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503错过,人未到声先到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凤凰闲情马报图曾道长一句解一肖全年记录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人总是在失去时,才知道拥有的可贵,比如生命。

    凤轻尘那一刀,可是实打实下了狠手,虽不至于要了凤离幽歌的命,却能让凤离幽歌吃尽苦头。

    凤离幽歌醒来时,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,尤其是胸口和脖子处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他没死?

    凤离幽歌有片刻的失神,他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凤离幽歌张嘴,发现自己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你的喉咙伤了,轻尘姑娘说你暂时不能说话。”照顾凤离幽歌的如是道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凤离幽歌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胸口,他还没有从自己没死的惊喜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胸口的伤,轻尘姑娘帮你医治了,说你暂时不能动,要躺在床上休息。”照顾凤离幽歌的人很机灵,几乎他一动就猜到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想见轻尘姑娘?”那人猜到凤离幽歌的想法,嗤笑一声:“你别想了,轻尘姑娘忙得很,她没空见你。轻尘姑娘让我转告你,她能做的都做了,接下来,你要死要活都是你自己的事,想死就去狼堡外面死,没人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凤离幽歌很激动。

    他要见凤轻尘,他要见凤轻尘。

    他想要问一句:“轻尘姑姑,为什么要救我,一次又一次,不值得,真得不值得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不管凤离幽歌多么激动,狼族人都没有理会他,只是提醒凤离幽歌动作小一点,要是绷坏了伤口,只能自认倒霉了,轻尘姑娘是不会再来看他的,轻尘姑娘最讨厌求死的人,更看不起轻生的人。

    凤离幽歌不动了,只是有人进来,便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对方,他要见凤轻尘,迫切的想要凤轻尘一面,他有好多好多话,要和凤轻尘说,可是……

    别说凤轻尘不见他,就是见了,他也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不过,凤轻尘没有来见凤离幽歌,豆豆倒是来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那个,和我一样被雪峰给埋了的倒霉鬼,可怜的孩子,看这伤得……”看凤离幽歌包得像个木乃伊,豆豆那叫一个高兴呀。

    他最喜欢看人家比他惨了,看到凤离幽歌他就圆满了,被九皇叔踹地那一脚也不疼了,精神也好了,明天绝对可以照常上路了。

    凤离幽歌说不出话,只是冷冷地看着豆豆,眼也不眨。

    这个人和他一样被雪峰给埋了,却比他幸运,他就是托此人的福,才能活着走出禁地,不然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不去找豆豆,他就是命再大也没有用,因为没有人来救他。

    他羡慕这个人,但更多的是嫉妒,为什么他就没有这么幸运,碰到一个像凤轻尘和九皇叔那样的人,可以为自己的人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豆豆是个机灵的人,可他的机灵从来都没有用对地方,凤离幽歌说不出话,他也看不懂凤离幽歌要表达的意思,自顾自的说了一通后,便觉得没趣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家那个大侄子,一点也不好玩。”豆豆出来,看到凤轻尘立马上前告状,凤离幽歌听到这声音,竖起耳朵……

    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,永远都长不大。”凤轻尘这话看似责怪,实则是宠溺。

    凤离幽歌心里酸酸的,明明凤轻尘是他姑姑,为什么姑姑对他,还没有对一个外人好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他们最初的相遇,他态度好一点,那么他们之间是不是,不会变成这个样子,可是这世间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长不大,我哪有长不大。”豆豆不依了,在原地跳脚:“师父和左岸都说我,又聪明又懂事,是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宝宝。”凤轻尘笑着接话,一脸无奈:“好了,别闹了,快去收拾东西,我们明天要走了。”在狼族耽搁了三天,他们再不赶去凤离族,狼主得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收拾好,不就是两件衣服嘛,我早就包起来了,酱肉也搬到车上去了,这次我们不用狗拉车,用狼拉车可以多装一点。”豆豆一想到雪狼要跟他们一起走就高兴。

    溜狗什么的逊毙了,溜狼才叫帅气,左岸一定会羡慕他。

    豆豆眼皮一动,凤轻尘就知道他在想什么:“难怪雪狼不亲近你,我要是雪狼我也生气。”雪狼通人性,知晓豆豆拿它们炫耀,会高兴才有鬼呢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为什么呀,为什么呀,我对它们可好了,有好吃的第一个想到它们,它们为什么不亲近我……”豆豆捉急了,抱着凤轻尘的手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故意不说话,大步往前走,凤离幽歌还能听到豆豆哀求的声音,不过他们走远了,凤离幽歌也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休整够了,便带着雪狼与十八骑出发,由狼族的人带路,朝凤离族所在走去,为了赶时间,众人日夜兼程,累了才眯一伙。

    有狼族提供的雪橇,众人的速度绝对不慢,可即便如此,他们还是没有赶上凤离族的封王大典。

    当然,凤轻尘没来,并不表示封王大典就成功了,封王大典行至一半,狼主就带人冲了上来,生生打断了凤离族最隆重的典礼。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这封王大典,我狼族不承认。”狼主人未到,声先到,等他冲进来时,众人还愣在当场,可见狼主跑得有多快。

    “狼主,你来干什么?我凤离族的事务还轮不到你们狼主插手。”大殿上,身着黑色正服的七位长老同时站了起来,一脸指责地看向狼主。

    只有五长老也就是凤离忧那一脉,一脸欣喜,他们就知道,凤离族的嫡女,不会让族人失望,也不会让凤离王失望。

    殿中,那位正准备封王的凤离挚,也转身看向打断他大典的人,面露不满:“狼主,这是我凤离族,容不得你撒野。来人呀,把狼主给我给请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请我?恐怕你们没有那个本事。”狼主举起手中凤离王印,桀骜不驯的道:“凤离王印在此,谁敢动我分毫。”

    配合狼主的动作,他身后的精兵唰的一下抽出大刀,摆明告诉凤离族,这封王大典不中断也得中断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默默地求个月票……这几天忙着攒稿,22号要去广州参加年会,大家要记得想我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