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88情痴,左岸回来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个彩今晚开奖结果分分彩一天开多少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从皇宫出来便病了,而且病得很严重,几次都传出病危的消息,整个九王府都被暮气笼罩。阅读

    去九王府探病的络绎不绝,甚至皇上都下旨,给九皇叔赐了不少好药材,要求太医院的太医,尽全力医治九皇叔,不能让九皇叔有事。

    不是皇上好心,而是……九皇叔好好的进城、进宫,一出宫就病倒了,可真有个三长两短,皇上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九皇叔怎么好好的病了,而且还病得整个京城都知晓,九皇叔这玩得又是哪一出?

    王锦凌带着满腹疑问去九王府探病,结果发现……九皇叔是真得病,而且病得真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真得病了?”冷静自持的大公子,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九皇叔有多阴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还以为九皇叔又要做什么,没想到真是生病,这还真是让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本王是人,会生病不是很正常吗?”九皇叔冷冷地反问,即使一脸苍白的躺在病床上,也没有在王锦凌面前弱了自个儿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别人生病很正常,你生病……我真没有想到,我以为你这是要陷害皇上残害手足呢。”王锦凌更想说,他从来没有把九皇叔当人看,他一直把九皇叔当妖孽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别说王锦凌就是他那好皇兄也不信,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,外人不信才好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生病轻尘怎么没有过来?”王锦凌绝不承认,他这是刺激九皇叔,他只是好奇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脸色立马变了,冷冷地瞪向王锦凌:“王锦凌,本王不想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笑了,那如沐春风的笑能瞬间安抚人心,可九皇叔越看越火大,再次重声:“王锦凌,滚……”

    王锦凌连屁骨都不挪动一下,似笑非笑地看着九皇叔:“我当九皇叔你为什么病呢,原来是这样……怎么?和轻尘吵架了?要不要我去给你当和事佬。”

    落井下石确实不是君子所为,可要看对象,对象是九皇叔,那就没有必要君子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觉得全身都舒畅,连凤轻尘要去北陵的事,他此刻都能不担忧了,有什么比九皇叔吃瘪更高兴呢,他可没有忘记,九皇叔是如何拿凤轻尘刺激他的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东陵九也有今天。

    “王锦凌,记住你是君子。”他是傻了,才会让王锦凌去当和事佬,这次轻尘被洛王绑走,出力最大的可是王锦凌。

    依凤轻尘有恩必报的性子,她对王锦凌的好感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“我一向君子。九皇叔,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要不是君子,你以为轻尘还会理你吗?”他是君子,九皇叔自然是小人了。

    “记住你自己的话,继续做你的君子,凤轻尘是本王的,谁也抢不走。”九皇叔霸道的宣称。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不是你说了算。现在谁不知道凤轻尘要陪嫁去北陵,外界都在传,你是因凤轻尘要去北陵而怒气攻心,卧病在床,九皇叔你可真是一大情痴。”王锦凌劝说过凤轻尘,他可以出面保凤轻尘,不会让凤轻尘陪嫁去北陵,奈何凤轻尘打定主意,说什么也要去北陵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王锦凌只好从九皇叔这里下手,他想不明白,北陵有什么值得凤轻尘非去不可?

    原来他以为凤轻尘是为九皇叔去,毕竟九皇叔当初可是从他手中,抢走了北陵走私的路线,九皇叔明显对北陵感兴趣,可随后一想,凤轻尘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她去北陵,应该了自己有关吧?

    王锦凌隐约猜到了什么,可不敢往深处想,那个可能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去北陵,并不代表会永远留在北陵。”

    “九……”王锦凌刚一开口,就被九皇叔打断:“本王不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小人。”知道再问也没用,王锦凌不再多言,起身,慢悠悠地拂平衣服上的折子:“九皇叔你慢慢养病,我约轻尘品茶,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有些意气之争,可他高兴,九皇叔就慢慢生闷气吧,最后气倒在床起不来,坐实那情痴的名声。

    所谓的品茶不过是随便一说,不过王锦凌还是去了一趟凤府,他不知道九皇叔和凤轻尘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九皇叔生病这事闹得沸沸扬扬,他和凤轻尘提一句也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姑娘呢?”王锦凌在花厅坐下,看凤轻尘还未到,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请稍候,我家公子正在与左公子说话。”佟瑶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“左公子?左岸回来了?”

    是的,左岸回来了,带着一身伤回到凤府,同时也带来一份天大的机密。

    “把孙正道头颅送到凤府的,居然是谢家,谢家这是什么意思?”凤轻尘气得一拍桌子:“为了让南陵锦凡高兴,就拿我出气,谢家果然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气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现在就把谢家人拖出来打一顿。

    谢家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为了打击她,为了打击思行,居然把孙正道夫妇的尸骨挖出来,让他们死也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人把孙先生夫妇的尸骨送到江南,交给孙思行,由孙思行处置。”左岸一脸苍白,毫无血色,一看就知是失血过多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,我代思行谢谢你。”这件事他们查了许久,甚至九皇叔也动用人脉去查,却没有一丝痕迹,最后还是左岸查到了。

    毕竟,谁也想不到,谢家为了打击她和思行,居然花费人力物力去查孙正道夫妇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不必,我也是……咳咳,帮思行。”左岸说一句话,就咳了两次,直接咳出血来,凤轻尘不敢再留他:“你伤得不清,快去房,大夫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左岸摆了摆手,凤轻尘却很坚持:“身体要紧,这些东西我自己慢慢看,有不懂的地方我再问你。”

    左岸略一考虑便点了点头,不过他并没有回房,而是去看他弟弟了,这事凤轻尘当然不知晓,她正沉浸左岸带来的情报中,而越看她越心惊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和西陵长公主居然把手伸到东陵,这两人野心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还有谢家,难怪八皇子未满周岁封王,没有引起朝中人的弹骇,原来谢家不知不觉中,已掌握不少朝中力量。

    甚至谢家和南陵锦凡、长公主都早早有往来,谢家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窃国吗?

    凤轻尘越看脸色越难看,隐约觉得谢家找孙正道,并不是为了打击她和思行那么简单,难道……

    和她的身世有关?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