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454守护,凤轻尘是块肥肉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双色球开奖查询香港王中王四肖选一肖平台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从景阳和司徒将军的对话中,凤轻尘差不多猜到了对方的用意,没有多呆便借口照顾九皇叔回营帐了。

    即使营帐内没有外人,九皇叔也没有把眼睛上的绷带拆带,凤轻尘进来,就看到九皇叔捧着一卷书坐在坑上,凤轻尘忍不住笑道:“明明看不清,还装模作样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在听书。”九皇叔放下书卷,亦笑。

    “你都听到了?”凤轻尘明白九皇叔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眼睛看不见的人,耳朵自然灵敏。”九皇叔并不隐瞒凤轻尘,那两人说话可没有防止谁。

    “正好,省了我再说一遍。”凤轻尘梳洗干净后,便在九皇叔身侧窝下,还是这里暖和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他们的计划,你有什么打算?”凤轻尘将冰冷的双手,塞到九皇叔衣服里,冻得九皇叔身子一僵:“调皮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嘻嘻一笑,冰冷的手心覆在九皇叔的腰间:“说吧,打算怎么教训他们。”有仇不报,一向不是九皇叔的作风,当然也不是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先说说你的想法。”九皇叔将凤轻尘双手,从衣襟里抽出来,握在手上,替她暖手,凤轻尘顺势靠在九皇叔的怀里,略一思索便道:“我对那狼堡很好奇,再说你眼睛都看不见了,我们去见识一下狼堡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有危险?”九皇叔见凤轻尘除了手冰冷外,双脚也是冰寒的,便把人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有个免费的暖炉,凤轻尘自是不会拒绝,整个人都卷在九皇叔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从景阳和司徒将军的对话中,可以推断狼堡和他们没有关系,狼堡也不会为他们所用,怕什么。”那几个死在雪地里的雪衣人,绝不是什么狼堡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能收买狼堡,不过狼堡确实不好惹,司徒将军说得没有错,狼堡即神秘又危险,这几年找狼堡的人很多,可没有一个人能找到。”想到关于狼堡的传说,九皇叔到是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去看看也好。

    “找狼堡干什么?别告诉我那些人都是为了求药?”凤轻尘可不相信,这天下有那么多不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你当这天下有那么多瞎子,就算瞎了大部分人也会认命,毕竟除非有权有势,一般人可没有胆量和狼堡对上,为了一双眼睛牺牲性命。”就连王家不也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狼堡还有什么秘密不成,引来那么多人关注。”凤轻尘坐直身子,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北陵的事,她都关注。

    九皇叔也不隐瞒,说道:“在北陵建国之前,北陵这块地方只有一个部落居住,那就是狼族,传说狼族是为守护凤离王而存在,而狼王就住在狼堡,北陵最神秘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守护凤离王?这么说凤离族人选择在北陵雪山隐居,难道是为了狼族?”要知道北陵气候极恶劣,凤离族选择在这此隐居,可要吃很多苦头,也不利于子嗣繁衍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本王也不清楚,要见了凤离族人才知晓,狼王只守护凤离王,可不会管普通族人。”对前朝的大世家,九皇叔知道的不少,可涉及家族安全之事,却不会让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狼族与凤离族的关系,九皇叔知晓的也不多,只知有这么一个种族存在,前朝破灭便隐在暗处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表示了解,心中盘算着去狼堡一事。

    正好她和九皇叔还愁找不到留在北陵的理由,这下好了,他们直接说去找狼堡,给九皇叔求天眼珠,想必北陵那些人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再完美的计划,也抵不上被人提前知晓,司徒和景阳就是错算凤轻尘的医术,认为凤轻尘没有见过雪盲之症。

    弄清对方的用意后,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,九皇叔和凤轻尘都没啥睡意,两人便靠在一起说着北陵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听到营帐外一阵响动,凤轻尘没有起来的意思,让十八骑去打听一下。

    北陵人崇拜强者,十八骑之前露得那一手,让许多北陵将士对他们刮目相看,十八骑很快就问出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寒月庄主收到景阳发生的求救信号,连夜赶来接人,打听到景阳先生无事,正在向司徒将军道谢。

    十八骑远远地看了一眼,那位寒月庄主果然是个瞎子,回头据实给九皇叔和凤轻尘汇报,两人一脸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为了诱他们上当,对方这出戏安排得不是一般圆满,连这种小细节都考虑到了,生怕他们不上当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凤轻尘搂在怀里,下额抵在她的头顶,轻轻地摩挲:“你可真是本王的福星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有凤轻尘,他这次十有**会中招,毕竟这是在北陵,等到谷主来了,他的眼睛也许已经瞎了,那时候他就不得不去狼堡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我在守护你了?”凤轻尘想到狼族的事,觉得颇有意思:“可惜,你不姓蓝。凤离王只替蓝氏守江山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话只是玩笑,九皇叔却是一怔,随即露出一抹了然的笑,凤轻尘不解地戳戳九皇叔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觉得那位景阳先生来历不凡吗?”如果说之前是怀疑,现在就是肯定了。

    毕竟景阳的目标很明确,那就是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确实,他绝不是普通的书生。”能让九皇叔和王锦凌同时提醒,要她远离的人,能简单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九皇叔笑问,凤轻尘也不避讳,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:“很简单,稷下学宫那种读书人齐聚地方,等级森严,要没有人暗中相助,景阳一个孤儿根本不可能读书识字,成为前任宫主关门弟子。哪怕是天才,在没有学习的机会下,也只是比普通人多点小聪明罢了,他背后肯定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有错,他的确不是一般人,因为他是……蓝氏皇族后人。”九皇叔说到最后,语气森冷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怔,茫然地看着九皇叔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好大的胆子,同时又不得不赞一句明。孤儿出身,稷下学宫的弟子,这样的身份根本不会让人联系到前朝。

    前朝皇族后人,活着人个个躲躲藏藏,哪有这么大胆,招摇过市的。

    “之前只是怀疑,现在可以肯下。凤离族只为蓝氏守护江山,他不姓蓝不会对你这么上心,而外人……蓝氏皇族不会放心。”原本还以为,景阳只和蓝氏有关,接近凤轻尘是为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九皇叔可肯定,景阳就是蓝氏皇子。狼堡,恐怕不是为了要他的命,而是为了凤轻尘,为了掳获凤轻尘的芳心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的身份了?”想到在东陵,景阳不顾拒绝上门的姿态,凤轻尘悟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,她一个声名扫地女人,哪点入了景阳这个大名士的眼,原来是因为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看来,在蓝氏人眼中,她就是一块肥肉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