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98血脉,你威胁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8期白姐一肖一码准彩票摇奖系统模拟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来人一身麻衣,干净清爽,举止风流有度,耳鬓有两缕白发,面容白皙如玉,颇有几分鹤发童颜的模样,让人看不出年龄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。你踏入阴煞阵,为何不怕?”

    咄咄逼人,气势十足,凤轻尘眉头一皱,反问:“我为何要怕,别说你只是装模做样,就算是真有鬼,我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好胆识。不愧是翟老看中的人,你既然能无惧我的阴煞阵,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。”语气傲慢,可却不突兀,好像他合该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机会?你是什么人?”凤轻尘没有被对方吓倒,但也没有跳起来叫嚣。

    她可以肯定,这个男子不简单,能不得罪就不得罪,这些年她忍得肺都快疼了,她发誓从北陵回来后,有凤离族做后盾后,她绝不再忍。

    忍久了,会变成习惯,就如同她依赖九皇叔久了,变得没有自我一样。

    男人眼中闪过一抹赞赏,不温不火的道:“同祖同宗,你说我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说笑了,我父母双亡,打小一个人长大,无族人呵护。”凤轻尘谨慎的答道,她才不会因对方一句话,就自暴身份。

    “无族人呵护并不表示你无族人,小丫头你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嘛,在真正知情人面前,你什么也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凤轻尘戒备地看着对方,这人一定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出去。”男人挥了挥手,李则二话不说,带着人就退下,并派人在远远守着,即听不到里面人的对话,又不会让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人了,你要说什么?”凤轻尘并不惧对方,九皇叔和暄少奇都在,她不怕。

    男子踱步,绕着凤轻尘走了一圈,摇头晃脑地道:“说什么?你想听什么?凤轻尘,或者我应该叫你凤离尘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凤轻尘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,可却不敢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逗你,给你看看这个。”男人打量了一圈,甚觉无趣,取出一块玉牌给凤轻尘:“每一个凤离嫡系都有,你应该不陌生。”

    玉牌上的图案,和凤轻尘从司大帅手中拿到凤离王令牌一样,只是这玉的材质没有那令牌特别,没有那种古朴、厚重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或者我应该怎么称呼你。”凤轻尘握着玉牌的手一紧,她没有想过,这么快就遇到自己的族人,她还没有准备好。

    “终于不装了?”男人戏谑的说道,凤轻尘却不给面子,依旧冷着一张脸,男人也不在意,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凤离忧,算起来我应该是你堂兄,虽然隔得远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堂兄?你多大了?”凤轻尘一脸怀疑,这个男人看上去,年纪应该和他父亲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按辈份你应该叫我堂兄。按年纪嘛,我当你父亲都有余。”凤离忧说话时,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离嫡女的气息呀,事隔这么多年,终于又见到了!

    “那么,你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什么?”凤轻尘没有认亲的激动,她更多的是怀疑,对方出现的动机。

    时间和地点都太

    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翟老头为什么把这些私兵给你。”凤离忧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借我的手给九皇叔。”这是翟老爷子的动机,凤轻尘知道,但她还是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没错,可你给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东西,为什么要给。”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族人,凤轻尘当然不会退缩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坠了父亲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给,那就是你的。”要是给了,今天他们就见不到面。

    “这算考验吗?”凤轻尘反应很快,凤离忧没有否认:“我总得知道,你有没有资格做凤离族的女郎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算是通过了考验?”凤轻尘冷笑,见凤离忧点关,凤轻尘又道:“那在考验之前,你有没有问过我,我愿意做凤离族的女郎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凤离忧脸色一沉,面露不喜。

    “表面上的意思,你们在考验我之前,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接受,我莫名其妙从一个孤女变成凤离族的女郎,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你们放任我自生自灭,在我长大成人后,却来考验我,你们有资格吗?”凤轻尘咄咄逼人,把心中的不满通通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身份的转变她还没有来得及适应,就面临一连串的考验,这样的族人……从不曾庇护她,也不曾教养她长大,却要来考验她,凭什么!

    “资格?你和我谈什么资格?就凭你体内一半凤离族的血脉,我就有资格考验你。你的感受?我要考虑你什么感受,你体内另一半来自海盗陆家血脉的感受吗?”凤离忧眼中闪过一抹鄙夷:“如果你不是凤离嫡女,凭你体内另一半海盗陆家的血脉,凤离一族就能把你杀了,士族血脉不容有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这是嫌弃我?”凤轻尘声音冷得像冰渣子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凤离忧大方的承认,要不是凤轻尘体内有海盗的血脉,族中人也不会在得知凤轻尘的存在后,而产生分歧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不需要你们的承认,这么多年我都活过来了,我一个人一样可以过得很好。”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士族。

    士家大族为保持血脉的纯正,一向只与士族结亲,再差一点也是勋贵,绝不会与寒门,甚至连寒门都不如的海盗结亲。

    王、谢、崔家便相互结交,而且嫡长子只娶嫡长女,凤离一族即使没落了,也不会娶海盗的女儿。

    她母亲的出身确实不好,可那又如何,凤离族也是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我们的承认?得不到我们的承认,你只会被抹杀,别以为我们做不到,凤离族保存下来的实力,远超过你的想象。即使你有权贵、世家庇护又如何,为了抹除凤离族的污点,为了维护凤离族的骄傲,凤离族可以举全族之力来杀你,你觉得你有那个本事,可以和全族作对吗?”如果是别的女子,凤离族会放任不管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离嫡女不行,拥有烙印的凤离嫡女,如果不能为凤离族所用,只能死!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凤轻尘很明白,世人对血统的重视,而她无法和整个世界抗争,这是他们千百年来的传承,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话而改变,而流有凤离一族血脉的她,逃不掉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