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464醋坛,姐就是爱吃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高频彩技巧论坛114849·com天下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十八骑查狼堡的消息,不过是做给北陵上下看,凤轻尘和九皇叔的计划,是从寒月山庄下手。

    景阳既然参与设计九皇叔的计划,凤轻尘和九皇叔又怎么会轻易地放过他。想要独善其身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下午,凤轻尘带着豆豆出了驿站,监视的人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有尾巴,好几只。”豆豆挪挪屁股,又扯扯垫子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屁股好疼呀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跟着,我们逛我们的。”凤轻尘打了哈欠,靠在马车上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做坏事了?”豆豆看凤轻求救没啥精神的样子,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凤轻尘在豆豆脑袋上敲了一记:“九皇叔说得没有错,你真欠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坏人,就知道欺负我。”豆豆抱着头,躲在角落里装可怜:“等我找到了师父,让师父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梦吧,你师父不会帮你。”凤轻尘已经知道杀手联盟,和凤离族的关系,才不怕那几个老怪物呢。

    只要她坐稳凤离嫡女的位置,杀手联盟就不敢找她麻烦,那天价悬赏挂在那里,就算有人心动也没有人敢下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豆豆一脸不解:“为什么师父对你那么好,比对我还好?”豆豆吃醋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比你招人疼。”凤轻尘捏了捏豆豆的脸。

    不错,养了几天胖了不少,手感挺好。

    “疼呀……”豆豆呲牙咧嘴:“放手,快放手,疼死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记打不记疼。下次别去挑衅九皇叔,他不是你能对付的。”即使九皇叔没有武功,光凭脑子也甩豆豆一大截。

    豆豆这种水平,估计和思行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想趁他眼睛看不到,占点便宜嘛,哪里知道他一个瞎子也那么厉害。”想到被九皇叔狠揍的情景,豆豆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,还没有被人当成小孩子那样揍过,九皇叔太过分了。他疼得不是身是心呀!

    “姑娘,到了。”赶车的是十八骑,刚说完,马车就稳稳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集市,凤轻尘你来集市做什么?”豆豆下了马车,左右张望了一下,发现这地方是他大爷从来不曾到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来集市不买东西,还有什么?”凤轻尘下了马车,让十八骑打听了一下附近的店,便示意豆豆跟她走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要买什么?”豆豆看凤轻尘逛的地方越来越诡异了。

    “买菜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!”豆豆嗖的一下站在凤轻尘面前,夸张地看着凤轻尘:“你会买菜?你认识菜吗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,你想天天吃肉?”北陵的地域造成这里的百姓几乎只食肉,蔬菜什么的价比黄金,只有皇族才能享用。

    “不想,可是……这里有菜卖吗?还有,我没有买过菜呢,菜要怎么买?”豆豆发现人,他又找到了好玩的事,一路上叽叽喳喳问个不停。

    凤轻尘扶额,觉得听九皇叔的话,把豆豆带出来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,九皇叔肯定是嫌豆豆太吵,才要她把人带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理豆豆,在很隐秘的角落里,找到一家卖蔬菜的店。当然,这个时候只有萝卜可以买,凤轻尘也不嫌,把店内所有的萝卜都买了,付出去的是一锭金子,让他们明天送货。

    在东陵,几文钱就能买到的东西,在这里却要拿金子去买,可见两国的差异。

    买了萝卜后,凤轻尘又去买大坛子,同样是明天送到驿站去。这下不仅是豆豆了,就是身后监视的人,也不解凤轻尘这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笑不语,一路买下去,然后来到一家醋店:“小二,你们掌柜在吗?”

    “姑娘要买什么醋,我们这里什么醋都有。”小二殷勤地上前,凤轻尘一脸微笑,再次提出要见掌柜:“我要的量比较大,想和你们掌柜亲自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客官里面请。”小二双眼一亮,把凤轻尘迎了进去,豆豆和十八骑在外面守着,监视的人也没有跟上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路买东西,到哪家店都这样,和掌柜谈的内容,不外乎就是讨价还价,无聊的能让人打瞌睡。

    豆豆也就是刚开始兴奋了一下,后面他就直呼无聊,并指天发誓,他下次再也不陪凤轻尘逛街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逛起街来,和一般女人没什么两样,看到什么都要买,明明不缺银子,还老爱还价,无聊死了……

    醋铺的掌柜是个很普通的中年人,说话也不怎么出彩,直到凤轻尘说:“掌柜,价格能不能少?三百斤醋你给我少十文钱。七百六十四文三,你卖不卖?”时,掌柜的脸色才有变化,立马从普通商人,变成精明商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价格太少。八百七十二文四。你要不要?”掌柜看着凤轻尘,那双浑浊的眸子似有精光闪过。

    这才是崔家情报人员该有的气势,凤轻尘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,继续说道:“太贵了,八百九十四文一。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姑娘要的东西,明天准备送到。”那掌柜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黄牙。

    在这个鬼地方守了几十年,终于有用武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掌柜,这是定金。”凤轻尘拿出一个十两的银锭子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要是豆豆在,肯定会眼冒蚊香:这是还什么价,价钱越还越高不说,给的定金比总价还要高。

    凤轻尘走后,掌柜才拿起桌上了的银锭子,翻个来一看,下面果然有一个小小的“崔”字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车车的萝卜、空坛和醋,送到了驿站了,动静很大就连北陵的官员都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您需要什么和我们说一声就成了,哪里需要你亲自去买。”北陵的官员看似上门请罪,实则是打探凤轻尘买这些东西做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那天威胁的话言犹在耳,他们很清楚,得罪了九皇叔顶多打一仗,可要得罪凤轻尘,那就是断北陵生路。

    打仗他们不怕,他们怕几大世家联手断他们的粮了。

    对方客气,凤轻尘也好说话:“我在驿站闲得无事,便随便逛逛,北陵的雪景很美。”

    套话的官员顺势接话:“凤姑娘难得来一次北陵,着实要到处看看,我北陵的风光和其他三国不同,这万里雪峰也只有我北陵才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这是北陵人的骄傲同。当然,他不是来和凤轻尘讨论北陵风景的,重点是要问:“不知凤姑娘,您买那么多醋和坛子要做什么?需要我们派人来帮忙处理吗?”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