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542吐血,东陵九欺人太甚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中彩网双色球讨论区3d历史开奖记录查询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从不说笑话,这一点蓝景阳比北陵凤谦更了解,当蓝景阳听到北陵凤谦传来的话,蓝景阳直接吐了口血:“东陵九,你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说要寒月山庄消失,就一定会让它在三天内消失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蓝景阳不会这么心痛,可现在寒月山庄是他的,是他手上最大的势力,也是一个聚宝盆,有寒月山庄他做许多事都会很方便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东陵九一句话,却把他所做的一切都抹杀了!

    “东陵九,你狠,你狠。居然敢断我的势力,你真当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吗?”蓝景阳在桌子重重捶了一拳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确实不能拿东陵九怎么样!

    嘭的一声,石木的大桌子震动了一下,留下一个不算深的印子。

    寒月山庄是真正意义上,属于蓝景阳的势力,这个势力不受蓝氏影响,可就这么一个不算大的势力,东陵九都要毁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蓝景阳俊脸扭曲,心里却明白寒月山庄不解散也得解散,不然……

    等东陵九出手,他就什么都不剩,这个时候自己解散,他还能保存一部分实力。

    可他不甘心,他好不甘心!

    凭什么东陵九一句话,就让他所做的努力通通都白费。就因为东陵九的父亲,是东陵开国皇帝吗?

    蓝景阳咬牙切齿,最后却只能瘫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凭东陵九在东陵和四国九州的地位,要光明正大的弄死他,就该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。

    “混蛋,混蛋……”蓝景阳在屋内,将东陵九骂了个半天,一通发泄过后,蓝景阳终于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改变,那就如何让自己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蓝景阳整了整自己的衣袍,放松脸部表情,露出一抹极淡的笑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三天之内解散寒月山庄,这个时间非常的赶,可蓝景阳并不敢拖延,他知道东陵九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虽然不能把寒月山庄搬空,但可以把重要财务与人手保住,有三天的时间他可以将寒月山庄转移空,留下一个空壳子给东陵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蓝景阳打起精神收拾寒月山庄,以最快的速度,将寒月山庄一些资产变现。

    “蓝景阳他疯了嘛,拿着自己师兄的财产不当一回事。”凤轻尘看蓝景阳疯狂变卖产业,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好吧,虽然占便的全是她,可她还是看不起蓝景阳。

    “自古民不与官斗,寒月山庄势力再大,也没胆子与皇室叫板,与其留给本王,不如现在变卖,多少还能拿到一点银子。”再说,那些东西本身就不蓝景阳赚下来的,蓝景阳贱卖寒月山庄的产业,也算正常。

    “让我捡了个大便宜,这可真是好大一笔赔偿。”凤轻尘翻着小册子,心里那叫一个美呀。

    寒月山庄的产业不少,要是按正常渠道去买,她倾家荡产也买不起,可现在她只需要花一点银子,就能把寒月山庄拿下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银子哪来的?她和九皇叔九死一生,才找到天眼珠,险些死在北陵,北陵不需要给他们压压惊嘛。

    这不是空手套白狼,而是摆明了以权压力。趁东陵大军在边境叫嚣,九皇叔和凤轻尘在北陵,毫不客气地大捞好处。

    寒月山庄的产业,在两天内卖得七七八八,得了数十万两银子。虽然少了一点,可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。

    寒月山庄除了能变卖的产业外,还有一些不好换现的贵重物品。蓝景阳没有放过这些,让心腹之人带着这些东西走了,可不想九皇叔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他都把蓝景阳得罪死了,又何必给蓝景阳留后路,那十来万两银子,他就当打发叫花子,可想要人脉和贵重问题保存下来,他可不允许……

    于是,蓝景阳前脚让心腹之人,把寒月山庄贵重的财务带走,九皇叔后脚就让黑骑换上行头去打劫。

    越是穷的地方越乱,北陵这地界从不缺土匪,而这些土匪大多数流蹿作案,今天在这、明天在那,就算报官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蓝景阳的人还没有走出寒月山庄的范围,就被黑骑打劫空了,按九皇叔的命令,黑骑留了两个活口,让他们好回去给蓝景阳报信。

    “洗劫一空?除你们之外,所有人都死了?”蓝景阳脸色陡然一变,眼中闪过一道凶光,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再气也无用,北陵这一局他败了,败得彻底,败得完全没有翻盘的可能。

    蓝景阳压下心头的怒火,红唇微微上扬,露出一抹极浅极浅的笑:“东陵九,你很好,很好!”

    敢在寒月山庄的地盘动手,除了九皇叔,蓝景阳想不出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赶尽杀绝,果然是九皇叔会做的事。

    前来报信的人,本以为蓝景阳会发火,却不想蓝景阳还能笑出来,心里惴惴不安,小心翼翼地看着蓝景阳。

    蓝景阳陷入自己的思索中,回头看到这两人,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语气却一如既往地温柔:“你们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两人连滚带爬的走了。

    蓝景阳在原地坐了半个时辰,才一副无事样站起来,拂了拂衣袖上不存的灰尘,蓝景阳朝寒月山庄的地牢走去。

    阴暗潮湿地牢里,只关着两个人,一个是原来的寒月庄主,另一个则是他女儿。

    两人看到蓝景阳进来,眼神凶狠,想要骂人,可嘴巴只能发出呀呀地声音,蓝景阳温文尔雅地朝两人作揖:“师兄,寒月山庄师弟我已经用完了,现在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蓝景阳朝身后的人打了手势:“把牢门打开,让人进来服侍庄主和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呀呀呀……”寒月庄主和他的女儿,全身脏污,听到蓝景阳的话面露不解,可更多的是戒备。

    蓝景阳也不生气,摇头叹息:“师兄,我说过,我只是想要借用一下寒月山庄,可偏偏你不配合,我们师兄弟二人会走到这一步,也是你逼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呀呀呀……”你到底有什么阴谋?

    寒月庄主一点也不相信蓝景阳,而他的女儿早已半疯,除了害怕就只会害怕。

    虽然寒月说不了话,可蓝景阳却知道他要问什么,一脸真诚的道:“师兄,我知道你不相信我,没有关系,我也知我们师兄弟二人回不去了。寒月山庄我物归原主,为了让你放心,我今天晚上就会离去,从此不再踏入寒月山庄半步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寒月山庄毁了,他半点也不会心疼,要是没有毁,他还能帮九皇叔一把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遭遇极品,码一个小时字,被打断了二十余回,我都快疯掉了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更新一直不出来,我想哭……最近同步好多问题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