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519自杀还是杀他,扑朔迷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118开奖记录2018年69期开什么生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二长老死了!

    就在他们怀疑二长老时,二长老突然死在自己的屋子里,或者说死后被人移到了屋内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脸色很不好看,在凤离挚的引领下,大步朝二长老的屋子走去,在她准备走进去时,又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二长老的儿子拦在九皇叔的面前:“你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眼神一冷,还没有开口,走在前面的凤轻尘就回头了:“他是我带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凤离族的人。”二长老的儿子凤离容,挡在九皇叔面前,一步不让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九皇叔嗤笑一声,倒是没有让凤轻尘为难,而是极有风度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凤离容松了口气,可他高兴太早,凤轻尘折了回来,拉着九皇叔的手:“他不是凤离族人,但他是我的人,我的人没有哪里不能进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凤离容还要拦,却被凤轻尘一把挥开了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大……”凤离容还要说什么,却被凤离忧拦住了:“大小姐做事,自有她的用意,你见过大小姐让他进议事厅吗?”

    凤离忧知道凤轻尘行事看似大大咧咧,却很讲分寸,虽然会挑战规矩的存在,但不会为所欲为,让人觉得她行事张狂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蚕食,在众人不知不觉中,已占据了主导地位,掌控了主控权。

    凤离容哼了一声,没有再说话,他的儿子在一边安慰他。

    二长老这一脉和他一样,在凤离族很低调,近乎是隐形的存在,也不和谁特别交好,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走进来,就看到二长老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有那么一瞬间,凤轻尘觉得很难过,心里闷闷的。

    昨晚还是好好的人,这才几个时辰人就死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叹了口气,上前检查二长老的尸体。因天气的原因,二长老的尸体已经僵硬了,凤轻尘无法从尸体损坏的程度,推断二长老什么时候死的。

    再一次,凤轻尘感慨,要是她师姐在就好了,凭师姐的经验,肯定能找出二长老的死亡时间,而不是像她一样,只能推断出一个大致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致命伤是颈脖这一刀,切断了动脉,血流尽而死,没有其他外伤,没有反抗的痕迹。”凤轻尘带上手套,一路查看下来。

    凤离容听得目瞪口呆,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大小姐还会验尸?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不会的吗?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空理会身后火辣辣的眼神,继续往下检查,打开二长老的手心,从里面找到一小块碎纸片,凤轻尘小心地取了出来,上面有一点墨迹,纸片只有手指大小,看不出是什么字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,指缝里连一点脏东西都没有,更别提扭打时抓住的头发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又回头,继续查看颈脖处的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被绞烂,看不出是怎么伤的,二长老死之前并没有太过痛苦的表情,只有错愕与震惊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自杀,那么下手的人就是熟人。”凤轻尘说完,才发现自己说了一句废话,这里只有凤离族人,根本没有外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又补了一句:“那个熟人,应该是二长老很熟悉的人,不然他也不会没有防备,从二长老的表情来看,他应该没有任何反坑,不排除自杀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父亲不可能自杀。”凤离容站出来,脸上有着一丝悲怆,却强忍着。

    “二长老没有一丝挣扎与反坑,就算对方一刀击中,他也可以挣扎一下,可是他没有。”二长老的衣服有水痕,那应该是沾到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等死,那么在倒地的时候,二长老的手至少会与地面接触,或者去摸自己的伤口,可是二长老什么都没有做,他的双手很干净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,凤离容直接呆了,站在原地半天不知说什么,倒是他儿子还算冷静,小声地问了一句:“爷爷如果是自杀,又怎么躺在房里,床上没有血,爷爷死了自己能爬进来吗?”

    二长老的尸体是在房内发现的,但这不是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“问得好。”凤轻尘赞许地看了对方一眼:“这说明,有帮手。是自杀还是他杀,现在都只是一个猜测,有没有找到案发现场,我们去案发现场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将手套取下来,问向凤离容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让人找了,没有找到有血迹的地方,也没有人看到我父亲之前去了哪里。”凤离容哑着声音说道,可见他很难过。

    也是,亲生父亲死了,他怎么可能不难过。

    “一天,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。一天内找不到案发现场,我们只能先撤离。”凤轻尘对凤离容说道,也是在告诉他,如果找不到案发现场,这件事也许就会不了了之,因为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他是被人杀死的。”凤离容红着眼睛,朝凤轻尘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排除这个可能,给你一天的时间找凶手,你可以对任何人进行审问,包括我再内。”凤轻尘并没有揽下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从昨晚大家分开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四个时辰,你可以盘问任何人,这四个时辰内去了哪里。”凤轻尘给凤离容指了一条明确的路。

    她没有时间亲自审问,把这个任务交给凤离容最好,她相信凤离容可以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“任何人都可以审问?”凤离容看着凤轻尘,又再次确认了一遍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:“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,为了公平起见,你可以从我开始。”

    她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据,而且证人很多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小姐。”凤离容也不客气,开口就盘问起凤轻尘和九皇叔。

    凤轻尘昨晚一晚都在外面,很快就把行踪交待清楚,证明了自己是清白的,凤离容也不多做纠缠,带着凤轻尘的命令,就去盘问其他嫌疑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凤轻尘回到房内,细细地将手洗干净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自杀。”九皇叔轻敲着桌面,一下一下,很有节奏感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习惯,思考问题时,喜欢用手指敲打桌面,速度不快,甚至有一点慢,一般人听到这声音会更烦躁,但九皇叔不会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自杀,如果是他杀根本没有必要把伤口绞烂。”握刀捅向自己,和被人用力刺伤,刀口是不一样的,用力程度也不一样,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晓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怀疑,凤轻尘才会当着凤离容的面,说出二长老是自杀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只是,我想不明白,二长老为什么要自杀?难不成是知道了我们的怀疑,可这也没有道理呀,只要他死不认账,十几年前的事情,我也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想不明白二长老为什么要自杀,他是想用自己的死,来告诉他们什么,还是不让他们继续查下去?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