”凤轻尘转身,将药箱关上,不愿意再看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轻尘……”九皇叔轻声唤了一句,带着些许的委屈:“轻尘,本王担心你,怕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九皇叔的每一句话,凤轻尘都觉得虚伪至极,转过身指着门口道:“九皇叔,门在那里,恕我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,本王受伤了。”九皇叔知道自己把事情办砸了,心中暗自懊恼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王爷不是说小伤嘛,又不会要你的命。”凤轻尘冷着一张脸,看九皇叔的眼神不再是平静,而是漠然,见九皇叔皱着眉不肯动,凤轻尘提步往外走:“王爷不走,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,本王受伤了!”九皇叔起身,一把拉住凤轻尘,一个旋转凤轻尘再次跌入九皇叔的怀抱:“轻尘,别走。是本王错了,本王给你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凤轻尘根本不听,用力挣扎,九皇叔却越握越紧:“不放。”放了,就真进不来凤府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九皇叔嫌我左手废了不够,现在还在废了我的右手吗?”九皇叔失措下,根本没有控制力道,凤轻尘只觉得右手腕疼得厉害,就算没有伤到筋骨也肯定淤青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是不想你走。”九皇叔稍稍松手,眼中闪过一抹歉意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明明刚刚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需要的是大夫,我不是一个废人,留在这里有什么用。”凤轻尘晃了晃左手,提醒九皇叔她现在的境遇。

    她一直不肯承认自己的医生生涯毁了,可却不得不承认,她今后都不能再握刀了,即使能行医又如何。

    “轻尘,别这么说自己。是本王不好,本王不该离京,不该把你一个人留下。”九皇叔放任左臂的伤不管不顾,何尝不是因为心中那份自责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该发生的都发生了,再说这并不是你的错,你没有保护我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,你这是什么意?和本王撇清关系?”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寒意,骄傲如他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冷言冷语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一脸平静的陈述:“现在,我的左手彻底废了,以后再也不能握刀了,这样的我无疑是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如同以前的凤轻尘配不上洛王一样,她其实也配不上九皇叔,不然她的处境不会这样的尴尬。

    命运从来都是公平的,也从不给她选择的机会。

    给了她凤离嫡女的身份,便夺走她引以为傲的双手,凤离嫡女又如何,这个身份并不会给带她至高无上的尊荣和权势。

    “轻尘,本王从来不觉得你是废人,本王会想办法医好你的双手。”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,他会一直去寻找,哪怕有一丝希望,他也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握不了刀我一样可以做大夫。”凤轻尘拒绝了:“我的人生,我自己会安排。王爷肩上的伤还是极早医治的好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,夜深了,我也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再次推开九皇叔,这一次九皇叔没有再拦,松开手,眼睁睁地看着凤轻尘没入黑夜,消失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九皇叔将书房那张大桌砸碎,碎片刺入手中,鲜血淋漓,九皇叔却连眉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真的发现,凤轻尘离他却来越远了,不管软硬凤轻尘似乎都不吃。

    他这步棋,似乎走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,没关系,凤轻尘是他的,这步棋走错了,那便走下一步棋。

    九皇叔让人送来一套干净的衣服,转身没入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……据说,苏家主事苏文清遭遇刺杀,苏府连夜请了几个大夫入府,血水一盆一盆的端出来,勉强保住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第二天,请旨去皇陵的九皇叔回来了,当天便进宫复旨,被皇上留在宫中,直到傍晚才回府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主子一回府就昏倒了,请凤姑娘去看看主子吧。”暗卫趁无人时,跪在凤轻尘面前,轻声恳求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意思还是九皇叔的意思?”连她的感情都能算计进去,九皇叔真是高手。

    “主子昏迷不醒,是属下擅自做主。”暗卫将头埋得极低,不敢看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是吗?什么时候你能做九皇叔的主了?”不得不说,九皇叔对自己够狠。

    明知是九皇叔的苦肉计,可凤轻尘还是忍不住担心,那样的伤居然还进宫、喝酒,九皇叔不要命了吗?

    “属下……属下实在不忍。姑娘,主子他…他…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?你似乎忘了,你现在保护的人是谁?你是受九皇叔的命令来保护我的,还是来监视我的?”以前她不在意,任暗卫将她的情况报告给九皇叔,可现在她介意。

    她要有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十八骑出来。”凤轻尘无视苦苦哀求的暗卫,将十八骑招来:“把我身边的暗卫揪出来,我不需要有人在暗中监视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恕罪,我们没有监视你。”不等十八骑动手,暗卫便自动跳了出来,跪在凤轻尘面前请罪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么你们就化暗为明,我不需要暗卫。”把这些暗卫送回去,他们只有死路一条,这些暗卫怎么说也保护她一两年,凤轻尘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。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。”暗卫都是聪明人,知道自己小命保住,那个替九皇叔说话的暗卫,则暗叫倒霉,自己给凤轻尘送上一个处理暗卫的把柄,不知九皇叔会不会气得杀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,不怕,有凤姑娘保他们,暂时死不了,估计也不用回去重新训练!

    只可怜了九皇叔,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和凤姑娘和好了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