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493一块饼干,引发的血案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总部联系电话真正玩彩票赚钱的人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和蓝景阳这种小人物相比,凤轻尘和九皇叔更在意这神秘的狼族禁地,对他们来说真正的危险来自狼族禁地,而不是蓝景阳三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寻了个机会,把自己的猜想和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“狼族禁地绝不可能是狼族人,或者雪狼建起来的。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,这狼族禁地应该是雪狼葬身之地,而且死在这里的雪狼不是一头,而是两头。”

    “不无这个可能。”九皇叔这话算是认同了凤轻尘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路,我们要小心,这狼族禁地里肯定有秘密,外面这些一环扣一环的机关,想必就是想要阻止外人,探寻狼族禁地的秘密。”凤轻尘脑子一里,时不时就浮现那头血狼的样子,她觉得要是不把狼族禁地的秘密弄明白,她肯定会睡不着。

    九皇叔点了点头,一脸凝重地道:“寻个机会,把那三人甩下,免得出意外。”

    当然,不能立刻就把人甩了,而是在接近目的地时再把人甩开,这样就不用担心,这三人在背后动什么手脚,害他们无辜受牵连。

    这狼族禁地很多机关都是相连的,他们这边触发冰刃,远处也会传来冰刃相交的破碎声。为了自己的安全,九皇叔和凤轻尘就算看蓝景阳三人不顺眼,暂时也不会把三人甩掉。

    六人之间,出现一种诡异的和谐,九皇叔和凤轻尘本以为这份和谐,会在他们走到禁地深处才打破,毕竟蓝景阳三人现在还要靠他们,根本不敢妄动,可她高估了这三人的脸皮。

    他们进入禁地已有十天,蓝景阳三人带来的干粮早已所剩无几,而禁地中除了他们之外,便没有别的活物。

    这一天,蓝景阳和凤离清歌三人,将最后一点干粮吃完后,三人面面相觑,很默契地看向不远处的九皇叔三人。

    有凤轻尘这个逆天的家伙存在,他们绝对饿不了肚子。虽然无法偷渡香喷喷的罐头牛肉,但那管饱的压缩饼干却不少。

    这东西难吃得紧,但胜在管饱,在冰雪天地里九皇叔三人也没太高的追求,每天都很认真地啃着,反正只要不饿着就成。

    这天,三人正准备啃饼干,蓝景阳却带着凤离幽歌和凤离清歌过来。

    “轻尘姑姑。”凤离幽歌兄妹二人是学乖了,对凤轻尘表面那叫一个客气,完全让人挑不到半丝错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里膈应,却只能认了,应了一下便不理会三人,啃自己的饼干去,九皇叔和豆豆对这三人半点好脸色都没有,更是不愿理会。

    这三人无事不登门,怎么会轻易地放过凤轻尘,凤离幽歌一脸恳求地对凤轻尘道:“轻尘姑姑,我们的干粮吃完了,肯请轻尘姑姑看在我们是同祖同宗的份上,分我们一些可好?”

    他们已经饿了好几天,实在坚持不下去,才来找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饼干咬到一半便愣住了,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凤离幽歌:“同祖同宗?亏你说得出口,就因为你们一句话口不对心的姑姑,我就要照顾你们,把干粮分给你们,你们是不是在太想当然了雷武裂天。”

    凤离清歌眉头一皱,面露不满,他们这几天已经饿了好几顿,再找不到吃的,他们说不定会饿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轻尘姑姑,我们怎么口不对心了,你本就是我们的姑姑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还有,就算不看在我们是你晚辈的份上,那么我们一路结伴同行,同伴之间互相照顾那不也是应该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同伴?你们算是什么同伴?”凤轻尘差点没把嘴里的饼干喷出来,好不容易咽了下去,也懒得理会这兄妹二人,直接对蓝景阳道:“景阳先生,你也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结伴?他们是结哪门子的伴,没有结仇已算他们有风度了。

    “轻尘姑娘,景阳非常感激三位一路上的照顾,三位的大恩景阳一直记在心上。我们在禁地已有十天,想必也快到存放雪狼之珠的地方。如果轻尘姑娘的干粮还有余,还请轻当姑娘能匀我们一些,出去后我们必当百倍回报。”一个唱黑脸,一个唱白脸,凤离幽歌兄妹二人明抢,蓝景阳是暗夺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给呢?”在禁地呆了十几天,凤轻尘的心情本就不太好,这伙听到蓝景阳的话,整个人都快炸毛了。

    真当她是糯米团子呢,这么好拿捏。

    “凤离族人要是知道姑姑这么对等我们,定会怀疑姑姑的教养。”凤离清歌不客气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凤离族人怎么看,你当我在乎吗?”她怎么做都是凤离嫡女。

    “姑姑想要在族中立足,自是要在乎。姑姑,我和哥哥叫你一句姑姑,难道姑姑要眼睁睁地看着侄儿侄女活活饿死。”凤离清歌咄咄逼人,冰冷的眸子在雪地里显得异常明亮,目光灼灼地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一刻,姑侄二人争得不仅仅是粮食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意与这三人多做纠缠,直接道:“等你们饿死再说,要是没死我不介意补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,你这人冷血又无情,连族中子弟都不肯相护,你怎配姓凤离。”凤离清歌又往凤轻尘头上扣了一个罪名,蓝景阳也不说话,只是浅笑。

    要干粮的手段很多种,要他低三下四的求,他做不到,他们只能反其道而行之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心想要凤离族,必会在乎这些名声。可惜蓝景阳还不够了解凤轻尘,凤离清歌的威胁在凤轻尘眼中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要忍这三人几天,可这三人的做派实在让凤轻尘不满,凤轻尘不理会蓝景阳三人,在三人的注视下,慢条斯理的将压缩饼干吃完,连个渣也不留给他们。

    见三人不肯离去,凤轻尘露出一抹嘲讽的笑,起身拍了拍衣摆上雪,凤轻尘拿出手枪,对准蓝景阳:“想要干粮?有本事就抢,没本事要么滚蛋要么闭嘴。”

    蓝景阳没有说话,而是盯着凤轻尘的枪发呆。

    这就是凤轻尘保密的暗器?

    “轻尘姑姑,你要做什么?”凤离清歌脸色大变,她虽然不知凤轻尘拿出来的枪,有多大的威力,可也知这么近得的离下,凤轻尘要出手,蓝景阳还真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你们看不出来吗?你们不是说我对族人不够爱护吗?现在我是不是很爱护族人呢?你们三个人,我只对景阳先生这个外人出手。清歌,你说姑姑对你可好?”凤轻尘气场全开,女王范十足。

    今天,她必须让这三个人明白,她凤轻尘没那么好说话,也没有那么善良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